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多肉植物大神开课了,带你了解中国组培十二卷的那些历史

  组培技术现在已经不算什么高新技术,应用也比较广泛。近年来,随着多肉植物的兴起,特别是十二眷属价格的抬升,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组织或者个人通过组培手段进行繁殖。对此,有些人高呼“狼来了”,认为大量组培苗的投入,将给多肉市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另外一些人则保持乐观态度,认为组培技术将会在平抑价格、品种普及等方面做出贡献。

  本文将通过借鉴组培技术在其他品种上的应用,从市场的角度,对十二眷属的未来价格走向作一些肤浅的分析。鉴于本人在多肉养殖方面还是新手,说错的地方请大家一笑置之(感谢yezhulin的素材)

  

  

  组培技术在香蕉育苗上已经应用多年,早期一般称之为“试管苗”,现在已成为一种常规育苗手段,与另外一种育苗手段——自然萌生侧芽繁殖相比,可谓各有千秋:侧芽繁殖的优点是成本更低(其实几乎不用什么成本),在老株上留侧芽可以不用翻耕,省时省力;而组培苗的优点在于生长同步性好,因为选种的优势,植株也更加健壮。这两种手段互为补充,相得益彰。所以现在蕉农多是两种手段结合起来使用,香蕉的生长期接近一年时间,每隔两三年翻耕一次,种上组培苗,接下来两三年就直接留侧芽,节省工力。

  

  

  最近笔者有幸参观了本地的一个蝴蝶兰大棚,刚好看到他们在“炼苗”。

  应该说,现在市面上流通的蝴蝶兰大多数为组培苗育成的,特别是作为“年花”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组培苗有天生的优势:可控性高。在规模化生产中,这个优点可以说是决定性的。

  

  

  这场灾难可能很多花友们还记忆犹新,就不需要我赘述了。以前几十万一苗的品种,现在有些几十块钱就可以买到。

  通过以上三个例子,可以看出,组培只是一种手段,对于市场的冲击不是取决于组培,而是取决于该物种的市场情况。对于经济作物来说,由于本来就是采用大批繁殖的手段,组培苗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成本,但在其他方面的优势如果足以弥补,就会被采用;而对于一些受众相对较少、价格较高的观赏植物,由于组培苗的规模化,则不可避免的会对市场形成一定的冲击。

  不幸的是,作为一种观赏植物,十二眷属的情况,恰恰与国兰的情况更接近一些。无怪乎,很多人觉得组培即将会带来另一场灾难。不过,通过分析,主要是分析十二卷和国兰之间的差异,笔者对这个问题还是抱谨慎乐观态度的。

  

  首先,从品种开发来看,国兰主要靠下山兰的进化,而十二卷主要靠的是杂交。在这方面,十二卷,包括大多数多肉植物都有天然的优势:侧芽、叶插、扦插、根插等等无性繁殖手段都可以完整保持母本的性征,省去了一个品种提纯(日本叫“累代”)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恰恰是一个耗时而又繁琐的过程。这就造成多肉植物品种繁多。大量杂交品种的出现,致使很多老玩家都只能自称“脸盲”。而一个新品种的出现,到市场的认可,再到组培苗的跟进,总要一定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又有很多新品种出现,市场的热点可能就会转移,这无疑增加了组培投入的风险。有意思的是,近期的有些热门品种,比如西瓜,就是组培开发出来的新品。

  而即使是同一个品种,十二卷的多样性也要比国兰好得多,十二卷的“锦”较难稳定,导致同一个品种的价格落差非常大,而国兰的“叶艺”相对变化较少,或者说大家不太关心其细小的变化。一个好的“锦”需要时间的积淀,这是组培苗做不到的地方。

  

  其次,从生长速度来看,十二卷的生长要比国兰慢得多。尤以万象为甚,没个十年八年,基本成不了气候,而国兰基本一两年就可以成株,然后就开始冒新芽了。由于生长缓慢,也就决定了价格的稳定性会好一些。做个类比:大家都知道一定的通货膨胀对经济有利,但过快的通货膨胀会对经济造成很大的伤害,有时候良性和灾难只有一线之差。最后,由于国兰的前车之鉴,对多肉市场起到了警示作用。造成灾难的不是组培,而是泡沫,组培只是催化剂。由于十二卷的组培苗入市比较早,市场的价格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抑制,买家也都比较谨慎。相对于当时国兰的情况,整个多肉市场要理性得多。

  

  当然,作为一个多肉爱好者,目前有些品种,特别是有些热门品种的价格超出了本人的承受能力。但应该看到,这个市场除了像我这种纯爱好的人,还有一些商家,他们需要一些市场价格的操作来获取必要的利润,但在获得收益的同时,他们也承受了大部分的风险。

  总之,组培苗的存在已经是事实,一定会对多肉市场形成冲击,其破坏力究竟有多大,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但至少,会比上一次对国兰市场的冲击温和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