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shengdatech.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狂武神帝》最新章节。

玄机子显然对钟道临如此攻击性的想法不太适应,眉头大皱道:“临哥,那下一步你准备如何做?”

钟道临看了眼花圃中被方才剑气割碎的那些杂草,被山风一吹,打着旋的擦地飞出老远,不由心头一动,沉声道:“除恶务尽,只可惜现在还不到时候,贸然出手打草惊蛇反而不妙,现在我也好你也罢,什么都别想,从明天起开始一起苦练剑法道术,秘咒符法,三年之内我将踏遍中土异域找寻其余八鼎的下落,无论三年之后成功与否,我都会赶赴黄山狮子峰!”

“三年?”

玄机子喃喃道:“三年时光弹指一挥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花灵儿也好,广渡也罢,更何况你还提过的花灵儿师傅等人,咱们这些人是对手么?”

钟道临狠狠道:“当年咱们兄弟三人还会被花灵儿一个狐狸精戏弄得团团转,如今只要碰上,我却有绝对把握将其毙杀,十三年前我非是广渡子一合之将,如今虽然不敢谈与他并肩,却也差不多少,只要再给我三年历练的时间,我就有绝对的把握将其拿下,更何况比起来魔界大军席卷人间的浩劫,他广渡子算个什么!”

玄机子瞪大两眼,呼出了一口凉气道:“莫非临哥你还要回魔界那鬼地方不成?”

“不是我想回去!”

钟道临摇头叹了口气道:“如果你在魔界生存过一段时间,你就会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个世界,九鼎已被妖族破坏掉一个,我身上有一个,一旦其余七鼎不能聚齐,除了魔界动乱我想不出任何阻止魔界大军横扫凡尘的方法,而且那时候所面对的对手将是九黎族八大天王跟计督霍罗这两个被魔族尊为圣的绝代高手,正面碰上必死无疑,所以只能让魔界大动乱起来!”

玄机子闻声豪气猛涨,兴冲冲道:“临哥,干脆小弟也陪你一起去找寻其余八鼎吧,就算找不到,咱们兄弟也可以合伙杀入魔界,闹他一闹!”

钟道临哑然失笑,轻轻拍了拍玄机子的肩膀,柔声道:“找寻其余八鼎我去就可以了,在此之间不光是历练,也要解决我心头一直都不曾解开的宗教文明之迷,这段时间如果我失败了,你跟大哥就负责广邀正道人手,准备应付魔界大军随时可能的入侵,三年之后如果我能够侥幸不死,你我三兄弟就合力杀向魔界,会一会那几个让十殿阎王都心惊胆颤的人物!”

玄机子热血上冲,大声叫好,虽然对无法跟随钟道临一起遨游中土域外感到遗憾,可仍觉得他临哥没有小看自己,心中想到了些什么,颇有点疑惑道:“临哥,照你说那什么八大天王跟那两个圣如此厉害,为何不让太乙前辈跟我师傅去斗上一斗呢?”

会被玄机子问及此处钟道临不是没有想过,可此时仍感到心中一痛,沉声道:“刚才你没听到我师傅提到说菩提法师已经将华严禅宗首座的位子传给了咱们大哥伏虎,而你师傅红叶前辈也准备将龙虎山的衣钵交给你么?”

玄机子听得不明所以,稍许才浑身一震,骇然道:“临哥,你的意思是….”

钟道临点了点头,异常凝重道:“如果我猜得没错,师傅也定会做出与红叶前辈跟菩提法师相同的举动,其实他们早就知道此战不可避免,而且绝无胜算,这才早早就预料了后事,如果你我把宝全压到了师傅这辈人身上的话,一旦他们败了呢?”

“说得好!”

突然传来得一声暴喝打断了钟道临的话,两人闻声望去,就见竹林旁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位身披袈裟,须发皆白,两耳垂肩的老僧,正双目炯炯的盯着钟道临看,以钟道临的灵觉居然让人近身而不知,不免大为惊异,等他看清楚来人面貌才松了一口气,此人正是与关伊齐名,天下四大圣地之一的金顶寺方丈真祥大师。

两人赶忙行礼,却不知真祥为何突然到了醉道人这个冤家对头这里。

“真祥光脑袋,既然来了就别装神弄鬼的,进来说话!”

醉道人懒洋洋的声音传来,真祥被骂光脑袋也不生气,只是冲着钟道临颇为嘉许的点了点头,神态轻松的从二人身旁擦肩而过,登梯而上。

“咦?”

等真祥的背影已经消失在竹屋之内,玄机子才发出了一声惊咦,仿佛见鬼似的瞪大了眼睛冲钟道临问道:“刚才那说话的老和尚呢?”

“什么!?”

钟道临闻言也是感到从脊梁骨升起了一阵寒气,大骇道:“不是刚从咱们面前过去进到屋子里么?”

钟道临不说还好,这一说玄机子立马吓得张大了嘴,脸上忽白忽暗的阴晴不定,不可置信的反问道:“你说什么?老和尚从咱们俩眼前过去了?这…这怎么可能?”

玄机子自言自语的嘀咕半晌,还一个劲儿的扭头朝竹林那边看,似乎是认为钟道临在跟他开玩笑。

“你们也进来吧,佛门无相玄功名不虚传,今天让劣徒知道天外有天了!”

随着红叶的声音传来,玄机子满面通红的随着钟道临登梯而上,进门果然看到真祥和尚正笑眯眯的坐在竹椅上跟醉道人谈话,两人不免暗叫惭愧,原来屋内的人一直都在说话,可却没有一个字传出来,显然是他们俩的那番谈话屋里人包括站在竹林外的真祥都一字不漏的听到了,而老家伙们在谈论什么,包括屋角站立的斯影所说的话都被醉道人或红叶用某种秘术给隐去了。

真祥闻言摇头苦笑道:“钟小友方才就没有受老僧大梵降魔七音所扰,当是心志坚毅绝伦之辈,怪不得老僧那痴徒弟会受你这酒鬼徒弟教唆,果然是名师出高徒!”

钟道临闻言暗叫惭愧,这才明白刚才真祥喝出“说得好”三字的同时暗中使上了佛门扰人心智的梵音,要不是当时自己正在思考一旦师傅等人失败会给人间带来怎样的浩劫,心神恰好分离,恐怕也会像玄机子一样被迷失心智,让真祥从眼前经过而不可知。

虽是这样,钟道临仍旧对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和尚升起了敬畏之心,更别说在一旁刚才还大呼小叫,现在却惭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玄机子了。

三个老家伙都是成了精的人物,彼此之间眼神一对就知道所为何来,也没那么多的客套话,醉道人也收起了往常游戏人间的邋遢样子,对钟道临严肃道:“方才你跟小玄所言我们三个老家伙都听到了,正如你所说,如今正道沉沦,八方妖邪蠢蠢欲动,此次关伊道友仙去,广渡那些跳梁小丑不足为惧,可虑的是魔界八王与妖族的那个被视为图腾的九头妖龙‘烨’,也就是花灵儿的师祖,更遑论还有两个神仙级别的魔族二圣!”

钟道临愕然道:“九头妖龙‘烨’?它不是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被砍断了头颅么?难道就是它培养出来了花灵儿师傅那些人企图破坏九鼎,颠覆人间么?”

醉道人无奈的摆摆手,拿起从不离身的赤焰酒葫芦昂头灌了一口,满意的哈出一口酒气,晒道:“妖族的烨可以说是女娲娘娘的同族血亲,本来也没有什么善恶,只是在与当初那些得道之人所谓的天庭争正统的时候不幸落败,被斩断了八颗头颅,因其与女娲的关系这才留住一命,谁知仅有的一头又被禹斩断,肉身彻底兵解,千年来戾气聚积,非但恨上了神魔两界,对人类也有深深的仇怨!”

说着摇了摇头道:“妖族本也是拥有智慧的生灵,蒋子牙封三百六十正神连受辛都有份,妖族却被当成了异类反面,当年妖族正统之争落败后就对所谓的人伦正统不屑一顾,自此愤世嫉俗,它们与其说是要颠覆人间,不如说是搞乱三界来出当年的那口闷气,哎,冤孽啊!”

钟道临跟玄机子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花灵儿她们搞这么大动静就是为了出口怨气,这也太胡闹了,醉道人看到两人的样子,不屑的冷哼一声:“你们俩小子别以为这是小事儿,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意气之争可大可小,小可忽略不计,大可毁天灭地,妖魔两道,我们这些老家伙只能全力攻其一处,否则将会两方皆失,依临儿你看,我们是负责妖族好还是魔族好呢?”

钟道临沉吟一番,总结了这些年跟花灵儿与魔族打交道的种种,想了半晌才开口道:“妖族藏匿的极深,当年的渊源像是我们这些后辈根本不太了解,要在万千群山沼泽中找出来它们藏身的洞窟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相反魔族虽然强大,却是有目标可循,如果可能的话,徒儿希望师傅跟两位前辈能够负责跟妖族的沟通,或化解或彻底解决,至于魔族的事情,弟子自然希望师傅跟各位前辈也能费心,但取其主要还是妖族占先!”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醉道人与红叶真祥交换了一个欣慰的目光,红叶笑着点头开口道:“不错,你所说的跟我们的看法相同,这位斯影姑娘也跟我们两个老家伙详细的讲解了魔界的种种,霍罗天契时轮虽然转到了最后一圈,看似魔界九重天将要顿开,可仍旧有时间来做准备,妖族则像幽灵一样,时刻都会釜底抽薪的给人类祭出个杀手锏,可谓防不胜防,故此找寻九鼎的责任就落到你们这一代人身上,无论成败与否,也算是个历练!”

真祥此时笑眯眯的插言道:“不过从明日起,不单是你们两人要修习道法秘术,小徒慧痴也会与你们一起闭关修行,加上华严禅宗首座伏虎的两宗双修秘法,希望你们四人能够在中秋之前互通有无,融会佛道两家三宗之长,取长补短,也好有朝一日踏尘应劫,降魔卫道!”

“中秋之前?”

玄机子也是闻歌知雅意的绝顶聪明之人,一听之下立马兴奋道:“大师是说会让我们三人跟临哥一起下阴界参战?”

真祥含笑不语,一旁的红叶见自己的徒弟这么猴急,不免大感老脸无光,耗子脸一沉,怒斥道:“你个臭小子要是不勤加修行,恐怕到时候一入地府就丢了命,可别怪为师害你,自己就近投胎倒是方便!”

玄机子此时哪还计较自己师傅怎么说,高兴的一蹦老高,他整日的捉鬼除妖骗钱,早就腻歪透了,好不容易能够参与鬼与鬼的大战,新鲜感早就胜过了对鬼怪与死亡的恐惧感,只是一个劲的咧着嘴冲着自己师傅乐。(.la无弹窗广告)

醉道人“呼”的站起身形,看向钟道临的一对双目异芒陡闪,轻喝道:“如今徒儿你已突破了筑基,祭符,驭物,炼器,契妖前五层境界,该是传你完整天剑十八诀的时候了,此天地人三才十八诀只有人字诀才能人传口授,天地两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全凭你自身悟性参透其中玄机,半分强求不得,能领悟多少,就看你小子的造化了!”

说到此处,真祥首先长身而起,告辞离去,紧接着红叶同样将玄机子叫到身旁吩咐些什么。

醉道人则是说完这段话后就甩袖走出竹屋,钟道临心知师傅要在外边传授自己剑法,赶忙跟上,谁知走出屋外,醉道人却祭出古剑,衣衫飘摆间瞬时踏剑而上,迎着猎猎山风,朝山下疾飞而去。

“风狼化剑!”

钟道临眼见师傅快消失在眼内,立马一声轻喝唤出疾风月狼,正趴在竹屋外跟啸岳地虎打闹的风狼在钟道临的号令下陡然发出一声狼嚎,浑身毛发银芒闪烁,双头四肢在一片刺目的强芒掩映下迅速内缩,眨眼化作一把通体光芒闪耀的银剑,缓缓漂浮于半空。

钟道临纵身踏上半空的风狼剑,右手二指朝前方虚空一点,脚下如钉般定在了剑身之上,大喝一声:“疾”,秘咒方毕,风狼剑通体银芒陡闪,载着其上的钟道临怒射而出,只见天池峰之上一道银芒如流星般划过虚空,只在半空留下了一道淡淡的银色轨迹,久久方散。

钟道临驭剑而行,迎着扑面而来的强风,眨眼追上了负手踏剑而行的醉道人,与其并肩而行,醉道人显然没料到钟道临十几年之间居然进步如斯,眼中讶色一闪而逝,紧跟着脚下太古神剑“伏魔”红光闪现,突然加速疾驰。

钟道临明知师傅在考量他的道行,也是咬牙催剑而行,半空之上风声呼啸,剑气划空,两师徒你追我赶,穿云透雾,眨眼飞离了天池峰上空。

过不多时,云开雾散,峨眉山俊挺独秀的景色不见,换之则是茫茫苍山峻岭的无边起伏回荡,钟道临从半空中俯瞰下界,一片宽阔的高山草甸豁然展现眼前,一座座藏胞的住房散落其间,一面面彩色经幡在门前迎风飘扬。(.la棉、花‘糖’小‘说’)

再远处,山岭逶迤,水草丰茂,夕阳下芊芊牧场像金色的大地毯直铺天边,一群群牦牛和绵羊在悠然自得地吃草戏耍,再往前,暮霭苍茫中的伏岭叉谷处,一条银带穿谷而过,潺潺流过的岷江细流不断加宽,如一条闪光的蟒蛇沿着草地一直窜行到不远的一座山岭中,慢慢与另一条突然转过的银带——大渡河交汇一处。

大渡河水奔腾而下,与岷江水相融,混成一条白浪翻滚的飘带在一尊巨大的石佛脚下绕行,只见在窄小的银链般的江流上方,闪现出一串碧澄如镜的小湖泊,犹如镶嵌在银链上的几片硕大的翡翠,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在前面的醉道人见到此处佛山,立即踏剑疾降而下,身后的钟道临紧随醉道人降身而下,这才明白师傅的目的地是神州第一石佛——乐山大佛。

踏足乐山大佛其上的醉道人望着山下绕穿而过的滔滔江水,对一旁刚刚收剑而立的钟道临叹道:“五百年前,尘世即是唐玄宗开年初年,三江汇合此处,水流直冲凌云山脚,势不可挡,洪水季节水势更猛,往往使过往船只触壁粉碎,水害频繁,为患甚烈,凌云寺名僧海通和尚借助神力灭杀水患,发起修造大佛之念,募集当时人力、物力、财力远及江淮流域,历时九十年才告成功,徒儿知道为师为何会带你来此么?”

方才钟道临在半空之上俯瞰凌云山就已经发觉整座山都是一座佛,而乐山大佛又恰好处在卧佛心口正中,分明是个佛心藏佛的佛门玄阵,念起刚才醉倒人口中的“借助神力,灭杀水患”,不由疑惑道:“水生于天,自然而成,不会有什么神力灭杀一说,难道这其中藏有什么妖患不成?”

第一时间更新《狂武神帝》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人仙百年

华青城

学霸她超苏的

栅晚

血葬苍天

紫影浅醉

我家姑娘穿越过

曦日阳光

面馆幽默搞笑的短句子

酸辣汤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唱笔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