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北京房山区附近山林埋有巨额财产,未来或将面世,主人系五代军阀

北京的大安山地处房山区与门头沟区的接壤地带,是太行山分支。支峰有百花山、白草畔,山中有一块开阔平坦、四面环山之地,即素称的“北大梁”。

大安山历史悠久,据考证,大安山自古为京畿之地,唐末宋初并入辽邦,历金元到明代重归汉族统治国家之中。大安山是通往河北、山西和内蒙古的重要通道侧翼,属兵家必争之地。五代时期,刘仁恭曾在大安山乡元港村修建行宫,作为离宫别墅,遗迹至今尚存。史书明确记载,大安山藏有大量宝藏,古往今来的人们对此深信不疑,那么这些宝藏到底藏在大安山的何处呢?

说起这些宝藏,就不得不提它所属的时代,它埋藏于五代十国时期。五代十国是中国历史上一段特殊的时期,唐朝灭亡,北宋未兴,中国在这一时期进入一个大分裂、大动乱的时代。

没有中央政府辖制的割据政权纷纷自立山头,势力大的称王称帝,势力小的独霸一方,五代期间幽燕一带的割据势力占据了重要的位置,而它最初的主人是五代著名的军阀刘仁恭。

刘仁恭最初在幽州军阀李可举军中为军吏,最擅长挖地道攻城,人送外号“刘窟头”。李可举死后,他的两个儿子争权夺利,刘仁恭投奔当时沙陀头领晋王李克用,李克用派兵夺取幽州后任命刘仁恭为检校司空、卢龙军节度使。

彼时,晋王李克用与梁王朱温两强争斗不已,刘仁恭时而依附晋王,时而依附梁王,首鼠两端,是典型的投机分子。天佑三年,梁王朱温攻打沧州,“仁恭调其境内凡男子年十五以上、七十以下,皆黥其面,文曰‘定霸都’,得二十万人。”也就是说,从15岁到70岁之间的男丁都要拿起武器为刘仁恭冲锋陷阵。梁军围城百日,城里没有粮食吃,“人自相食,析骸而焚,或丸墐土而食,死者十六七。”

刘仁恭作为割据一方的军阀,不仅将百姓视为草芥,而且还大兴土木建造离宫别苑,聚敛财富。史书记载“然仁恭幸世多故,而骄于富贵,筑宫大安山,穷极奢侈,选燕美女充其中。又与道士炼丹药,冀可不死。令燕人用墐土为钱,悉敛铜钱,凿山而藏之,已而杀其工以灭口,后人皆莫知其处。”而“凿山而藏之”五个字为后人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

也就是说,刘仁恭将幽燕之地的美女、钱财悉数收拢到自己身边,并把巨额宝藏埋藏到大安山上的一处地方并杀人灭口。刘仁恭以为这样就可以称霸一方,享乐一世,然而,事实并不像他所设想的那么容易。

由于刘仁恭的荒淫无度,他的小儿子刘守光出于对父亲的严重不满发动兵变,在将哥哥刘守文杀害之后,将刘仁恭软禁。刘仁恭被软禁之后,除了可见的行宫之外,人们对宝藏埋藏地点并不清楚。更为可笑的是,小儿子刘守光基于对于战略形势的失误判断,在完成夺权的一系列动作之后改元“应天”,自立为大燕皇帝。

彼时,晋王李克用已死,他的儿子李存勖继承王位,刘守光儿子的不臣之举彻底激怒了李存勖。对于背信弃义的幽燕割据政权,以及大逆不道的刘守光,李存勖发兵展开激烈攻势。几番征伐过后,刘守光以及被他软禁的刘仁恭被俘虏,二人一同被押送太原。

晋王李存勖对于刘仁恭父子恨之入骨,因为刘仁恭当初是晋王克用扶植的,在李克用生前刘仁恭就屡有不臣之举,儿子刘守光更是自立为帝,严重侵犯了晋王的利益、践踏了晋王的权威。是可忍孰不可忍,刘仁恭作为晋王的叛逆者,更不能轻饶。史书记载,晋王李存勖“命李存霸执仁恭至雁门,刺其心血以祭先王墓,然后斩之。”也就是说,以心血祭奠李克用,以斩刑彻底结束了刘仁恭割据军阀的历史。

从刘仁恭大兴土木兴建宫殿群,到在北京大安山凿山埋藏宝藏,再到押解太原被斩首,宝藏的秘密或许只有刘仁恭一个人知道,刘仁恭死后,他埋藏的宝藏也成了历史之谜。十一个世纪以来,人们只知道北京大安山中有五代的巨额宝藏,至于宝藏具体藏在哪里,至今无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