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评论】《梅骨丹心》评论(一)“梅树”“梅图”意象与“文人风骨”

  节选的在写的《梅骨丹心》的评论《寒梅傲骨与热血丹心》,第一部分。初稿,深度不够文采不好,尚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还会再度修改。

  原文如下:

  《寒梅傲骨与热血丹心》

  张承志《清洁的精神》有言:“所谓古代,就是洁与耻尚没有沦灭的时代。箕山之阴,颍水之阳,在厚厚的黄土之下压埋着的,未必是王朝国家的遗迹,而是洁与耻的过去。”单从主题立意上看,《梅骨丹心》一戏的思想主题和立意是立场是高的,创作者通过一系列的人物形象塑造、情节铺设,集中展示出了坚持实事求是、为民请命、批判官僚主义等的思想主题和爱民如子、不畏权贵、勇于抗争的精神,于当下有着以古鉴今的教育意义。戏剧的文核和戏眼在于其主要人物,而欲要真正深入理解《梅》戏主要人物——李方膺之艺术形象的内涵,要从该戏的两个核心意象“梅骨”和“丹心”说起。

  一、“梅树”“梅图”意象与“文人风骨”

  苏轼在《东坡志林》中有言:“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形容王维诗作中“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静逸明秀诗境,而此言形容《梅骨丹心》一戏亦为恰当。《梅》戏是一部清官戏,与此同时,它又是一部文人戏,其中时不时穿插于其中的诗文书画、人物的品画吟诗、知人论世,无不给人以浓烈的文人气息、风雅静谧之感,通过突出营造典雅优美的诗画意境,在剧作的字里行间传达出一种风雅别致的文化格调。

  风骨意指刚正的气概和顽强的风度,于人格意义上,大体由气概、气度、风范、操行、修为等诸多道德因素构成,从文化社会学角度看,其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承载和具象,主要表现在人的价值取舍和行为选择上,是一种主体意识的涵育、自我观念的塑造和精神境界的外化。在《梅》戏中,其文人风骨则集中体现于“梅树”和“梅图”两个具象化事物上。

  先是“梅树”。

  方膺初到乐安,便在河堤之上栽下梅树,以此明志:

  (唱)晴江非出富门庭,

  亦耕亦读历世情。

  愿师贤臣学包拯,

  ? 为国为民铁骨铮铮!

  虽有雕虫小技在,

  泼墨挥毫有依凭。

  河堤栽下寒梅树,

  证我书生言与行!

  梅树独立风雪,独步早春,傲雪凌霜,冰中育蕾,其不屈不挠的精神和顽强意志,历来被人们当作崇高品格和高洁气质的象征。元代诗人杨维帧咏之:“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

  先天下春。”联系到方膺栽梅时所明之志“愿师贤臣学包拯,为国为民铁骨铮铮!”以及后来方膺面临小清河水灾的极端艰难的情势下积极作为而得不到知府林文敬等人支持的心态和艰难处境可见,在这里,河堤栽下梅树的俨然成为了李方膺铁骨铮铮、不屈不挠、冰霜未已的人格力量的化身,其在戏中不畏强权、敢抗严命、孤胆救民之举与梅树傲立冰雪、不媚流俗、孤芳独绽之姿不谋而合。

  其次则是梅图意象的隐喻。梅图的第一次出现,是李方膺卖画为民筹粮之时。到任之初,突遇洪灾,万家漂橹,饥荒盛行,方膺为救万民性命卖画筹粮。前来买画的乡绅趁火打劫压价并欲强买梅图,李方膺为救百姓性命,忍痛割舍平生最爱之画。

  乡绅乙? 你看这梅花,枯枝瘦梅,连个颜色都没有,值不了几个钱。

  乡绅丙? 趁早来个买一赠一吧!

  乡绅丁? 要是不赠俺就不买了!

  阿? 龙? 你们这是趁火打劫!

  林疏影? 这个墨梅不能卖!

  阿? 龙? 公子,这都是您最珍爱的画,平时挂都舍不得挂!

  林疏影? 平日里你一画难求,如今却放任自流。

  阿? 龙? 公子!

  林疏影? 先生!

  小? 英? 大人!

  李晴江? 这画再好,不能给百姓充饥又有何用?一并拿去吧!

  梅图的第二次出现,则是李方膺获罪下狱,疏影怀抱宣纸、画笔等来到狱中求画并表明

  心迹,欲以《梅图》为媒嫁与方膺。

  【灯复亮。林疏影怀抱宣纸、画笔等上。

  林疏影? (唱)意气凌海岱,

  ? ? ? ? ? ? ? 谈笑轻王侯……

  李晴江? ? 疏影来了……

  林疏影? ? 来了。

  李晴江? ? 是为送行而来吗?

  林疏影? ? 非也。疏影此来,只为求一幅《梅花图》!

  李晴江? ? 梅花图?是啊,师生一场,从未为你画一幅梅花图,今日该当了此心愿!

  林疏影? ? 此梅非此意!

  李晴江? ? 何意?

  林疏影? ? 疏影想以梅图为媒!

  李晴江? ? 梅图为媒?你——

  林疏影? ? 愿与晴江结为连理!

  方膺听闻极为震惊,为避免连累疏影,他极力推辞,言自己“怎奈是身犯国法将赴死,岂能误青春正当在华年。”却没能改变一往情深、刚烈坚贞的疏影的强烈决心,二人提笔共画梅图,成就一世良缘。

  ? ? ? ? 【李晴江语塞。

  林疏影? (唱)不嫁晴江毋宁死,

  ? ? ? ? ? ? ? 血溅流沙红梅鲜!

  ? ? ? ? ? ? ? 黄泉路上待君来,

  ? ? ? ? ? ? ? 阴世成就夫妻缘!

  ? ? ? ? 【林疏影欲撞流沙墙。

  李晴江? (阻挡疏影,唱) 情深偏逢深情人——

  林疏影? 晴江,你——

  李晴江? (唱)梅痴何幸得梅仙!

  林疏影? 晴江——

  李晴江? 疏影!

  李晴江?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 ? ? ? 【二人提笔作画。

  ? ? ? ? (伴唱)梅花开,红满天,

  ? ? ? ? ? ? ? ? 相依相知心相连。

  ? ? ? ? ? ? ? ? 梅图为梅结连理,

  ? ? ? ? ? ? ? ? 患难真情比金坚。

  ? ? ? ? 【疏影脱去披风,现出大红嫁衣。晴江震惊。喜乐响起。

  ? ? ? ? 【二人拜天地。

  图也,事物之绘影图形之物也。在这里,梅图亦是起到的是一个记载、“明志”的作用,而其所载之志在其大是大非面前的大“舍”与大“得”中得以集中体现。麦基《故事》一书中提出了这样的观点:“人物真相只能通过两难选择来表现。这个人在压力之下选择的行动,会表明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压力愈大,选择愈能深刻而真实的揭示其性格真相。”梅图在戏中作为方膺心爱之物,其两次出现都有其独特意义:一为毅舍佳作之时,二为痛拒佳人之际,俱为大舍,而最终却换得聚民心、得梅妻之大得,而方膺之人物形象、人格伟力即是于这大开大阖、“大舍大得”之间得以树立、体现。

  

  晴方好_

  字数 2095

  节选的在写的《梅骨丹心》的评论《寒梅傲骨与热血丹心》,第一部分。初稿,深度不够文采不好,尚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还会再度修改。

  原文如下:

  《寒梅傲骨与热血丹心》

  张承志《清洁的精神》有言:“所谓古代,就是洁与耻尚没有沦灭的时代。箕山之阴,颍水之阳,在厚厚的黄土之下压埋着的,未必是王朝国家的遗迹,而是洁与耻的过去。”单从主题立意上看,《梅骨丹心》一戏的思想主题和立意是立场是高的,创作者通过一系列的人物形象塑造、情节铺设,集中展示出了坚持实事求是、为民请命、批判官僚主义等的思想主题和爱民如子、不畏权贵、勇于抗争的精神,于当下有着以古鉴今的教育意义。戏剧的文核和戏眼在于其主要人物,而欲要真正深入理解《梅》戏主要人物——李方膺之艺术形象的内涵,要从该戏的两个核心意象“梅骨”和“丹心”说起。

  一、“梅树”“梅图”意象与“文人风骨”

  苏轼在《东坡志林》中有言:“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形容王维诗作中“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静逸明秀诗境,而此言形容《梅骨丹心》一戏亦为恰当。《梅》戏是一部清官戏,与此同时,它又是一部文人戏,其中时不时穿插于其中的诗文书画、人物的品画吟诗、知人论世,无不给人以浓烈的文人气息、风雅静谧之感,通过突出营造典雅优美的诗画意境,在剧作的字里行间传达出一种风雅别致的文化格调。

  风骨意指刚正的气概和顽强的风度,于人格意义上,大体由气概、气度、风范、操行、修为等诸多道德因素构成,从文化社会学角度看,其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承载和具象,主要表现在人的价值取舍和行为选择上,是一种主体意识的涵育、自我观念的塑造和精神境界的外化。在《梅》戏中,其文人风骨则集中体现于“梅树”和“梅图”两个具象化事物上。

  先是“梅树”。

  方膺初到乐安,便在河堤之上栽下梅树,以此明志:

  (唱)晴江非出富门庭,

  亦耕亦读历世情。

  愿师贤臣学包拯,

  ? 为国为民铁骨铮铮!

  虽有雕虫小技在,

  泼墨挥毫有依凭。

  河堤栽下寒梅树,

  证我书生言与行!

  梅树独立风雪,独步早春,傲雪凌霜,冰中育蕾,其不屈不挠的精神和顽强意志,历来被人们当作崇高品格和高洁气质的象征。元代诗人杨维帧咏之:“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

  先天下春。”联系到方膺栽梅时所明之志“愿师贤臣学包拯,为国为民铁骨铮铮!”以及后来方膺面临小清河水灾的极端艰难的情势下积极作为而得不到知府林文敬等人支持的心态和艰难处境可见,在这里,河堤栽下梅树的俨然成为了李方膺铁骨铮铮、不屈不挠、冰霜未已的人格力量的化身,其在戏中不畏强权、敢抗严命、孤胆救民之举与梅树傲立冰雪、不媚流俗、孤芳独绽之姿不谋而合。

  其次则是梅图意象的隐喻。梅图的第一次出现,是李方膺卖画为民筹粮之时。到任之初,突遇洪灾,万家漂橹,饥荒盛行,方膺为救万民性命卖画筹粮。前来买画的乡绅趁火打劫压价并欲强买梅图,李方膺为救百姓性命,忍痛割舍平生最爱之画。

  乡绅乙? 你看这梅花,枯枝瘦梅,连个颜色都没有,值不了几个钱。

  乡绅丙? 趁早来个买一赠一吧!

  乡绅丁? 要是不赠俺就不买了!

  阿? 龙? 你们这是趁火打劫!

  林疏影? 这个墨梅不能卖!

  阿? 龙? 公子,这都是您最珍爱的画,平时挂都舍不得挂!

  林疏影? 平日里你一画难求,如今却放任自流。

  阿? 龙? 公子!

  林疏影? 先生!

  小? 英? 大人!

  李晴江? 这画再好,不能给百姓充饥又有何用?一并拿去吧!

  梅图的第二次出现,则是李方膺获罪下狱,疏影怀抱宣纸、画笔等来到狱中求画并表明

  心迹,欲以《梅图》为媒嫁与方膺。

  【灯复亮。林疏影怀抱宣纸、画笔等上。

  林疏影? (唱)意气凌海岱,

  ? ? ? ? ? ? ? 谈笑轻王侯……

  李晴江? ? 疏影来了……

  林疏影? ? 来了。

  李晴江? ? 是为送行而来吗?

  林疏影? ? 非也。疏影此来,只为求一幅《梅花图》!

  李晴江? ? 梅花图?是啊,师生一场,从未为你画一幅梅花图,今日该当了此心愿!

  林疏影? ? 此梅非此意!

  李晴江? ? 何意?

  林疏影? ? 疏影想以梅图为媒!

  李晴江? ? 梅图为媒?你——

  林疏影? ? 愿与晴江结为连理!

  方膺听闻极为震惊,为避免连累疏影,他极力推辞,言自己“怎奈是身犯国法将赴死,岂能误青春正当在华年。”却没能改变一往情深、刚烈坚贞的疏影的强烈决心,二人提笔共画梅图,成就一世良缘。

  ? ? ? ? 【李晴江语塞。

  林疏影? (唱)不嫁晴江毋宁死,

  ? ? ? ? ? ? ? 血溅流沙红梅鲜!

  ? ? ? ? ? ? ? 黄泉路上待君来,

  ? ? ? ? ? ? ? 阴世成就夫妻缘!

  ? ? ? ? 【林疏影欲撞流沙墙。

  李晴江? (阻挡疏影,唱) 情深偏逢深情人——

  林疏影? 晴江,你——

  李晴江? (唱)梅痴何幸得梅仙!

  林疏影? 晴江——

  李晴江? 疏影!

  李晴江?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 ? ? ? 【二人提笔作画。

  ? ? ? ? (伴唱)梅花开,红满天,

  ? ? ? ? ? ? ? ? 相依相知心相连。

  ? ? ? ? ? ? ? ? 梅图为梅结连理,

  ? ? ? ? ? ? ? ? 患难真情比金坚。

  ? ? ? ? 【疏影脱去披风,现出大红嫁衣。晴江震惊。喜乐响起。

  ? ? ? ? 【二人拜天地。

  图也,事物之绘影图形之物也。在这里,梅图亦是起到的是一个记载、“明志”的作用,而其所载之志在其大是大非面前的大“舍”与大“得”中得以集中体现。麦基《故事》一书中提出了这样的观点:“人物真相只能通过两难选择来表现。这个人在压力之下选择的行动,会表明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压力愈大,选择愈能深刻而真实的揭示其性格真相。”梅图在戏中作为方膺心爱之物,其两次出现都有其独特意义:一为毅舍佳作之时,二为痛拒佳人之际,俱为大舍,而最终却换得聚民心、得梅妻之大得,而方膺之人物形象、人格伟力即是于这大开大阖、“大舍大得”之间得以树立、体现。

  节选的在写的《梅骨丹心》的评论《寒梅傲骨与热血丹心》,第一部分。初稿,深度不够文采不好,尚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还会再度修改。

  原文如下:

  《寒梅傲骨与热血丹心》

  张承志《清洁的精神》有言:“所谓古代,就是洁与耻尚没有沦灭的时代。箕山之阴,颍水之阳,在厚厚的黄土之下压埋着的,未必是王朝国家的遗迹,而是洁与耻的过去。”单从主题立意上看,《梅骨丹心》一戏的思想主题和立意是立场是高的,创作者通过一系列的人物形象塑造、情节铺设,集中展示出了坚持实事求是、为民请命、批判官僚主义等的思想主题和爱民如子、不畏权贵、勇于抗争的精神,于当下有着以古鉴今的教育意义。戏剧的文核和戏眼在于其主要人物,而欲要真正深入理解《梅》戏主要人物——李方膺之艺术形象的内涵,要从该戏的两个核心意象“梅骨”和“丹心”说起。

  一、“梅树”“梅图”意象与“文人风骨”

  苏轼在《东坡志林》中有言:“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形容王维诗作中“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静逸明秀诗境,而此言形容《梅骨丹心》一戏亦为恰当。《梅》戏是一部清官戏,与此同时,它又是一部文人戏,其中时不时穿插于其中的诗文书画、人物的品画吟诗、知人论世,无不给人以浓烈的文人气息、风雅静谧之感,通过突出营造典雅优美的诗画意境,在剧作的字里行间传达出一种风雅别致的文化格调。

  风骨意指刚正的气概和顽强的风度,于人格意义上,大体由气概、气度、风范、操行、修为等诸多道德因素构成,从文化社会学角度看,其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承载和具象,主要表现在人的价值取舍和行为选择上,是一种主体意识的涵育、自我观念的塑造和精神境界的外化。在《梅》戏中,其文人风骨则集中体现于“梅树”和“梅图”两个具象化事物上。

  先是“梅树”。

  方膺初到乐安,便在河堤之上栽下梅树,以此明志:

  (唱)晴江非出富门庭,

  亦耕亦读历世情。

  愿师贤臣学包拯,

  ? 为国为民铁骨铮铮!

  虽有雕虫小技在,

  泼墨挥毫有依凭。

  河堤栽下寒梅树,

  证我书生言与行!

  梅树独立风雪,独步早春,傲雪凌霜,冰中育蕾,其不屈不挠的精神和顽强意志,历来被人们当作崇高品格和高洁气质的象征。元代诗人杨维帧咏之:“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

  先天下春。”联系到方膺栽梅时所明之志“愿师贤臣学包拯,为国为民铁骨铮铮!”以及后来方膺面临小清河水灾的极端艰难的情势下积极作为而得不到知府林文敬等人支持的心态和艰难处境可见,在这里,河堤栽下梅树的俨然成为了李方膺铁骨铮铮、不屈不挠、冰霜未已的人格力量的化身,其在戏中不畏强权、敢抗严命、孤胆救民之举与梅树傲立冰雪、不媚流俗、孤芳独绽之姿不谋而合。

  其次则是梅图意象的隐喻。梅图的第一次出现,是李方膺卖画为民筹粮之时。到任之初,突遇洪灾,万家漂橹,饥荒盛行,方膺为救万民性命卖画筹粮。前来买画的乡绅趁火打劫压价并欲强买梅图,李方膺为救百姓性命,忍痛割舍平生最爱之画。

  乡绅乙? 你看这梅花,枯枝瘦梅,连个颜色都没有,值不了几个钱。

  乡绅丙? 趁早来个买一赠一吧!

  乡绅丁? 要是不赠俺就不买了!

  阿? 龙? 你们这是趁火打劫!

  林疏影? 这个墨梅不能卖!

  阿? 龙? 公子,这都是您最珍爱的画,平时挂都舍不得挂!

  林疏影? 平日里你一画难求,如今却放任自流。

  阿? 龙? 公子!

  林疏影? 先生!

  小? 英? 大人!

  李晴江? 这画再好,不能给百姓充饥又有何用?一并拿去吧!

  梅图的第二次出现,则是李方膺获罪下狱,疏影怀抱宣纸、画笔等来到狱中求画并表明

  心迹,欲以《梅图》为媒嫁与方膺。

  【灯复亮。林疏影怀抱宣纸、画笔等上。

  林疏影? (唱)意气凌海岱,

  ? ? ? ? ? ? ? 谈笑轻王侯……

  李晴江? ? 疏影来了……

  林疏影? ? 来了。

  李晴江? ? 是为送行而来吗?

  林疏影? ? 非也。疏影此来,只为求一幅《梅花图》!

  李晴江? ? 梅花图?是啊,师生一场,从未为你画一幅梅花图,今日该当了此心愿!

  林疏影? ? 此梅非此意!

  李晴江? ? 何意?

  林疏影? ? 疏影想以梅图为媒!

  李晴江? ? 梅图为媒?你——

  林疏影? ? 愿与晴江结为连理!

  方膺听闻极为震惊,为避免连累疏影,他极力推辞,言自己“怎奈是身犯国法将赴死,岂能误青春正当在华年。”却没能改变一往情深、刚烈坚贞的疏影的强烈决心,二人提笔共画梅图,成就一世良缘。

  ? ? ? ? 【李晴江语塞。

  林疏影? (唱)不嫁晴江毋宁死,

  ? ? ? ? ? ? ? 血溅流沙红梅鲜!

  ? ? ? ? ? ? ? 黄泉路上待君来,

  ? ? ? ? ? ? ? 阴世成就夫妻缘!

  ? ? ? ? 【林疏影欲撞流沙墙。

  李晴江? (阻挡疏影,唱) 情深偏逢深情人——

  林疏影? 晴江,你——

  李晴江? (唱)梅痴何幸得梅仙!

  林疏影? 晴江——

  李晴江? 疏影!

  李晴江?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 ? ? ? 【二人提笔作画。

  ? ? ? ? (伴唱)梅花开,红满天,

  ? ? ? ? ? ? ? ? 相依相知心相连。

  ? ? ? ? ? ? ? ? 梅图为梅结连理,

  ? ? ? ? ? ? ? ? 患难真情比金坚。

  ? ? ? ? 【疏影脱去披风,现出大红嫁衣。晴江震惊。喜乐响起。

  ? ? ? ? 【二人拜天地。

  图也,事物之绘影图形之物也。在这里,梅图亦是起到的是一个记载、“明志”的作用,而其所载之志在其大是大非面前的大“舍”与大“得”中得以集中体现。麦基《故事》一书中提出了这样的观点:“人物真相只能通过两难选择来表现。这个人在压力之下选择的行动,会表明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压力愈大,选择愈能深刻而真实的揭示其性格真相。”梅图在戏中作为方膺心爱之物,其两次出现都有其独特意义:一为毅舍佳作之时,二为痛拒佳人之际,俱为大舍,而最终却换得聚民心、得梅妻之大得,而方膺之人物形象、人格伟力即是于这大开大阖、“大舍大得”之间得以树立、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