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你行吗》

  《你行吗》

  文:如烟

  从死神的手里挣脱

  我带着残存的恐惧

  那是一次艰难的攀爬? 在今天

  在崆峒 飞天的悬崖

  一支队伍,在霉绿斑斓的山道里前行

  他们貌似大都喜欢挑战、探险

  独我心生胆寒却又于心不甘

  他们说笑着从最高处俯身弯腰轻盈向下

  问道崆峒? 他们洒下了最美的欢歌

  只一眼看了陡直的天梯

  我绝望的心思就裸露出了一如崆峒山高度的海拔

  恐高袭来瞬间打败了乐观的我

  刀劈斧削的峭壁在我的左侧

  她的崔嵬于我俨然秒变傲视的轻慢

  你行吗

  我没有回答

  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恐惧

  化作泪水滂沱落下

  双脚失去了大地的依附

  失衡的眩晕、心绞的痛感瞬间窒息了我

  队友投来鼓励的微笑

  月韵递过帮扶的双手

  更有小鱼他身轻如燕 防护铁链于他只是附属

  他视悬崖如履平地? 异常洒脱

  面对我的胆怯

  这个质朴的东道主友好帮扶

  他把两个小天使从山上抱到山下

  又从后托住了那个战战兢兢,如临深渊的我

  他用力量拯救了我的恐惧

  缓解了我的压力

  双脚踏上地面的一刻

  我百感交加

  人到中年 阅尽繁华

  却为何我的淡定与洒脱

  在自然面前成了一个笑话?

  畏惧是人类对天地的敬畏? 臣服是我最真实的回答

  认清自己 不再逃避

  我是那个有恐高症的人

  正视方可战胜? ? 走过才知路险

  你行吗

  你行吗

  耳膜再次回荡起这句问答

  流着泪的我的脸

山脉的景仰

  把对这方土地最深邃的爱

  和着感恩与敬畏一起咽下

  敬畏自然? 问道崆峒

  悠远的传说穿越时空

  在我回眸的一瞬

  定格为最经典的图画

  96

  红尘烟雨遥

  2.7

  2019.07.20 20:36

  字数 545

  《你行吗》

  文:如烟

  从死神的手里挣脱

  我带着残存的恐惧

  那是一次艰难的攀爬? 在今天

  在崆峒 飞天的悬崖

  一支队伍,在霉绿斑斓的山道里前行

  他们貌似大都喜欢挑战、探险

  独我心生胆寒却又于心不甘

  他们说笑着从最高处俯身弯腰轻盈向下

  问道崆峒? 他们洒下了最美的欢歌

  只一眼看了陡直的天梯

  我绝望的心思就裸露出了一如崆峒山高度的海拔

  恐高袭来瞬间打败了乐观的我

  刀劈斧削的峭壁在我的左侧

  她的崔嵬于我俨然秒变傲视的轻慢

  你行吗

  我没有回答

  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恐惧

  化作泪水滂沱落下

  双脚失去了大地的依附

  失衡的眩晕、心绞的痛感瞬间窒息了我

  队友投来鼓励的微笑

  月韵递过帮扶的双手

  更有小鱼他身轻如燕 防护铁链于他只是附属

  他视悬崖如履平地? 异常洒脱

  面对我的胆怯

  这个质朴的东道主友好帮扶

  他把两个小天使从山上抱到山下

  又从后托住了那个战战兢兢,如临深渊的我

  他用力量拯救了我的恐惧

  缓解了我的压力

  双脚踏上地面的一刻

  我百感交加

  人到中年 阅尽繁华

  却为何我的淡定与洒脱

  在自然面前成了一个笑话?

  畏惧是人类对天地的敬畏? 臣服是我最真实的回答

  认清自己 不再逃避

  我是那个有恐高症的人

  正视方可战胜? ? 走过才知路险

  你行吗

  你行吗

  耳膜再次回荡起这句问答

  流着泪的我的脸

山脉的景仰

  把对这方土地最深邃的爱

  和着感恩与敬畏一起咽下

  敬畏自然? 问道崆峒

  悠远的传说穿越时空

  在我回眸的一瞬

  定格为最经典的图画

  《你行吗》

  文:如烟

  从死神的手里挣脱

  我带着残存的恐惧

  那是一次艰难的攀爬? 在今天

  在崆峒 飞天的悬崖

  一支队伍,在霉绿斑斓的山道里前行

  他们貌似大都喜欢挑战、探险

  独我心生胆寒却又于心不甘

  他们说笑着从最高处俯身弯腰轻盈向下

  问道崆峒? 他们洒下了最美的欢歌

  只一眼看了陡直的天梯

  我绝望的心思就裸露出了一如崆峒山高度的海拔

  恐高袭来瞬间打败了乐观的我

  刀劈斧削的峭壁在我的左侧

  她的崔嵬于我俨然秒变傲视的轻慢

  你行吗

  我没有回答

  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恐惧

  化作泪水滂沱落下

  双脚失去了大地的依附

  失衡的眩晕、心绞的痛感瞬间窒息了我

  队友投来鼓励的微笑

  月韵递过帮扶的双手

  更有小鱼他身轻如燕 防护铁链于他只是附属

  他视悬崖如履平地? 异常洒脱

  面对我的胆怯

  这个质朴的东道主友好帮扶

  他把两个小天使从山上抱到山下

  又从后托住了那个战战兢兢,如临深渊的我

  他用力量拯救了我的恐惧

  缓解了我的压力

  双脚踏上地面的一刻

  我百感交加

  人到中年 阅尽繁华

  却为何我的淡定与洒脱

  在自然面前成了一个笑话?

  畏惧是人类对天地的敬畏? 臣服是我最真实的回答

  认清自己 不再逃避

  我是那个有恐高症的人

  正视方可战胜? ? 走过才知路险

  你行吗

  你行吗

  耳膜再次回荡起这句问答

  流着泪的我的脸

山脉的景仰

  把对这方土地最深邃的爱

  和着感恩与敬畏一起咽下

  敬畏自然? 问道崆峒

  悠远的传说穿越时空

  在我回眸的一瞬

  定格为最经典的图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