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故事:我从小被父亲抛弃,他患癌后我花钱帮他续命,只因另有打算(下)

  

  我从小被父亲抛弃,他患癌后我花钱帮他续命,只因另有打算(上)

  池榕榕愕然。

  ……和汤启说的,怎么完全相反?

  “快撕了契约,求你!”躺在床上的汤启面色通红,踉跄爬起身扶在床边,“求求你,救救远誓!远誓是无辜的!”

  池榕榕愣愣握着契约书。

  “不要相信汤启,他在骗你!” 汤丽莉紧紧盯着她的动作,“要不然我为什么要把汤启送到医院,就是怕他万一死了,远誓的命就会完全给了他!”

  两边各执一个说法,池榕榕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她拿着契约书,向后退了一步,看向汤丽莉:“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我的确痛恨汤启,但我没必要报复在无辜的远誓身上。”汤丽莉解释,“契约撕毁就会锁定借命的事情,是契约自己说的。”

  “契约自己说的?什么意思?”池榕榕看了看手里的契约,“一张纸会说话?”

  汤丽莉点头:“是契约凝成的小女孩说的。”

  池榕榕震惊。

  “那个小女孩是突然从契约中冒出来的,就像……”汤丽莉抿了抿唇,随即猛然把目光落到她的身侧,接着开口,“……像现在一样。”

  池榕榕一惊,只看到契约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小女孩,小女孩身子一跃,坐在一旁窗台上。

  女孩看起来不过六七岁的年纪,十分可爱,两只眼睛干净剔透,水汪汪得像两颗紫葡萄。

  见池榕榕看过来,女孩竟然扬着眉角,对着她笑得一脸天真无邪:“她说的没错,汤启既然签了我,就是我的主人,帮主人做事,没什么问题吧。”

  池榕榕一惊。

  女孩看向汤启,天真一笑,“是我告诉主人,契约书撕毁,借命就会绑定,主人也会永远借他儿子的性命。”

  池榕榕一怔,霍然看向一旁的汤启!

  下一瞬,却觉得手里瞬间一空,契约书被人一把夺走!

  汤启趴在床边,手里紧紧握着契约书,突然猛烈夺契约书的动作还是抻到了胸口,他一边抵在床边剧烈咳着,一边抬起眼,眼底带着池榕榕没有见过的疯狂。

  “哈,哈哈,儿子的确比女儿有用……但是,儿子再怎么有用,也不如我自己的命有用!”

  话落,他握住契约书,带着癫狂的笑容,把两手向外狠狠一扯!

  “刺啦”一声。

  汤丽莉脑子一空,瞬间冲到病床前,死死掐住他的喉咙,骂他人渣。

  池榕榕踉跄后退一步,浑身冰冷。

  她……也是帮凶……

  病房中一时混乱非常,坐在窗台上的小女孩却是神色宁静,轻轻一叹,似乎有几分释然。然而,小女孩的身体,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虚化。

  小女孩偏过脸,看向仍然站在门边,虽然契约撕毁但没有任何异常的汤远誓。

  少年空洞的眼睛渐渐恢复光亮,片刻之后,少年眨眨眼,有些茫然地看着还在掐着汤启的汤丽莉,走到她身边,开口。

  “姐……姐。”

  汤丽莉一惊,随即霍然回身,眼中带着不可置信。

  小女孩身体已经半透明,却是不慌不忙地荡着双脚,看着同样满脸惊惧的汤启,捂着唇小声“哎呀”一句,状似后知后觉地开口:“真不好意思,我刚刚想起来,我记错了。”

  女孩摊手,弯着眼睛,无辜一笑:“——撕了契约,是契约崩毁,终止借命,而不是绑定。”

  话语落下,汤启瞬间死死按住胸口!

  汤启死死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契约……撕,你……”

  “契约撕毁,我的确也就不存在了。”小女孩目光平静,微微一笑,“但是,我宁死,也不碰脏命。”

  汤启浑身一震,随即,巨大的疼痛铺天彻地而来,痛得让他喘不上气,只能无力地伸着手,看着汤丽莉和汤远誓,看着与他血脉相连、有着骨肉血亲的两人,一遍又一遍地痉挛和抽搐。

  “救……救我……”

  所有人站在病房中,看着瘦如枯骨的老人痛苦挣扎,只是看着,没人动作。直到老人双眼一翻,伸出的手轰然落下,旁边的心电图发出“嘀——”一声。

  尘埃落定。

  8

  汤丽莉的确是抱着归来报复的心态,来对待汤启这位仅仅有着血脉关联的父亲。

  对于汤远誓,如果说汤丽莉从一开始就是真心对待这个孩子,未免太过虚伪。毕竟是汤启当初无比渴求的儿子,被重男轻女对待过,她自然难以平衡。

  但是,因为偶然的一件事,让她真真切切下定决心,像对待亲弟弟一样,对待这个孩子。

  那时,她还没有兼并汤启的公司,只是趁着夜里来到汤启的别墅下,想要看看情况。却看到小小的孩子被人一把推出门外,随即是“咣当”关门的声音。

  关门的是汤启,被推出来的是汤远誓。

  对于这个千盼万盼却盼来一个有着自闭症的儿子,汤启极度厌恶。

  汤启把汤远誓推出来,汤丽莉当时就站在不远处,好在当时汤启的注意力不在,否则一定会看到她。

  然而,被推到院中的汤远誓,看见她了。

  这个有着自闭症的孩子出乎意料地安静,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发狂发疯,而是站到她的面前,用着并不通顺的语言,开口。

  “你、也……没家?”

  汤丽莉一愣。

  男孩傻傻地咧着嘴笑,拉着她站到院中的一棵梧桐树下,指着头顶的树叶,结结巴巴:“这、这……是我家!一、起住!”

  那个时候,汤丽莉恍惚一瞬,她突然了悟,这个孩子,和汤启截然不同。

  这个孩子,是善良的。

  ……

  池榕榕照顾完病人,从病房中出来,迎面就是牵着汤远誓的汤丽莉。

  汤丽莉笑道:“谢谢你介绍的培训机构,远誓的康复训练很顺利,我带他过来看看你。”

  身侧的汤远誓结结巴巴着对她开口:“……谢谢。”

  “没有没有,不用客气。”池榕榕急忙摆手:“我没查清楚就冲动行事,还好撕了契约是终止,如果真的是绑定,那我就害了远誓。”

  那天,身体已近透明的小女孩说,她知道契约在汤启身上,也知道汤启心术不正,所以和汤启扯了谎,让汤启自己撕了契约,万事大吉。

  不过,没料到这谎话让汤丽莉听到了,还当成真话,中途插手,导致碍了这么长时间。

  好在一切结束。

  正如汤启死去的那天,小女孩最后说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