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医学思考】伟大的医学家应该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与生命科学的集大成者!

?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夏说】老夏要略表达不同的观点!因为人其实是三者共同作用的产物:(1)自然环境的产物;(2)社会环境的产物;(3)自我内外运行环境的产物!

  所以,回到医学来,现代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就一再告诫医学弟子们,对待求助的病人一定要注意了解从何环境地区,到工作生活的状态,到具体病症的分析。

  中医学里,将人与自然环境诸如方位、季节、时辰都是最讲究的,认为“天人合一”。同时也是格外注意人的“七情”,其中好些就是家庭和社会因素使然,一如我们人普遍的焦虑压力紧张都和社会有关;最后才是分析这个病症,把这个病症放在一个时空环境、一个综合因素大背景下去考虑。

  前几日,一位老中医教授从京城来老夏茶室小坐,我们就聊到:现代人的病,无论皮肤问题,还是内在器质性问题,还是心理性问题,都不简单!远远比古代人复杂!因为现代人复杂了,各类因素都可能影响药效和疗法的发挥!

  归结起来,要把这些复杂的因素都考虑进去,你做出来的指导建议或者综合疗法才是有效的!要不都打折扣!譬如昨晚上,老夏在前面一篇朋友圈打的比方:一个人要拉你上案,三个人要拉你下水,结果会如何呢?

  所以,你发现大凡一个伟大的医学家,一方面他一定是一个自然科学家(关照自然万物的生命),另一方面他一定是一个社会学家譬如心理学家和神学家,最后他才可能是一个医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医学,只是狭窄成为一门技术学,只是就事论事,对症开方,精准靶向,你会发现好些复杂的慢性问题就是无能为力!

  以你出现各种皮肤问题为例,抗组胺类型药物,糖皮质激素类药物,抗菌抗炎镇痛类药物,这三者的确都是靶向精准的,立竿见影,但是你深入研究一下,多半都只是针对“表征”,根子可能并未去除(感染性根子倒是考虑了)!

  所以,真正的医学,应该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生命科学的综合产物!只是当下的国情还困难,很难 诞生这种医学家的土壤!

  因为谁都没时间,等不起!

  我就是急着赶车去远方,路边摊随便买个“手抓饼”,随便买个药片“对付”一下“眼下”!

  ——老夏自然生活研究院2019.7.26

  96

  拈花老夏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8

  2019.07.26 10:47

  字数 811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夏说】老夏要略表达不同的观点!因为人其实是三者共同作用的产物:(1)自然环境的产物;(2)社会环境的产物;(3)自我内外运行环境的产物!

  所以,回到医学来,现代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就一再告诫医学弟子们,对待求助的病人一定要注意了解从何环境地区,到工作生活的状态,到具体病症的分析。

  中医学里,将人与自然环境诸如方位、季节、时辰都是最讲究的,认为“天人合一”。同时也是格外注意人的“七情”,其中好些就是家庭和社会因素使然,一如我们人普遍的焦虑压力紧张都和社会有关;最后才是分析这个病症,把这个病症放在一个时空环境、一个综合因素大背景下去考虑。

  前几日,一位老中医教授从京城来老夏茶室小坐,我们就聊到:现代人的病,无论皮肤问题,还是内在器质性问题,还是心理性问题,都不简单!远远比古代人复杂!因为现代人复杂了,各类因素都可能影响药效和疗法的发挥!

  归结起来,要把这些复杂的因素都考虑进去,你做出来的指导建议或者综合疗法才是有效的!要不都打折扣!譬如昨晚上,老夏在前面一篇朋友圈打的比方:一个人要拉你上案,三个人要拉你下水,结果会如何呢?

  所以,你发现大凡一个伟大的医学家,一方面他一定是一个自然科学家(关照自然万物的生命),另一方面他一定是一个社会学家譬如心理学家和神学家,最后他才可能是一个医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医学,只是狭窄成为一门技术学,只是就事论事,对症开方,精准靶向,你会发现好些复杂的慢性问题就是无能为力!

  以你出现各种皮肤问题为例,抗组胺类型药物,糖皮质激素类药物,抗菌抗炎镇痛类药物,这三者的确都是靶向精准的,立竿见影,但是你深入研究一下,多半都只是针对“表征”,根子可能并未去除(感染性根子倒是考虑了)!

  所以,真正的医学,应该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生命科学的综合产物!只是当下的国情还困难,很难 诞生这种医学家的土壤!

  因为谁都没时间,等不起!

  我就是急着赶车去远方,路边摊随便买个“手抓饼”,随便买个药片“对付”一下“眼下”!

  ——老夏自然生活研究院2019.7.26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夏说】老夏要略表达不同的观点!因为人其实是三者共同作用的产物:(1)自然环境的产物;(2)社会环境的产物;(3)自我内外运行环境的产物!

  所以,回到医学来,现代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就一再告诫医学弟子们,对待求助的病人一定要注意了解从何环境地区,到工作生活的状态,到具体病症的分析。

  中医学里,将人与自然环境诸如方位、季节、时辰都是最讲究的,认为“天人合一”。同时也是格外注意人的“七情”,其中好些就是家庭和社会因素使然,一如我们人普遍的焦虑压力紧张都和社会有关;最后才是分析这个病症,把这个病症放在一个时空环境、一个综合因素大背景下去考虑。

  前几日,一位老中医教授从京城来老夏茶室小坐,我们就聊到:现代人的病,无论皮肤问题,还是内在器质性问题,还是心理性问题,都不简单!远远比古代人复杂!因为现代人复杂了,各类因素都可能影响药效和疗法的发挥!

  归结起来,要把这些复杂的因素都考虑进去,你做出来的指导建议或者综合疗法才是有效的!要不都打折扣!譬如昨晚上,老夏在前面一篇朋友圈打的比方:一个人要拉你上案,三个人要拉你下水,结果会如何呢?

  所以,你发现大凡一个伟大的医学家,一方面他一定是一个自然科学家(关照自然万物的生命),另一方面他一定是一个社会学家譬如心理学家和神学家,最后他才可能是一个医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医学,只是狭窄成为一门技术学,只是就事论事,对症开方,精准靶向,你会发现好些复杂的慢性问题就是无能为力!

  以你出现各种皮肤问题为例,抗组胺类型药物,糖皮质激素类药物,抗菌抗炎镇痛类药物,这三者的确都是靶向精准的,立竿见影,但是你深入研究一下,多半都只是针对“表征”,根子可能并未去除(感染性根子倒是考虑了)!

  所以,真正的医学,应该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生命科学的综合产物!只是当下的国情还困难,很难 诞生这种医学家的土壤!

  因为谁都没时间,等不起!

  我就是急着赶车去远方,路边摊随便买个“手抓饼”,随便买个药片“对付”一下“眼下”!

  ——老夏自然生活研究院2019.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