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听闻声声慢,想起匆匆你:这首盛满世间温柔的歌,我竟循环了一整天

?

  古典书城昨天我要分享

  

  青砖伴瓦漆

  白马踏新泥

  山花蕉叶暮色丛染红巾

  屋檐洒雨滴

  炊烟袅袅起

  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

  ——《声声慢》

  这首歌,

  相信很多人没听过。

  明明是很简单的歌词和曲调,

  却莫名被它惊艳到了。

  

  青砖、白马、山花蕉叶、

  屋檐雨滴、炊烟袅袅、

  还有不知道在哪里的你……

  安静,舒缓,干净的声音,

  唱出了一个个悠长意韵的场景。

  仿佛那时光悄然流转的

  一幅幅古老画卷就在眼前,

  非常美。

  

  听着这首歌,

  便想起童年的老屋,

  拾柴回来打招呼的老水牛,

  蒸红薯的灶炉炊烟升起来,

  园里的瓜,长得如此饱满。

  可惜再也寻不到踪迹。

  听着这首歌,

  便想起江南古镇里的雨巷,

  骑马之人穿过暮色,

  穿过炊烟,穿过冗长的岁月,

  寻觅意中人,

  最后蹉跎辗转,无终而归。

  

  

  世间万物

  都似有你踪影

  长发引涟漪

  白布展石矶

  河童撑杆摆长舟渡古稀

  有人说年轻就是热血,

  可以不顾一切的向前猛冲;

  有人说,年轻就是一张白纸,

  唯有经过染缸才能沉淀出本色。

  可偏偏有一种少年,

  不猛冲,也不想染色,

  用《声声慢》,用干净和安静,

  对这个世界微微一笑。

  2017年,95年出生的崔开潮

  发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急驶的马车》,

  他那仿佛被岁月浸过的声音,

  瞬间就吸引了无数人。

  

  那一年,

  崔开潮独自一人

  来到青城山下的街子古镇,

  只为替远方的爱人

  去看一场她喜欢的音乐节,

  因为她在很远的地方,

  所以他愿代她去听。

  音乐节结束后,

  崔开潮走在古老的街子古镇里,

  碰巧有人骑着一匹白灰色的瘦马而过,

  他猛然一怔,停下脚步,

  想着骑马之人是否在寻觅爱人,

  那一刻,时光在脑海中流转,

  穿过了几个世纪,

  仿若置身于一幅古老的画卷里。

  夜晚的街子古镇

  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雨水零零碎碎地洒落屋檐,

  靠在客栈二楼窗台的崔开潮

  写下了这首歌。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雨巷》

  我有个小小的梦,

  是在江南的小巷里,

  擦肩遇见撑伞的你,

  一起踏过微微贱起雨渍的青石板。

  少年用自己诗意般的歌词

  和独特的声线,给我们讲述了

  一个美好而悲伤的故事,

  “当我置身山间的时候,

  依然会想,你在哪里。”

  

  “何为思念?”

  “日月,星辰,旷野雨落。”

  “可否具体?”

  “山川,江流,烟袅湖泊。”

  “可否再具体?”

  “万物是你,无可躲。”

  时光蹉跎,

  一个故事跨越千年,

  那句“你在哪里”,

  早已是目光所至,皆在追寻。

  世间万物,都似有你踪影。

  

  

  当时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月落乌啼月牙落孤井

  零零碎碎

  点点滴滴

  梦里有花梦里青草地

  这首《声声慢》

  用了中国古代的词牌名做歌名,

  并摘取了李清照最经典的两句诗词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世间最美的爱情,

  都藏在中国古诗词里,

  崔开潮的这一份“寻觅”,

  千年前的李清照早已深有体会,

  人难念,情难断,欲笺心事声声慢。

  

  公元1129年,

  李清照的丈夫病入膏肓,

  弥留之际,他把毕生的心血,

  所有的文物和著作,嘱托给李清照,

  因为他知道世上只有这一人

  能读懂他的灵魂。

  古代女子独立生存本就困难,

  何况是在风雨飘摇的动荡年代,

  她一个弱女子带着文物一路逃亡,

  找人托运怕被人劫走,

  就寸步不离将它们守在身边,

  可是觊觎宝物的人太多,

  文物屡屡被盗,

  每次都像在挖李清照的心头肉。

  历经十年漂泊,

  好不容易局势稳定下来,

  李清照终于在杭州定居了下来,

  她下了一个更大的决定:

  要帮丈夫明诚完成《金石录》。

  

  此后漫漫的岁月里,

  孑然一身的李清照一心写作,

  终于,《金石录》付印了。

  她和他的心愿已了,人生再无牵挂,

  于是李清照又爱上了喝酒,

  可总是越喝越寂寞,越喝越思念,

  醉后提笔,她写下这首《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

  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声声慢》

  

  其实,哪是《金石录》完成后爱上喝酒,

  只不过曾经对酌,现在独自一人罢了,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每每读《声声慢》,潸然泪下。

  清照啊清照,寻寻觅觅,

  你究竟在寻觅什么呢?

  寻一份真挚的感情,

  亦或者是寻回少年时代的快乐?

  

  她曾是一个明媚的少女,

  溪亭日暮,乘舟误入藕花深处,

  说不出的意兴盎然;

  她曾蹴罢秋千,遇见喜欢之人,

  羞怯而去,却忍不住倚门回首,

  把那青梅浅嗅。

  她也有过羡煞世人的爱情,

  二人意趣相投,时常诗词唱和,

  共同研究金石书画,

  有过赏花赋诗,有过赌书泼茶,

  谈笑风生,岁月静好。

  

  后来花落了,故事也黯淡了,

  江山破碎,世事飘摇,

  深爱之人不幸离世。

  两个人的花前月下,

  变成了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何为孤寂?”

  “清风、艳日,无笑意。”

  “可否具体?”

  “左拥、右抱,无情欲。”

  “可否再具体?”

  “不得你。”

  

  原来有故事,才有好词,

  一生波折坎坷,有欢笑有落寞,

  得一知己,此生无憾。

  那种“一眼万年”的感觉怎会忘记?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听着他唱啊唱

  时间它晃啊晃

  我好久没有以小步紧跑

  去迎接一个人的那种快乐了

  ——木心

  亦舒说:

  “如此深情,却难以启齿。

  原来你若真爱一个人,内心酸涩,

  反而会说不出话来,

  甜言蜜语,

  多数说给不相干的人听。”

  有多少的情深,

  就有多少的心事与惆怅。

  常常听人感慨岁月蹉跎,细想,

  时光不曾辜负任何人,

  也许是我们自己怠慢了时间。

  

  寻寻觅觅,点点滴滴,

  宛然模糊的身影,

  停留在哪里。

  这是一种美,

  一种从千年前穿越过来的浪漫,

  它从来没有消失,只是在我们心中,

  等待着某一天某一个时刻被唤醒。

  

  “何为欢喜?”

  “晓风、明月、新生绿。”

  “可否具体?”

  “把酒、赏月、话天明。”

  “可否再具体?”

  “和你。”

  人生短,声声慢,

  日子就该像歌词唱的那样,

  一声一声慢慢流淌,

  有趣、有料、有情怀、有故事

  ▼

  收藏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