E世博app

「津云人物」从先天性脑瘫到残运会暨特奥会火炬手:向命运,出拳

  津云新闻记者 侯沐伟

  “没事,没事!”拳台上的汪强偏着头,费力地喊着,头部还因几秒前遭受的重击而微微泛着红。

  

  汪强

  这一幕发生于2014年9月的上海第四届中外拳击对抗赛,看着拳击台上这个灵活地交叠变换步伐的小伙子,场下的观众很难把他与一个呱呱坠地就出现脑出血、黄疸、肺炎等症状,因脑损伤而患有脑瘫残疾的孩子联系在一起——这个如今已教导过上百名学员的拳击手汪强,直到6岁还不怎么能说话,连站立行走也曾成为问题。

  这是汪强习练拳击17载以来的第一场职业比赛,“我今生的梦想就是能够打上一场真正的拳击比赛。”彼时的汪强在赛后说道。这次略显迟到的拳台圆梦,与汪强患有先天性脑瘫的病症不无关系。

  抢救35天迈过鬼门关

  1岁被诊断为脑瘫

  时钟拨回到1985年5月,一位天津的普通工人汪宝柱即将迎来自己儿子的出生,不料妻子遭遇早产,7个月便出生的儿子,仅有其他婴儿体型的一半大,体重也只有1.75公斤。医生对汪宝柱说,他的儿子因早产窒息等一系列原因,生命体征极其不稳,出现肺炎、脑出血、抽风、黄疸等不同病症,急需转院抢救。汪宝柱至今还记得暖箱里儿子憋红的小脸。

  在那个交通不发达、医疗环境较差的年代,汪宝柱带着儿子汪强辗转来到儿童医院,四处借钱才凑足了住院费。经过35天左右的抢救,汪强的命保住了,一家人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这次大病给汪强带来的影响逐渐显现,汪强很快1岁了,汪宝柱始终觉得孩子“有点儿问题”:喝奶喝水总吐;别的孩子能坐,能爬,甚至能站起来走几步,可汪强连爬都爬不好;别的孩子已经能“咿咿呀呀”地说一两个字,可汪强听人说话时的表情总是呆呆的。带着汪强奔波了天津的多家医院后,汪宝柱被告知,儿子被诊断为脑瘫、迟智。

  一纸诊断犹如晴天霹雳,将汪宝柱一家人推向深渊。脑瘫,诊断书上的这两个字,让汪宝柱觉得“天都要塌了”。他的妻子也近乎绝望,几乎每天都会抱着汪强哭。

  夫妻俩从未放弃孩子治疗

  “我想让儿子上正常学校”

  看过电影《阿甘正传》的人,或许会对影片中男主角阿甘的母亲执意让儿子在普通学校而非特殊儿童学校就读这一情节印象深刻。正是这一决定,让智商远低于常人的阿甘很早就产生了“自己和别的孩子一样”的自信,并成功地融入了正常的社会生活中。

  汪宝柱夫妇也像阿甘的母亲一样,极力希望儿子能到一所普通学校接受教育,但对于患有先天性脑瘫的汪强而言,这个目标面临着重重障碍。汪强6岁的时候,汪宝柱夫妇商量把儿子送去托儿所,以便有更多的时间赚钱给他治病。但当他们抱着汪强去了托儿所时,却被校方拒收,“托儿所说,汪强看起来和其他小孩不一样,没有老师能照顾他。”

  无奈之下,汪宝柱决定继续把汪强留在家里,由夫妻两人轮流教孩子学习。经过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两年后,8岁的汪强终于能开始走几步,能说简单的词,甚至学会了一百以内的加减法。

  在这几年中,汪宝柱夫妇没有放弃对儿子病情的治疗。那时汪宝柱每个月工资是50元,因为身强力壮,他闲暇时间去工地“扛大个儿”,还能再赚到90元左右。这些钱除了供一家三口吃穿所需外,全部投入到儿子的治疗中。汪宝柱还购买了各种治疗脑瘫的医学书籍,通过自学《中国按摩术》《图解脚底按摩疗法》《小儿脑瘫》等书,他总结出了一套给儿子按摩的疗法。

  

  父亲汪宝柱为汪强按摩

  据汪宝柱介绍,他给儿子每天按摩的时间为4个小时,包括头部1个小时、背部1个小时和四肢躯干2个小时,从汪强6岁到18岁,这样的高强度按摩,汪宝柱坚持了12年。

  按摩疗法令汪强的病情有所好转,也让夫妻俩看到了孩子接受普通教育、融入正常社会生活的希望,“有一天下班回家后,我就看到汪强特别艰难地、使劲儿地说‘M…M…妈’。”汪强的母亲刘惠琴回忆说,夫妻俩当时开心得像两个孩子。

  被“孩子王”欺负

  父亲开始教他拳击

  一年后,汪宝柱夫妇不顾邻居们担忧的眼光,将9岁的汪强送入天津市河东区一所普通小学读一年级。校方起初不同意,但禁不住夫妻俩软磨硬泡,决定先“试收一天”,并表示如果汪强一个人不能在学校自理,必须把他接走。

  所幸,令汪宝柱夫妇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学校同意汪强入学。据夫妻二人回忆,儿子在小学的成绩颇令人欣慰:“二年级的一次考试,汪强考了全校第二名,数学100分,语文98.5分,仅比第一名低了1分。学校的象棋比赛,他也获得了第一名。”

  然而几年过去,在身边同学中显得稍高却又有些“呆头呆脑”的汪强,开始受到学校里“孩子王”的欺负。汪宝柱夫妇和汪强都没想到,这一风波成了汪强一生的转折点。

  “汪强有一天回家,我发现他身上脏兮兮的,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学校的‘孩子王’故意欺负他。”汪宝柱开始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永远守护在儿子身边,做他的保护伞,“有一个好身体,至少能不被人欺负。”于是,曾经担任过武警某部拳击教练,单拳攻击力曾达到175公斤的汪宝柱,开始教儿子一些拳击技术。

  一开始,汪强的拳击学得并不顺利,首先要克服脑瘫给身体带来的影响。12岁的汪强虽然看上去体格正常,但四肢活动很不协调,别人出拳可以“想打哪儿打哪儿”,汪强往往只能“想打哪儿”,却不一定打得到。别人半个月就能学会的基础技法,汪强学了半年。汪宝柱只好不厌其烦地架着儿子的胳膊,帮助他“瞄准”,拉着他的腿,帮助他学步伐。

  

  汪宝柱陪汪强练拳

  半年后,汪强又一次被“孩子王”堵在厕所欺负。汪强护住脸,对他大喊,“再欺负我,我就还击了。”但换来的只是对方又踢了自己两脚。一气之下,汪强终于挥出一拳,片刻之后,“孩子王”倒在地上求饶了。

  曾经屡遭拒绝参赛

  如今学员已超百人

  学习拳击略有所成后,调皮的孩子再没欺负过汪强,他此后顺利地完成了初中和职业高中的学习。另一方面,汪强和拳击结下了缘。

  如今汪家的阳台摆着多座拳击比赛的奖杯和奖状,但在最初,汪强的拳击手之路并不顺畅。练拳防身与成为拳击手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距离,这需要汪强用大量的汗水和时间来填补,而对于一名脑瘫拳击手来说,参加正式的职业拳击比赛似乎也只是个遥远的梦。

  

  汪强在训练中

  但汪强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2006年,汪强获得了首个拳击“教练员证”。2008年,汪强初次踏上职业之路。一开始,许多赛事的主办方在了解到汪强是脑瘫患者后,都不愿接受他参赛,对手也很少对他正眼相看,甚至还出现过签下“生死状”也无人愿意与汪强交手的情况。

  在不断尝试和努力之下,汪强终于成功参加了首场业余拳手的商业比赛,并获得71公斤级冠军。2014年,汪强来到上海第四届中外拳击对抗赛的拳击台上,完成了自己的第一场职业比赛,这便是本文开头的那一幕。虽然这场比赛中,汪强以微弱的点数劣势惜败,但赛后的他却显得非常兴奋。

  三个月后,汪强在河北保定举行的“鼎裕辉杯”全国拳击俱乐部拳击争霸赛中一举夺冠。截至今日,汪强的职业生涯共参加过4场职业比赛,4场比赛的成绩为2胜1平1负。

  

  汪强参加职业拳击比赛

  几年前,汪强一家在政府部门的帮助下,开了一家拳击俱乐部,这让他在参加职业比赛之外有了一笔可观的收入。据汪强的母亲刘惠琴向记者介绍,汪强拳击俱乐部至今已经招收过超过百名学员,“现在我儿子还坚持着在俱乐部里教学员拳击,他现在也算是小有名气,很多学员都说跟汪强教练学拳击感到踏实、放心。这里还有许多学员来自广东、云南、四川等离天津较远的省份,都是听闻我儿子的故事后慕名前来的。”

  身患尿毒症的“陪练”父亲:

  再让我选择,还会这样做

  汪强在拳击上取得的成就离不开他的父亲汪宝柱的培养,汪强漫长的学拳之路上,父亲始终充当着陪练、沙袋的角色,戴着护具和汪强对打,一次又一次纠正汪强的动作。多年训练下来,汪宝柱的眼睛常常被儿子打得金星乱冒,日子久了,留下了飞蚊症,如今已经看不到东西了。

  但汪宝柱对此并不后悔,反而觉得很欣慰:“这些年我教汪强拳击,也是他的陪练,脸上、身上被打出血是常事。岁数大了,以前陪练受了不少伤,现在病都‘找’来了。” 汪宝柱坦言,“但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会这样做。”

  近日,记者从汪强的母亲刘惠琴处获悉,汪宝柱最近因治疗尿毒症,经常要到医院去做透析治疗。“今年1月份的一天,他(汪宝柱)在外面有点冻着了,回来后不久就去了医院检查。一开始我们以为是肺部不适,但做了进一步的全身检查后,医生说肌酐有些高,肾可能出了问题,并最终确诊为尿毒症。”刘慧琴忧虑地说道,“现在他每个星期要去北辰区的一家医院做3次透析,家里人包括汪强都会去照顾他。”

  成为残运会暨特奥会火炬手

  激动,无比自豪

  今年8月25日,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将在天津开幕,在正式开幕前,火炬传递活动将在天津各区举行。记者从汪强处得知,他被选为8月19日北辰区火炬传递活动的第4棒火炬手。

  对此,汪强表示很激动,也很自豪:“对这些残运健儿和特奥运动员,我想说,生活是具有挑战性的,也是美好的,不管遇到怎样的挫折,只要追求梦想,只要有努力的方向,就会快乐!”

  刘慧琴向记者介绍,儿子作为火炬手参与火炬传递的当日,家里的亲人们会和汪强拳击俱乐部中的部分学员组成一支拉拉队,到现场观看,“汪强参与了几次火炬传递的排练工作,言谈中很激动,也很重视这份使命,我们的家人和他的许多学员也都想见证他光荣的一刻。”

  汪强曾多次表示,邹市明是自己的偶像,邹市明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很尊敬汪强,毫无疑问地,他是个强者。我感动于他的坚强,也感动于他和命运抗争的精神。”

  

  汪强和邹市明的合影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拳击是一项违逆常规本能的运动,你要出左拳,就要向右移动;你要向前,就必须后退一步然后冲上去。汪强的人生或许正像他所钟爱的拳击运动一样,面对从人生起跑线上就伴随自己的先天困境,他没有本能地去躲避,而是迎着压力冲上前,向着命运抗争,挥出坚定的一拳。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津云新闻记者 侯沐伟

  “没事,没事!”拳台上的汪强偏着头,费力地喊着,头部还因几秒前遭受的重击而微微泛着红。

  

  汪强

  这一幕发生于2014年9月的上海第四届中外拳击对抗赛,看着拳击台上这个灵活地交叠变换步伐的小伙子,场下的观众很难把他与一个呱呱坠地就出现脑出血、黄疸、肺炎等症状,因脑损伤而患有脑瘫残疾的孩子联系在一起——这个如今已教导过上百名学员的拳击手汪强,直到6岁还不怎么能说话,连站立行走也曾成为问题。

  这是汪强习练拳击17载以来的第一场职业比赛,“我今生的梦想就是能够打上一场真正的拳击比赛。”彼时的汪强在赛后说道。这次略显迟到的拳台圆梦,与汪强患有先天性脑瘫的病症不无关系。

  抢救35天迈过鬼门关

  1岁被诊断为脑瘫

  时钟拨回到1985年5月,一位天津的普通工人汪宝柱即将迎来自己儿子的出生,不料妻子遭遇早产,7个月便出生的儿子,仅有其他婴儿体型的一半大,体重也只有1.75公斤。医生对汪宝柱说,他的儿子因早产窒息等一系列原因,生命体征极其不稳,出现肺炎、脑出血、抽风、黄疸等不同病症,急需转院抢救。汪宝柱至今还记得暖箱里儿子憋红的小脸。

  在那个交通不发达、医疗环境较差的年代,汪宝柱带着儿子汪强辗转来到儿童医院,四处借钱才凑足了住院费。经过35天左右的抢救,汪强的命保住了,一家人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这次大病给汪强带来的影响逐渐显现,汪强很快1岁了,汪宝柱始终觉得孩子“有点儿问题”:喝奶喝水总吐;别的孩子能坐,能爬,甚至能站起来走几步,可汪强连爬都爬不好;别的孩子已经能“咿咿呀呀”地说一两个字,可汪强听人说话时的表情总是呆呆的。带着汪强奔波了天津的多家医院后,汪宝柱被告知,儿子被诊断为脑瘫、迟智。

  一纸诊断犹如晴天霹雳,将汪宝柱一家人推向深渊。脑瘫,诊断书上的这两个字,让汪宝柱觉得“天都要塌了”。他的妻子也近乎绝望,几乎每天都会抱着汪强哭。

  夫妻俩从未放弃孩子治疗

  “我想让儿子上正常学校”

  看过电影《阿甘正传》的人,或许会对影片中男主角阿甘的母亲执意让儿子在普通学校而非特殊儿童学校就读这一情节印象深刻。正是这一决定,让智商远低于常人的阿甘很早就产生了“自己和别的孩子一样”的自信,并成功地融入了正常的社会生活中。

  汪宝柱夫妇也像阿甘的母亲一样,极力希望儿子能到一所普通学校接受教育,但对于患有先天性脑瘫的汪强而言,这个目标面临着重重障碍。汪强6岁的时候,汪宝柱夫妇商量把儿子送去托儿所,以便有更多的时间赚钱给他治病。但当他们抱着汪强去了托儿所时,却被校方拒收,“托儿所说,汪强看起来和其他小孩不一样,没有老师能照顾他。”

  无奈之下,汪宝柱决定继续把汪强留在家里,由夫妻两人轮流教孩子学习。经过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两年后,8岁的汪强终于能开始走几步,能说简单的词,甚至学会了一百以内的加减法。

  在这几年中,汪宝柱夫妇没有放弃对儿子病情的治疗。那时汪宝柱每个月工资是50元,因为身强力壮,他闲暇时间去工地“扛大个儿”,还能再赚到90元左右。这些钱除了供一家三口吃穿所需外,全部投入到儿子的治疗中。汪宝柱还购买了各种治疗脑瘫的医学书籍,通过自学《中国按摩术》《图解脚底按摩疗法》《小儿脑瘫》等书,他总结出了一套给儿子按摩的疗法。

  

  父亲汪宝柱为汪强按摩

  据汪宝柱介绍,他给儿子每天按摩的时间为4个小时,包括头部1个小时、背部1个小时和四肢躯干2个小时,从汪强6岁到18岁,这样的高强度按摩,汪宝柱坚持了12年。

  按摩疗法令汪强的病情有所好转,也让夫妻俩看到了孩子接受普通教育、融入正常社会生活的希望,“有一天下班回家后,我就看到汪强特别艰难地、使劲儿地说‘M…M…妈’。”汪强的母亲刘惠琴回忆说,夫妻俩当时开心得像两个孩子。

  被“孩子王”欺负

  父亲开始教他拳击

  一年后,汪宝柱夫妇不顾邻居们担忧的眼光,将9岁的汪强送入天津市河东区一所普通小学读一年级。校方起初不同意,但禁不住夫妻俩软磨硬泡,决定先“试收一天”,并表示如果汪强一个人不能在学校自理,必须把他接走。

  所幸,令汪宝柱夫妇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学校同意汪强入学。据夫妻二人回忆,儿子在小学的成绩颇令人欣慰:“二年级的一次考试,汪强考了全校第二名,数学100分,语文98.5分,仅比第一名低了1分。学校的象棋比赛,他也获得了第一名。”

  然而几年过去,在身边同学中显得稍高却又有些“呆头呆脑”的汪强,开始受到学校里“孩子王”的欺负。汪宝柱夫妇和汪强都没想到,这一风波成了汪强一生的转折点。

  “汪强有一天回家,我发现他身上脏兮兮的,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学校的‘孩子王’故意欺负他。”汪宝柱开始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永远守护在儿子身边,做他的保护伞,“有一个好身体,至少能不被人欺负。”于是,曾经担任过武警某部拳击教练,单拳攻击力曾达到175公斤的汪宝柱,开始教儿子一些拳击技术。

  一开始,汪强的拳击学得并不顺利,首先要克服脑瘫给身体带来的影响。12岁的汪强虽然看上去体格正常,但四肢活动很不协调,别人出拳可以“想打哪儿打哪儿”,汪强往往只能“想打哪儿”,却不一定打得到。别人半个月就能学会的基础技法,汪强学了半年。汪宝柱只好不厌其烦地架着儿子的胳膊,帮助他“瞄准”,拉着他的腿,帮助他学步伐。

  

  汪宝柱陪汪强练拳

  半年后,汪强又一次被“孩子王”堵在厕所欺负。汪强护住脸,对他大喊,“再欺负我,我就还击了。”但换来的只是对方又踢了自己两脚。一气之下,汪强终于挥出一拳,片刻之后,“孩子王”倒在地上求饶了。

  曾经屡遭拒绝参赛

  如今学员已超百人

  学习拳击略有所成后,调皮的孩子再没欺负过汪强,他此后顺利地完成了初中和职业高中的学习。另一方面,汪强和拳击结下了缘。

  如今汪家的阳台摆着多座拳击比赛的奖杯和奖状,但在最初,汪强的拳击手之路并不顺畅。练拳防身与成为拳击手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距离,这需要汪强用大量的汗水和时间来填补,而对于一名脑瘫拳击手来说,参加正式的职业拳击比赛似乎也只是个遥远的梦。

  

  汪强在训练中

  但汪强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2006年,汪强获得了首个拳击“教练员证”。2008年,汪强初次踏上职业之路。一开始,许多赛事的主办方在了解到汪强是脑瘫患者后,都不愿接受他参赛,对手也很少对他正眼相看,甚至还出现过签下“生死状”也无人愿意与汪强交手的情况。

  在不断尝试和努力之下,汪强终于成功参加了首场业余拳手的商业比赛,并获得71公斤级冠军。2014年,汪强来到上海第四届中外拳击对抗赛的拳击台上,完成了自己的第一场职业比赛,这便是本文开头的那一幕。虽然这场比赛中,汪强以微弱的点数劣势惜败,但赛后的他却显得非常兴奋。

  三个月后,汪强在河北保定举行的“鼎裕辉杯”全国拳击俱乐部拳击争霸赛中一举夺冠。截至今日,汪强的职业生涯共参加过4场职业比赛,4场比赛的成绩为2胜1平1负。

  

  汪强参加职业拳击比赛

  几年前,汪强一家在政府部门的帮助下,开了一家拳击俱乐部,这让他在参加职业比赛之外有了一笔可观的收入。据汪强的母亲刘惠琴向记者介绍,汪强拳击俱乐部至今已经招收过超过百名学员,“现在我儿子还坚持着在俱乐部里教学员拳击,他现在也算是小有名气,很多学员都说跟汪强教练学拳击感到踏实、放心。这里还有许多学员来自广东、云南、四川等离天津较远的省份,都是听闻我儿子的故事后慕名前来的。”

  身患尿毒症的“陪练”父亲:

  再让我选择,还会这样做

  汪强在拳击上取得的成就离不开他的父亲汪宝柱的培养,汪强漫长的学拳之路上,父亲始终充当着陪练、沙袋的角色,戴着护具和汪强对打,一次又一次纠正汪强的动作。多年训练下来,汪宝柱的眼睛常常被儿子打得金星乱冒,日子久了,留下了飞蚊症,如今已经看不到东西了。

  但汪宝柱对此并不后悔,反而觉得很欣慰:“这些年我教汪强拳击,也是他的陪练,脸上、身上被打出血是常事。岁数大了,以前陪练受了不少伤,现在病都‘找’来了。” 汪宝柱坦言,“但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会这样做。”

  近日,记者从汪强的母亲刘惠琴处获悉,汪宝柱最近因治疗尿毒症,经常要到医院去做透析治疗。“今年1月份的一天,他(汪宝柱)在外面有点冻着了,回来后不久就去了医院检查。一开始我们以为是肺部不适,但做了进一步的全身检查后,医生说肌酐有些高,肾可能出了问题,并最终确诊为尿毒症。”刘慧琴忧虑地说道,“现在他每个星期要去北辰区的一家医院做3次透析,家里人包括汪强都会去照顾他。”

  成为残运会暨特奥会火炬手

  激动,无比自豪

  今年8月25日,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将在天津开幕,在正式开幕前,火炬传递活动将在天津各区举行。记者从汪强处得知,他被选为8月19日北辰区火炬传递活动的第4棒火炬手。

  对此,汪强表示很激动,也很自豪:“对这些残运健儿和特奥运动员,我想说,生活是具有挑战性的,也是美好的,不管遇到怎样的挫折,只要追求梦想,只要有努力的方向,就会快乐!”

  刘慧琴向记者介绍,儿子作为火炬手参与火炬传递的当日,家里的亲人们会和汪强拳击俱乐部中的部分学员组成一支拉拉队,到现场观看,“汪强参与了几次火炬传递的排练工作,言谈中很激动,也很重视这份使命,我们的家人和他的许多学员也都想见证他光荣的一刻。”

  汪强曾多次表示,邹市明是自己的偶像,邹市明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很尊敬汪强,毫无疑问地,他是个强者。我感动于他的坚强,也感动于他和命运抗争的精神。”

  

  汪强和邹市明的合影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拳击是一项违逆常规本能的运动,你要出左拳,就要向右移动;你要向前,就必须后退一步然后冲上去。汪强的人生或许正像他所钟爱的拳击运动一样,面对从人生起跑线上就伴随自己的先天困境,他没有本能地去躲避,而是迎着压力冲上前,向着命运抗争,挥出坚定的一拳。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