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篱落疏疏月又西197重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此时姜寒云忘记了自己身体上的疼痛,她心底的希望像烟花绽放着,美丽着。她觉得自己的生命瞬间变得绚丽,她的笑意悄悄地爬到了唇角。只是转瞬,她的眼泪又涌至眼眶。她像个离家太久的孩子,在要见到自己亲人时莫名的委屈……她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对乔远寒说,她有太多太多的想念要对他倾诉。

  出租车到了西京医院门口,司机停下了车:“到了!”

  “哦!”姜寒云给出租车司机付了费用,她下了车,站在西京医院门口。她仰着头看医院的LED,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先迈哪只脚?她想到刘国庆受了伤,又在医院旁边的水果店买了水果,才走进医院的大门里。

  姜寒云走进了医院里面又加快了脚步,她怕刘国庆和乔远寒离开了医院。她急匆匆地跑到导医台询问外科在哪里。她到了外科的护士站:“你好,我问一下,刘国庆有没有在你们住院部?”

  “在,他是下午刚住进来的。他头部受伤,在留院观察!”护士态度很好。

  “谢谢,我再问一下,他住在哪个病房?”姜寒云继续问。

  “右手边,倒数第二间病房!”护士回答着。

  “谢谢!”姜寒云提着水果往刘国庆所在的病房门口走,她恨不得一两步就可以走到。

  姜寒云轻轻地推开病房的门。刘国庆盘腿坐在病床上,头上裹着纱布。在刘国庆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在和刘国庆聊天。她的目光向四处看着,不见乔远寒?她的眼泪竟不自主地往下流。

  “寒云,寒云……”刘国庆从病床上跳了下来,他走到姜寒云对面打量着寒云。他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回来了就好,好,还像以前一样……”他接过寒云手里的东西:“老吴,这是我徒弟寒云。”

  “吴师好!”姜寒云和吴师打招呼。

  吴师笑着点头,这就是乔远寒日思夜想的女娃子。这女娃果然是少见的漂亮!他想到了乔远寒:“我给远寒打电话,他应该还没有到三府湾。”他拨着乔远寒的电话号码。

  刘国庆从吴师手里抢过了电话:“快接电话呀!”

  “吴师,刘师的情况怎么样?需要我再去医院?”乔远寒刚走过昌安楼门口。

  “远寒,你听我说,你还真的要再来医院一趟。寒云,寒云来医院里了!”刘国庆激动到不知道怎么说话。

  乔远寒立刻挂了电话,他转身往西京医院跑。他又觉得自己跑得太慢,他到京祥楼门口时,拦了辆三轮车:“师傅,送我去西京医院。”

  蹬三轮车的惊奇地看着乔远寒,这个人明明已快到交广门口,再走四五分钟就到了:“好,五块钱!”他想着乔远寒可能不认识路。

  蹬三轮车的刚蹬到丹尼尔商城门口,乔远寒跳下了三轮车:“师傅,太慢了。我给你五块钱!”他迅速地往西京医院门口跑。蹬三轮车的停在那里发懵,自己蹬了不到两分钟车子,赚了五块钱。

  乔远寒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见寒云。他大口喘着气却不舍得停下脚步。他觉得迎面而来的风,行人,自行车都无比讨厌,他每躲一次都会晚一点见到寒云。如果天知道他的思念……他一口气跑到了外科住院部,冲到刘国庆的病房门口,迫不及待地推开门。

  就在乔远寒推开门的瞬间,姜寒云回头,她的目光里全是喜悦。她的嘴唇动了又动,唤她千呼万唤过的名字:”远寒。“她站起来,她想对乔远寒笑,可眼泪像个任性的孩子,止不住地往下流:“远寒,”她向着乔远寒走了两步。她只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脚步:“远寒,这是在梦里吗?我不敢再走近你,我怕我的梦醒了,你就不见了!”她哭,像个孩子。

  乔远寒注视着寒云,他向寒云走过来,他的脚步极轻,就像他在无数次的梦中。他伸出手想触摸她却又害怕。他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滑出眼眶,他的手指抖动着又蜷缩在一起:“寒云,我现在不敢靠近你,不敢握你的手,我不敢抱你,我怕我是在梦里。我怕我碰不到你,梦就醒了,你就不见了,我很怕!我好想你!”他和寒云只隔着不到两步的距离,他们看着彼此流眼泪。以前太多次梦醒后的虚空与悲伤,让他们恐慌。

  “远寒,寒云,你们好不容易见到对方了,想哭就大声哭,不能就这样傻站着?”刘国庆在旁边着急地直抹眼泪。

  乔远寒听刘国庆这样说,他走近寒云,小心翼翼地摸寒云的发丝,寒云的眉眼。他的眼泪像决堤的河水:“是真的吗?寒云你回来了?”

  姜寒云哭:“远寒,好像在梦里一样。我早上还在打听你的下落……”她踮起脚尖,摸乔远寒的嘴唇;她贴在他胸口听他心跳的声音……

  乔远寒把寒云揽入怀里,他紧紧地拥住寒云,他的眼泪滴在她的发丝里:“我们结婚吧!我不想再和你分开了,以后即使是我死了,我也不想离开你!”

  “远寒,”姜寒云拥住乔远寒哭。

  乔远寒拥住寒云吻她的发丝,他的手摸着她的耳垂。他捧着寒云的脸又笑:“你瘦了这么多?”他的眼睛里全是心疼。

  “你也瘦了很多!”姜寒云摸乔远寒突起的颧骨,摸他深陷的脸颊:“你没有好好吃饭?”

  乔远寒握住寒云的手,他吻她的手:“你不在我身边,我怎么好好吃饭?即使给我一个世界都是空的!”

  刘国庆故意咳嗽了起来:“我这会儿头好疼,哎哟!”他捂住自己的头。

  乔远寒和姜寒云看着彼此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刘师,你早点休息。”他把寒云拽出了医院:“我们明天就去领结婚证!”

  “远寒,你就不问问我……”姜寒云看着乔远寒。

  乔远寒低下头吻住寒云:“你回到我身边比什么都重要!”他听过不少被拐卖女孩子的故事,他想着在寒云身上可能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他只在乎寒云,别的无所谓。他甚至想过,寒云如果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他会疼爱寒云的孩子……

  “远寒,”姜寒云再说。

  乔远寒吻住寒云:“我带你回我们的家好不好?我早是你的丈夫了,你的衣服,书本,户口本,身份证,都是我为你保管着。”他拽着寒云往三府湾走:“寒云,今晚的星空真美!”

  “是啊!”姜寒云仰起头看着天空:“只有在远寒身边,才能看到这么美的星空。”

  乔远寒侧过脸看向寒云:“从现在起,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嗯!”姜寒云紧紧地挽住乔远寒的胳膊,贴着乔远寒:“远寒,春天不冷了,花儿都要开了!”她依偎着乔远寒哭,她把头埋在他的胸口:“我好想念你的心跳声。”

  乔远寒把寒云揽入怀里:“你听到了吗?它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为寒云而跳动,它告诉全世界,此生只爱寒云一个人!它的想念,忧伤,疼痛都为了寒云!”他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对不起,对不起……”他吻寒云的发丝:“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96

  微风轻扬晓月寒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4.4

  2019.08.03 23:57*

  字数 2411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此时姜寒云忘记了自己身体上的疼痛,她心底的希望像烟花绽放着,美丽着。她觉得自己的生命瞬间变得绚丽,她的笑意悄悄地爬到了唇角。只是转瞬,她的眼泪又涌至眼眶。她像个离家太久的孩子,在要见到自己亲人时莫名的委屈……她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对乔远寒说,她有太多太多的想念要对他倾诉。

  出租车到了西京医院门口,司机停下了车:“到了!”

  “哦!”姜寒云给出租车司机付了费用,她下了车,站在西京医院门口。她仰着头看医院的LED,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先迈哪只脚?她想到刘国庆受了伤,又在医院旁边的水果店买了水果,才走进医院的大门里。

  姜寒云走进了医院里面又加快了脚步,她怕刘国庆和乔远寒离开了医院。她急匆匆地跑到导医台询问外科在哪里。她到了外科的护士站:“你好,我问一下,刘国庆有没有在你们住院部?”

  “在,他是下午刚住进来的。他头部受伤,在留院观察!”护士态度很好。

  “谢谢,我再问一下,他住在哪个病房?”姜寒云继续问。

  “右手边,倒数第二间病房!”护士回答着。

  “谢谢!”姜寒云提着水果往刘国庆所在的病房门口走,她恨不得一两步就可以走到。

  姜寒云轻轻地推开病房的门。刘国庆盘腿坐在病床上,头上裹着纱布。在刘国庆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在和刘国庆聊天。她的目光向四处看着,不见乔远寒?她的眼泪竟不自主地往下流。

  “寒云,寒云……”刘国庆从病床上跳了下来,他走到姜寒云对面打量着寒云。他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回来了就好,好,还像以前一样……”他接过寒云手里的东西:“老吴,这是我徒弟寒云。”

  “吴师好!”姜寒云和吴师打招呼。

  吴师笑着点头,这就是乔远寒日思夜想的女娃子。这女娃果然是少见的漂亮!他想到了乔远寒:“我给远寒打电话,他应该还没有到三府湾。”他拨着乔远寒的电话号码。

  刘国庆从吴师手里抢过了电话:“快接电话呀!”

  “吴师,刘师的情况怎么样?需要我再去医院?”乔远寒刚走过昌安楼门口。

  “远寒,你听我说,你还真的要再来医院一趟。寒云,寒云来医院里了!”刘国庆激动到不知道怎么说话。

  乔远寒立刻挂了电话,他转身往西京医院跑。他又觉得自己跑得太慢,他到京祥楼门口时,拦了辆三轮车:“师傅,送我去西京医院。”

  蹬三轮车的惊奇地看着乔远寒,这个人明明已快到交广门口,再走四五分钟就到了:“好,五块钱!”他想着乔远寒可能不认识路。

  蹬三轮车的刚蹬到丹尼尔商城门口,乔远寒跳下了三轮车:“师傅,太慢了。我给你五块钱!”他迅速地往西京医院门口跑。蹬三轮车的停在那里发懵,自己蹬了不到两分钟车子,赚了五块钱。

  乔远寒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见寒云。他大口喘着气却不舍得停下脚步。他觉得迎面而来的风,行人,自行车都无比讨厌,他每躲一次都会晚一点见到寒云。如果天知道他的思念……他一口气跑到了外科住院部,冲到刘国庆的病房门口,迫不及待地推开门。

  就在乔远寒推开门的瞬间,姜寒云回头,她的目光里全是喜悦。她的嘴唇动了又动,唤她千呼万唤过的名字:”远寒。“她站起来,她想对乔远寒笑,可眼泪像个任性的孩子,止不住地往下流:“远寒,”她向着乔远寒走了两步。她只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脚步:“远寒,这是在梦里吗?我不敢再走近你,我怕我的梦醒了,你就不见了!”她哭,像个孩子。

  乔远寒注视着寒云,他向寒云走过来,他的脚步极轻,就像他在无数次的梦中。他伸出手想触摸她却又害怕。他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滑出眼眶,他的手指抖动着又蜷缩在一起:“寒云,我现在不敢靠近你,不敢握你的手,我不敢抱你,我怕我是在梦里。我怕我碰不到你,梦就醒了,你就不见了,我很怕!我好想你!”他和寒云只隔着不到两步的距离,他们看着彼此流眼泪。以前太多次梦醒后的虚空与悲伤,让他们恐慌。

  “远寒,寒云,你们好不容易见到对方了,想哭就大声哭,不能就这样傻站着?”刘国庆在旁边着急地直抹眼泪。

  乔远寒听刘国庆这样说,他走近寒云,小心翼翼地摸寒云的发丝,寒云的眉眼。他的眼泪像决堤的河水:“是真的吗?寒云你回来了?”

  姜寒云哭:“远寒,好像在梦里一样。我早上还在打听你的下落……”她踮起脚尖,摸乔远寒的嘴唇;她贴在他胸口听他心跳的声音……

  乔远寒把寒云揽入怀里,他紧紧地拥住寒云,他的眼泪滴在她的发丝里:“我们结婚吧!我不想再和你分开了,以后即使是我死了,我也不想离开你!”

  “远寒,”姜寒云拥住乔远寒哭。

  乔远寒拥住寒云吻她的发丝,他的手摸着她的耳垂。他捧着寒云的脸又笑:“你瘦了这么多?”他的眼睛里全是心疼。

  “你也瘦了很多!”姜寒云摸乔远寒突起的颧骨,摸他深陷的脸颊:“你没有好好吃饭?”

  乔远寒握住寒云的手,他吻她的手:“你不在我身边,我怎么好好吃饭?即使给我一个世界都是空的!”

  刘国庆故意咳嗽了起来:“我这会儿头好疼,哎哟!”他捂住自己的头。

  乔远寒和姜寒云看着彼此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刘师,你早点休息。”他把寒云拽出了医院:“我们明天就去领结婚证!”

  “远寒,你就不问问我……”姜寒云看着乔远寒。

  乔远寒低下头吻住寒云:“你回到我身边比什么都重要!”他听过不少被拐卖女孩子的故事,他想着在寒云身上可能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他只在乎寒云,别的无所谓。他甚至想过,寒云如果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他会疼爱寒云的孩子……

  “远寒,”姜寒云再说。

  乔远寒吻住寒云:“我带你回我们的家好不好?我早是你的丈夫了,你的衣服,书本,户口本,身份证,都是我为你保管着。”他拽着寒云往三府湾走:“寒云,今晚的星空真美!”

  “是啊!”姜寒云仰起头看着天空:“只有在远寒身边,才能看到这么美的星空。”

  乔远寒侧过脸看向寒云:“从现在起,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嗯!”姜寒云紧紧地挽住乔远寒的胳膊,贴着乔远寒:“远寒,春天不冷了,花儿都要开了!”她依偎着乔远寒哭,她把头埋在他的胸口:“我好想念你的心跳声。”

  乔远寒把寒云揽入怀里:“你听到了吗?它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为寒云而跳动,它告诉全世界,此生只爱寒云一个人!它的想念,忧伤,疼痛都为了寒云!”他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对不起,对不起……”他吻寒云的发丝:“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此时姜寒云忘记了自己身体上的疼痛,她心底的希望像烟花绽放着,美丽着。她觉得自己的生命瞬间变得绚丽,她的笑意悄悄地爬到了唇角。只是转瞬,她的眼泪又涌至眼眶。她像个离家太久的孩子,在要见到自己亲人时莫名的委屈……她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对乔远寒说,她有太多太多的想念要对他倾诉。

  出租车到了西京医院门口,司机停下了车:“到了!”

  “哦!”姜寒云给出租车司机付了费用,她下了车,站在西京医院门口。她仰着头看医院的LED,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先迈哪只脚?她想到刘国庆受了伤,又在医院旁边的水果店买了水果,才走进医院的大门里。

  姜寒云走进了医院里面又加快了脚步,她怕刘国庆和乔远寒离开了医院。她急匆匆地跑到导医台询问外科在哪里。她到了外科的护士站:“你好,我问一下,刘国庆有没有在你们住院部?”

  “在,他是下午刚住进来的。他头部受伤,在留院观察!”护士态度很好。

  “谢谢,我再问一下,他住在哪个病房?”姜寒云继续问。

  “右手边,倒数第二间病房!”护士回答着。

  “谢谢!”姜寒云提着水果往刘国庆所在的病房门口走,她恨不得一两步就可以走到。

  姜寒云轻轻地推开病房的门。刘国庆盘腿坐在病床上,头上裹着纱布。在刘国庆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在和刘国庆聊天。她的目光向四处看着,不见乔远寒?她的眼泪竟不自主地往下流。

  “寒云,寒云……”刘国庆从病床上跳了下来,他走到姜寒云对面打量着寒云。他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回来了就好,好,还像以前一样……”他接过寒云手里的东西:“老吴,这是我徒弟寒云。”

  “吴师好!”姜寒云和吴师打招呼。

  吴师笑着点头,这就是乔远寒日思夜想的女娃子。这女娃果然是少见的漂亮!他想到了乔远寒:“我给远寒打电话,他应该还没有到三府湾。”他拨着乔远寒的电话号码。

  刘国庆从吴师手里抢过了电话:“快接电话呀!”

  “吴师,刘师的情况怎么样?需要我再去医院?”乔远寒刚走过昌安楼门口。

  “远寒,你听我说,你还真的要再来医院一趟。寒云,寒云来医院里了!”刘国庆激动到不知道怎么说话。

  乔远寒立刻挂了电话,他转身往西京医院跑。他又觉得自己跑得太慢,他到京祥楼门口时,拦了辆三轮车:“师傅,送我去西京医院。”

  蹬三轮车的惊奇地看着乔远寒,这个人明明已快到交广门口,再走四五分钟就到了:“好,五块钱!”他想着乔远寒可能不认识路。

  蹬三轮车的刚蹬到丹尼尔商城门口,乔远寒跳下了三轮车:“师傅,太慢了。我给你五块钱!”他迅速地往西京医院门口跑。蹬三轮车的停在那里发懵,自己蹬了不到两分钟车子,赚了五块钱。

  乔远寒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见寒云。他大口喘着气却不舍得停下脚步。他觉得迎面而来的风,行人,自行车都无比讨厌,他每躲一次都会晚一点见到寒云。如果天知道他的思念……他一口气跑到了外科住院部,冲到刘国庆的病房门口,迫不及待地推开门。

  就在乔远寒推开门的瞬间,姜寒云回头,她的目光里全是喜悦。她的嘴唇动了又动,唤她千呼万唤过的名字:”远寒。“她站起来,她想对乔远寒笑,可眼泪像个任性的孩子,止不住地往下流:“远寒,”她向着乔远寒走了两步。她只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脚步:“远寒,这是在梦里吗?我不敢再走近你,我怕我的梦醒了,你就不见了!”她哭,像个孩子。

  乔远寒注视着寒云,他向寒云走过来,他的脚步极轻,就像他在无数次的梦中。他伸出手想触摸她却又害怕。他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滑出眼眶,他的手指抖动着又蜷缩在一起:“寒云,我现在不敢靠近你,不敢握你的手,我不敢抱你,我怕我是在梦里。我怕我碰不到你,梦就醒了,你就不见了,我很怕!我好想你!”他和寒云只隔着不到两步的距离,他们看着彼此流眼泪。以前太多次梦醒后的虚空与悲伤,让他们恐慌。

  “远寒,寒云,你们好不容易见到对方了,想哭就大声哭,不能就这样傻站着?”刘国庆在旁边着急地直抹眼泪。

  乔远寒听刘国庆这样说,他走近寒云,小心翼翼地摸寒云的发丝,寒云的眉眼。他的眼泪像决堤的河水:“是真的吗?寒云你回来了?”

  姜寒云哭:“远寒,好像在梦里一样。我早上还在打听你的下落……”她踮起脚尖,摸乔远寒的嘴唇;她贴在他胸口听他心跳的声音……

  乔远寒把寒云揽入怀里,他紧紧地拥住寒云,他的眼泪滴在她的发丝里:“我们结婚吧!我不想再和你分开了,以后即使是我死了,我也不想离开你!”

  “远寒,”姜寒云拥住乔远寒哭。

  乔远寒拥住寒云吻她的发丝,他的手摸着她的耳垂。他捧着寒云的脸又笑:“你瘦了这么多?”他的眼睛里全是心疼。

  “你也瘦了很多!”姜寒云摸乔远寒突起的颧骨,摸他深陷的脸颊:“你没有好好吃饭?”

  乔远寒握住寒云的手,他吻她的手:“你不在我身边,我怎么好好吃饭?即使给我一个世界都是空的!”

  刘国庆故意咳嗽了起来:“我这会儿头好疼,哎哟!”他捂住自己的头。

  乔远寒和姜寒云看着彼此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刘师,你早点休息。”他把寒云拽出了医院:“我们明天就去领结婚证!”

  “远寒,你就不问问我……”姜寒云看着乔远寒。

  乔远寒低下头吻住寒云:“你回到我身边比什么都重要!”他听过不少被拐卖女孩子的故事,他想着在寒云身上可能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他只在乎寒云,别的无所谓。他甚至想过,寒云如果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他会疼爱寒云的孩子……

  “远寒,”姜寒云再说。

  乔远寒吻住寒云:“我带你回我们的家好不好?我早是你的丈夫了,你的衣服,书本,户口本,身份证,都是我为你保管着。”他拽着寒云往三府湾走:“寒云,今晚的星空真美!”

  “是啊!”姜寒云仰起头看着天空:“只有在远寒身边,才能看到这么美的星空。”

  乔远寒侧过脸看向寒云:“从现在起,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嗯!”姜寒云紧紧地挽住乔远寒的胳膊,贴着乔远寒:“远寒,春天不冷了,花儿都要开了!”她依偎着乔远寒哭,她把头埋在他的胸口:“我好想念你的心跳声。”

  乔远寒把寒云揽入怀里:“你听到了吗?它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为寒云而跳动,它告诉全世界,此生只爱寒云一个人!它的想念,忧伤,疼痛都为了寒云!”他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对不起,对不起……”他吻寒云的发丝:“是我没有保护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