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台大校长管中闵被弹劾,暴露蔡当局不择手段的“绿色恐怖”

台湾“联合新闻网”5日发表社论指出,台湾最近公开听取弹劾台湾大学校长关钟敏的倡议,使蔡英文政府在过去6个月中因其看似休眠的“退出”事业继续受到更多社会关注。这也充分证明了民进党政府是如何打击持不同政见者的,以及“监察院东厂”是如何打击中梁的。关钟敏悲伤地说,他希望成为“最后一个遭受政治迫害的人”,这更让人不寒而栗。

去年年初,关钟敏被台湾大学校长遴选委员会选为校长后,民进党当局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夹管拔管”,但他们销毁了剑和戟,先后罢免了三位“教育部长”。在“九位一体”选举中,他们也受到了人民的严厉批评。最后,关钟敏终于在卑鄙的前“教育部长”叶俊荣的“仁与仁”之下成为了台湾大学的校长。关钟敏上台后,台湾“监察法院”才开辟了另一条战线,在“蔡英文署”监察委员会的领导下,通过了对关钟敏的弹劾,并将其移交给“司法部刑罚公开委员会”审理。

一年多来,外界不断看到蔡当局采取各种枉法手段“拔出”关钟敏,侵犯大学自主权,践踏台湾国立大学尊严。他们从未想到民进党追捕持不同政见者的意愿如此惊人,以至于台湾顶尖大学的校长也不能幸免。民进党基本上将大学校园视为政治斗争的战场。即使“拔管”之战破裂,也动摇不了蔡志勇“与敌作战”的决心。

现在“公审”剧正在上演,焦点是关钟敏被指控在担任公职期间为周刊撰写社论,获取“兼职”报酬,违反了台湾“公务员法禁止兼职”的规定。令人震惊的是,台湾的“监察院”既然愿意成为“东厂”的棋子,就成了“东厂”的“蔡司监察委员会”。为了在政治上追捕关钟敏,它甚至可以任意滥用权力,做出假设和错误判断,甚至歪曲法律法规,陷害罗志!

能任意获取关钟敏20年所得税数据的“监督委员会”叫什么名字?回收期不仅远远超过了关钟敏的公共服务期,而且也远远超过了税收回收的一般时限。收集犯罪证据几乎是以重罪起诉期为前提的。这不仅严重侵犯了个人隐私,也不属于监管范围。

“监察委员会”也逐案审查,要求所有单位详细说明他们过去与关钟敏的交易。即使没有犯罪证据,绿色恐怖效应仍然会产生。但是,如果“蔡氏系统监督委员会”可以任意滥用权力到这种程度,那么,蔡氏政府的“东西厂”一旦面临捍卫民选政府的斗争,会有什么样的断头台呢?

有趣的是,“监督委员会”去了天堂和地球到处寻找。它找不到任何非法线索。它只从作者的报酬中找到了一部分收入,这就像一笔财富。因此,它使用由自己的目标拼凑起来的数据作为有罪的证据,并通过了弹劾。事实上,岛上有很多媒体像鲫鱼过河,也有很多媒体有绿色果汁。如果你真的想了解媒体的组织和运作,为什么这么难?“监督委员会”既不想知道也不愿意核实。它甚至会做出错误的假设并立即开枪。它甚至在关钟敏的头上随意植入了一些别人写的文章。这不是罗志。什么是罗志?这不是结构性故障。什么是结构性故障?

实际上,台湾所有媒体都不会把受邀的正规或非正规手稿作者视为“兼职”。在法律法规中,媒体邀请不被视为组织内外的临时工作。因此,从台湾“法院”6日、11日和71日的解释,到台湾“公务员法”中对兼职就业的限制,甚至“民政部”的相关解释,都不能用来定罪关钟敏。然而,“监察委员会”无视事实,故意曲解法律法规,迫害罗志追求政治目标。

目前,除了考试权之外,蔡京还派出“立法”、“行政”、“司法”和“监察”部门追捕关钟敏。关钟敏引用了《史记酷吏列传》的《深层文化与周娜》,即恰当地描述了他所遭受的政治迫害,而没有巧妙地引用严酷的法律来据实归罪。然而,用“残酷的官员”来比喻蔡志勇为“监督委员会”实际上太轻了。如果我们继续以“改造正义”和“国家安全”的名义,用“沈文周娜”来形容蔡志勇系统的、政治迫害的绿色恐怖主义行动,那是恰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