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在哀伤治疗中,有些方法既好玩又实用,比如「信任的身体」!

  

  对于一些丧亲者来说,重新讲述丧失的故事可以帮助整合哀伤,但是当丧亲经历和哀伤者观念中的世界有很大出入时,这样的故事会变得混乱、僵硬,讲述故事就很难带来宽慰、解脱,反而让哀伤者和倾听者都会感到身心俱惫……

  对此,有研究显示,被称为「信任的身体」这项技术能派上用场。

  为了能给个体解读世界提供各种可能性,「信任的身体」这项技术可以采用多种方式进行,比如口头语言和书面文字、表达性艺术、比喻和表演……

  这项干预提供了一个机会,让哀伤者可以补充一些死亡发生时缺失掉的信息,可以把想做却没机会做的事情表演出来,还可以重新调整事件的顺序。

  这项干预的节奏是舒缓的,可以运用于丧亲小组以及临床环境中。

  那么,干预是怎么进行的?第一步是把丧亲者的身体轮廓画在一大张纸上。

  随着干预的进行,丧亲者一边讲述,临床工作者(治疗师或小组成员)一边回应,一边记录、画画或是把象征性的物品放在纸上,以此来表达丧亲者的体验。

  比如,懵了、吓呆了的反应可以用蓝色的彩笔在对应的身体部位上表示……

  具体怎么做的,还是看案例吧。案例中的来访者因为儿子的自杀难过不已。

  在来访者讲述他的故事时,治疗师捕捉到一些生动的意象,并且把它们画了出来:胃中间有一团冷冷的蓝色(来访者讲,当儿子的电话打不通的时候,他感到胃被一种冰冷的恐惧感紧紧地抓住),头顶上是一个黑色的问号(来访者讲,当他发现儿子的尸体,他觉得自己「不在这个世界了」,而且一下子「完全一片空白」),身体轮廓的周围有一团红色的、参差不齐的红线(来访者讲,他儿子曾经自焚,烧伤面积超过60%),一束金色的光芒从身体轮廓上照射下来(表演中,来访者告诉儿子,儿子的出现给父亲的生命带来了欢乐和光明)……

  看见没?「信任的身体」就是这样为来访者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可以坐下来或者说躺下来,以新的方式去整理这些带来极深痛苦的情绪、行为和认知材料。

  很有意义的是,当来访者和痛苦待在一起、把痛苦视觉化后,会感到欣慰。

  有研究者指出,对于「信任的身体」这项技术来说,干预的时间点非常重要。研究显示,有三个基本的时间点可以来引导、辅助干预的进行。

  时间点一:把场景设定在丧亲者知道死亡事件那一刻之前。

  (那天是几号?他们在哪里?又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

  时间点二:关于丧亲者究竟是如何查清楚死亡事件真相的。

  (找到尸体了吗?如果没有,是如何被告知这一情况的?找到之后,发生了什么?比如说身体上的一些感觉,发抖、尖叫、呕吐、晕厥……)

  时间点三:关注当下这一刻以及所体验到的哀伤是怎样的。

  (他们注意到身心方面有哪些不一样了吗?图画上指代的一些东西是否被治愈了?他们的资源是怎样帮助他们缓解、治愈并且得到安慰的?)

  研究指出,「信任的身体」适用于那些经历了创伤性丧亲的个体。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在反复地思索丧亲事件,给自身造成了很大的痛苦,讲述丧亲故事的能力极大地受损,结果他们不能有适应良好的叙事发展……

  (参考文献:《信任的身体》,戴安娜·桑德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