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难忘童年看瓜的日子

  2019-08-16 03:24:41 绿萝小故事

  

  文:东北人

  图:来自网络

  现在香瓜大量上市。走在街上,闻到那种香脆欲滴的味道,我的记忆总是一下子拉到了从前。

  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家在村西北不远的我家“北地”曾种过香瓜。那块地不算小,能有好几亩地。那块地在高吉荣家的西北侧,大约二百米。东侧是南北一条车行道。那条道直通土堡子村。南侧原来也是一条道,那只是一条便道,再往南隔二块地,才是正式通隔壁村的道路。

  

  大约6月份,爸爸才在瓜地东侧的地边子盖了个瓜棚。实际就是支了个木架子,上面盖了一领破席子,周围用带草皮子的土块堆积成墙,向北对着瓜地留了个小门。这瓜棚,晴天防晒,雨天遮雨,夜晚,还要住人。那时,爸爸把家里的一根红缨枪拿来壮胆。

  那香瓜也是谷雨播种,6月份开花儿,7月中旬陆续上市。实际没等香瓜成熟,瓜地就离不开人了。一成熟,夜晚就要留人。那时,我已十岁左右,直接参与了瓜地的管理。我家新瓜上市时,新摘了一筐好瓜送给了后街的“王老爷”,那王老爷会看病,曾直接通过号脉诊断出我的心脏病。平常对我家帮助很大。

  那时,我常被分配在瓜棚看瓜。常常觉得没啥意思,但又没法走开。那时,哥哥刚上初中班,是那种民办的中学。常常哥哥拿一本很厚的小说来接替我。那时,我眼望家的方向,盼着哥哥出现。那时,他常咳嗽,没看见人,就能听见哥哥的咳嗽声。还没等哥哥走近,我就跑着玩去了。

  

  瓜地南边,隔一块地,是一个土岗,在西张家树行子的北边,土岗上有棵大杨树。一次,我看见一位学哥拿着一个二胡走到土岗的树下,非常潇洒地拉着。

  土岗子下有一块空地,有好几个人们拉土时掉下来的死人头骨。那时真不知道害怕,和几个小朋友竟把那头骨摆成一排,远远地用土块打着玩儿。

  从家里经高吉荣家后壕,向瓜地走时,有时经过赵国云家的花生地,那花生地里常常能发现“洋菇娘”,这成了我的“洋落”。那菇娘很甜。也有时,能发现一棵“天天”,那圆圆的豆粒大的黑色果实也是我又一项战果。

  瓜地北边是一片草丛,由于是沙地,那草长的稀稀落落。我一次在那草丛上玩,一条蛇爬了过来,把我吓坏了,赶紧跑得远远的。

  

  有一天,我正在瓜棚看瓜,突然变天了,乌云滚滚,闪电雷鸣,我害怕,赶紧跑向了东北方向的陈大爷家的瓜棚。幸好他们两口子都在。陈大爷被人们称为“半语子”,说话时有点说不太清。他们两口子都是小个,他媳妇在瓜棚里正纳鞋底。他们也种了香瓜。

  有一天看瓜的时候,一个在外地工作摸样的人经过那里,让我给他找几个好瓜,我给他在地里选出来了,他很高兴。按市价给了我好几毛钱。我如数交给了爸爸。爸爸什么也没说。

  瓜棚旁边临时挖了个坑,谁在瓜地买瓜,有时就在那儿吃。把瓜瓤就磕进了那个大坑。我的右手掌不知咋就长了个瘊子,拿小刀剋,都出血了也不好使。索性就不管它了。可有一次,我挥起一根树枝,在那个坑上追赶一只蝴蝶,那树枝的尾部在手掌里一划,竟把那个瘊子连根 挖掉了。只留了一个浅浅的痕迹。

  

  由于我家种瓜,学校让做手工的时候,妈妈就用粘泥捏了一只香瓜。还用蜡笔上了颜色。可太逼真了,老师都拿着那只香瓜左看右看,不禁赞叹,咋那么像呢?

  可老师哪里知道,我们一家人几乎每天都与香瓜朝夕相伴啊!

  

  文:东北人

  图:来自网络

  现在香瓜大量上市。走在街上,闻到那种香脆欲滴的味道,我的记忆总是一下子拉到了从前。

  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家在村西北不远的我家“北地”曾种过香瓜。那块地不算小,能有好几亩地。那块地在高吉荣家的西北侧,大约二百米。东侧是南北一条车行道。那条道直通土堡子村。南侧原来也是一条道,那只是一条便道,再往南隔二块地,才是正式通隔壁村的道路。

  

  大约6月份,爸爸才在瓜地东侧的地边子盖了个瓜棚。实际就是支了个木架子,上面盖了一领破席子,周围用带草皮子的土块堆积成墙,向北对着瓜地留了个小门。这瓜棚,晴天防晒,雨天遮雨,夜晚,还要住人。那时,爸爸把家里的一根红缨枪拿来壮胆。

  那香瓜也是谷雨播种,6月份开花儿,7月中旬陆续上市。实际没等香瓜成熟,瓜地就离不开人了。一成熟,夜晚就要留人。那时,我已十岁左右,直接参与了瓜地的管理。我家新瓜上市时,新摘了一筐好瓜送给了后街的“王老爷”,那王老爷会看病,曾直接通过号脉诊断出我的心脏病。平常对我家帮助很大。

  那时,我常被分配在瓜棚看瓜。常常觉得没啥意思,但又没法走开。那时,哥哥刚上初中班,是那种民办的中学。常常哥哥拿一本很厚的小说来接替我。那时,我眼望家的方向,盼着哥哥出现。那时,他常咳嗽,没看见人,就能听见哥哥的咳嗽声。还没等哥哥走近,我就跑着玩去了。

  

  瓜地南边,隔一块地,是一个土岗,在西张家树行子的北边,土岗上有棵大杨树。一次,我看见一位学哥拿着一个二胡走到土岗的树下,非常潇洒地拉着。

  土岗子下有一块空地,有好几个人们拉土时掉下来的死人头骨。那时真不知道害怕,和几个小朋友竟把那头骨摆成一排,远远地用土块打着玩儿。

  从家里经高吉荣家后壕,向瓜地走时,有时经过赵国云家的花生地,那花生地里常常能发现“洋菇娘”,这成了我的“洋落”。那菇娘很甜。也有时,能发现一棵“天天”,那圆圆的豆粒大的黑色果实也是我又一项战果。

  瓜地北边是一片草丛,由于是沙地,那草长的稀稀落落。我一次在那草丛上玩,一条蛇爬了过来,把我吓坏了,赶紧跑得远远的。

  

  有一天,我正在瓜棚看瓜,突然变天了,乌云滚滚,闪电雷鸣,我害怕,赶紧跑向了东北方向的陈大爷家的瓜棚。幸好他们两口子都在。陈大爷被人们称为“半语子”,说话时有点说不太清。他们两口子都是小个,他媳妇在瓜棚里正纳鞋底。他们也种了香瓜。

  有一天看瓜的时候,一个在外地工作摸样的人经过那里,让我给他找几个好瓜,我给他在地里选出来了,他很高兴。按市价给了我好几毛钱。我如数交给了爸爸。爸爸什么也没说。

  瓜棚旁边临时挖了个坑,谁在瓜地买瓜,有时就在那儿吃。把瓜瓤就磕进了那个大坑。我的右手掌不知咋就长了个瘊子,拿小刀剋,都出血了也不好使。索性就不管它了。可有一次,我挥起一根树枝,在那个坑上追赶一只蝴蝶,那树枝的尾部在手掌里一划,竟把那个瘊子连根 挖掉了。只留了一个浅浅的痕迹。

  

  由于我家种瓜,学校让做手工的时候,妈妈就用粘泥捏了一只香瓜。还用蜡笔上了颜色。可太逼真了,老师都拿着那只香瓜左看右看,不禁赞叹,咋那么像呢?

  可老师哪里知道,我们一家人几乎每天都与香瓜朝夕相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