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秦海岩:2025年实现海上风电 平价上网

  机电商报2019.7.29我要分享

  7月19日,国家海上风力发电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第六届年会暨国际海上风电高层技术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在会上表示,在我国海上风电的建设过程中,“抢装”一定要量力而行,“竞价”有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大型化是海上风机的发展趋势 秦海岩表示:

  风能在全球电力部门中的重要性日益提高,“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RENA)《全球能源转型路线图2050》的预测,2050年,全球总发电量的35%将来自风能,而这一比例在2018年为5%。”他同时指出,海上风电在风电领域的占比日益提高,全球海上风电正在稳步增长。“近两年全球海上风电新增装机超过4吉瓦,截至2018年底,全球海上风电累计装机23吉瓦,近十年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1.6%。”

  在近两年开发的项目中,欧洲海上风电6兆瓦以上机组已经占据了主流,6兆瓦以上机型占到80%。我国海上风电机组则以4兆瓦为主,近两年6兆瓦以上机组在增多。秦海岩表示,大兆瓦机组是海上风电发展的必然趋势,可以大幅提高发电量,节约运维成本。“虽然目前成本较高,但随着技术推动,大兆瓦机组成本将会变得越来越低,目前有些企业已经开始研究15兆瓦的风机了”。

  数据显示,海上风电机组的单机容量确实在不断增大。2017年之前,全球海上风电市场的平均商用风机容量低于5兆瓦,2018年全球海上风电机组平均容量超过了7兆瓦,这一数据预计2020年达到8兆瓦,2023年达到10兆瓦。

  根据全球风能理事会(GWEC)统计,目前最大商用海上风电机组GE HALIADE-X功率为12兆瓦,风轮直径达到220米,样机即将于试验场安装测试;国内商业化海上风电机组功率最高为7兆瓦,风轮直径为158米,目前已经成功安装并网。

  秦海岩同时指出,漂浮式基础将成为全球海上风电技术发展趋势,他预测,到2050年,70%的海上风电项目将应用漂浮式基础。

  在他看来,我国与欧洲海上风电技术差距正在逐步缩小,“目前,我国运维安装技术不断进步,国内大型风电施工船的发展将助力海上风电领域向深海拓展,目前国内已经有近20艘大型风电施工船,其中,龙源振华3号起重能力为全球最大,船长100.8米,型宽43.2米,型深8.4米,起重能力达2000吨。”

  “十四五”海上风电进入补贴退坡期 可以看到,为了推动我国海上风电建设,从2009年开始,国家出台了多项鼓励政策。 2009

  国家能源局组织沿海各省份开展海上风电规划工作,出台《海上风电场工程规划工作大纲》,要求沿海各省结合各地海上风能资源特点和开发建设条件,研究制定本地区海上风电发展规划。

  2010

  国家出台《海上风电开发建设管理暂行办法》,规范海上风电发展规划、项目核准建设和运行、海域使用等环节的管理。

  2012

  《风电发展“十二五”规划》等系列规划出台,规划了2010—2020年间海上风电开发规模、定位。

  2014

  国家发改委出台《海上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明确海上风电上网标杆电价;同时,国家能源局颁布《全国海上风电开发建设方案(2014—2016)》,国家海洋局也进一步规范海上风电用海管理的意见。

  2016

  能源、电力、可再生能源、风电发展等“十三五”规划相继出台,《海上风电开发建设管理办法》问世。

  2018

  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表明以市场化手段促进技术创新、成本下降和风电资源的优化配置。

  2019

  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表示符合规划、纳入财政补贴年度规模管理的新核准近海风电指导价调整为每千瓦时0.8元,2020年调整为每千瓦时0.75元。新核准近海风电项目通过竞争方式确定的上网电价,不得高于上述指导价。

  也正是在这些支持政策的推动下

  我国海上风电取得了快速发展。“‘十四五’海上风电将进入补贴退坡,预计2025年后海上风电可实现平价上网。目前全球海上风电新增装机容量5吉瓦,预计到2050年,年新增容量将达到45吉瓦,新增量增长将近9倍。”秦海岩如是说。

  可以看到,随着海上风电技术的发展,其成本正逐步下降。秦海岩表示,BP、壳牌等国际石油公司看到了风电成本的下降空间,已经进入了海上风电领域,彰显了向可再生能源公司转型的决心。

  “目前资本丰厚的大型油气公司已经拿到了欧洲50%以上的核准、在建、新建的海上风电项目,这是纯商业化驱动,这将推动技术高速进步。预计在2030年后,欧洲每年新增海上风电将达3000万千瓦以上。”秦海岩表示。

  秦海岩同时指出,我国海上风电面临诸多挑战,包括降电价带来的投资收益的挑战,尚未形成规模经济,产业链不成熟等方面的挑战。

  目前,为获取高补贴电价,我国海上风电行业正处于热火朝天的抢装中。按照政策规定,2018年底前大量核准的海上风电项目,如在2021年底前全部机组完成并网的,才能执行每千瓦时0.85元的高上网电价。然而,我国海上风电施工船只存量不足,施工难度大,如广东海上领域因地质条件复杂,目前施工技术很难使项目顺利进行。

  秦海岩认为,2018年底沿海各省核准项目太多,依据当前施工进度,大部分海上风电项目很难在2021年底前完成装机并网,甚至连2019年0.8元、2020年0.75元的电价都难以达到。

  他希望开发商能够根据项目实际情况,多方考虑,慎重决策,如果不能在时限内并网,应走竞价项目。同时,他还建议企业利用自身优势,进行全产业链的深度融合。并呼吁国家再给海上风电几年时间,逐步去补贴,让中国海上风电稳扎稳打、稳步推进。

  收藏举报投诉

  7月19日,国家海上风力发电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第六届年会暨国际海上风电高层技术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在会上表示,在我国海上风电的建设过程中,“抢装”一定要量力而行,“竞价”有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大型化是海上风机的发展趋势 秦海岩表示:

  风能在全球电力部门中的重要性日益提高,“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RENA)《全球能源转型路线图2050》的预测,2050年,全球总发电量的35%将来自风能,而这一比例在2018年为5%。”他同时指出,海上风电在风电领域的占比日益提高,全球海上风电正在稳步增长。“近两年全球海上风电新增装机超过4吉瓦,截至2018年底,全球海上风电累计装机23吉瓦,近十年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1.6%。”

  在近两年开发的项目中,欧洲海上风电6兆瓦以上机组已经占据了主流,6兆瓦以上机型占到80%。我国海上风电机组则以4兆瓦为主,近两年6兆瓦以上机组在增多。秦海岩表示,大兆瓦机组是海上风电发展的必然趋势,可以大幅提高发电量,节约运维成本。“虽然目前成本较高,但随着技术推动,大兆瓦机组成本将会变得越来越低,目前有些企业已经开始研究15兆瓦的风机了”。

  数据显示,海上风电机组的单机容量确实在不断增大。2017年之前,全球海上风电市场的平均商用风机容量低于5兆瓦,2018年全球海上风电机组平均容量超过了7兆瓦,这一数据预计2020年达到8兆瓦,2023年达到10兆瓦。

  根据全球风能理事会(GWEC)统计,目前最大商用海上风电机组GE HALIADE-X功率为12兆瓦,风轮直径达到220米,样机即将于试验场安装测试;国内商业化海上风电机组功率最高为7兆瓦,风轮直径为158米,目前已经成功安装并网。

  秦海岩同时指出,漂浮式基础将成为全球海上风电技术发展趋势,他预测,到2050年,70%的海上风电项目将应用漂浮式基础。

  在他看来,我国与欧洲海上风电技术差距正在逐步缩小,“目前,我国运维安装技术不断进步,国内大型风电施工船的发展将助力海上风电领域向深海拓展,目前国内已经有近20艘大型风电施工船,其中,龙源振华3号起重能力为全球最大,船长100.8米,型宽43.2米,型深8.4米,起重能力达2000吨。”

  “十四五”海上风电进入补贴退坡期 可以看到,为了推动我国海上风电建设,从2009年开始,国家出台了多项鼓励政策。 2009

  国家能源局组织沿海各省份开展海上风电规划工作,出台《海上风电场工程规划工作大纲》,要求沿海各省结合各地海上风能资源特点和开发建设条件,研究制定本地区海上风电发展规划。

  2010

  国家出台《海上风电开发建设管理暂行办法》,规范海上风电发展规划、项目核准建设和运行、海域使用等环节的管理。

  2012

  《风电发展“十二五”规划》等系列规划出台,规划了2010—2020年间海上风电开发规模、定位。

  2014

  国家发改委出台《海上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明确海上风电上网标杆电价;同时,国家能源局颁布《全国海上风电开发建设方案(2014—2016)》,国家海洋局也进一步规范海上风电用海管理的意见。

  2016

  能源、电力、可再生能源、风电发展等“十三五”规划相继出台,《海上风电开发建设管理办法》问世。

  2018

  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表明以市场化手段促进技术创新、成本下降和风电资源的优化配置。

  2019

  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表示符合规划、纳入财政补贴年度规模管理的新核准近海风电指导价调整为每千瓦时0.8元,2020年调整为每千瓦时0.75元。新核准近海风电项目通过竞争方式确定的上网电价,不得高于上述指导价。

  也正是在这些支持政策的推动下

  我国海上风电取得了快速发展。“‘十四五’海上风电将进入补贴退坡,预计2025年后海上风电可实现平价上网。目前全球海上风电新增装机容量5吉瓦,预计到2050年,年新增容量将达到45吉瓦,新增量增长将近9倍。”秦海岩如是说。

  可以看到,随着海上风电技术的发展,其成本正逐步下降。秦海岩表示,BP、壳牌等国际石油公司看到了风电成本的下降空间,已经进入了海上风电领域,彰显了向可再生能源公司转型的决心。

  “目前资本丰厚的大型油气公司已经拿到了欧洲50%以上的核准、在建、新建的海上风电项目,这是纯商业化驱动,这将推动技术高速进步。预计在2030年后,欧洲每年新增海上风电将达3000万千瓦以上。”秦海岩表示。

  秦海岩同时指出,我国海上风电面临诸多挑战,包括降电价带来的投资收益的挑战,尚未形成规模经济,产业链不成熟等方面的挑战。

  目前,为获取高补贴电价,我国海上风电行业正处于热火朝天的抢装中。按照政策规定,2018年底前大量核准的海上风电项目,如在2021年底前全部机组完成并网的,才能执行每千瓦时0.85元的高上网电价。然而,我国海上风电施工船只存量不足,施工难度大,如广东海上领域因地质条件复杂,目前施工技术很难使项目顺利进行。

  秦海岩认为,2018年底沿海各省核准项目太多,依据当前施工进度,大部分海上风电项目很难在2021年底前完成装机并网,甚至连2019年0.8元、2020年0.75元的电价都难以达到。

  他希望开发商能够根据项目实际情况,多方考虑,慎重决策,如果不能在时限内并网,应走竞价项目。同时,他还建议企业利用自身优势,进行全产业链的深度融合。并呼吁国家再给海上风电几年时间,逐步去补贴,让中国海上风电稳扎稳打、稳步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