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一人养八个孩子的女画家,她的一幅画可换一套房

  她是中国最早一批进行现代水墨实验和国画改造的艺术大师,是世人眼里的女中麒麟;从艺八十载,她的作品陆续在世界各地展出;走遍大半个世界的她,曾多次摘得艺坛的最高荣誉:1992年——获香港艺术家联盟颁发“1991年画家年奖”;

  2000年——东京富士美术馆最高荣誉奖;

  2003年——香港特区政府颁授铜紫荆星章。她是麒麟才女,

  是女中豪杰,此人即是方召麐——不可多得的国画大师。

  一人养八个孩子的女画家,她的一幅画可换一套房

  方召麐(1914—2006年)又名方召麟,生于无锡世家,其父方寿颐为江苏纺丝厂的实业家。方召麐幼时学画,自学碑帖,13岁起跟随老师陶伯芳学习中 英文并钻研国画,

  1933年她随国画大师钱松喦、陈旧村研习山水画,同年其作品入选白浪画会的“无锡各团体书画联展”。

  1937年,方召麐到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攻读欧洲近代史。中年时定居香港,育有八子。她辗转至香港后,拜岭南名家赵少昂为师,

  1951年又与赵少昂到日本举办画展,于东京 出版《方召麐近作集》。

  1953年拜绘画巨匠张大千为师。

  1954年入读香港大学,随国学大师饶宗颐、刘百闵等研读中国哲学及文学。

  1956年到英国牛津 大学攻读文学博士学位。

  1970年到美国跟随张大千聆教一年。

  方召麐从艺八十载,转益多师,终成自家独特面貌。为了表彰她的艺术成就,香港特区政府向方召麐颁发“紫荆勋章”。

  在绘画艺术上,张大千对方召麐作品影响最大。据说张大千收她为弟子时,认为其画无女子娇弱脂粉气,功力深厚,大有可为。

  方召麐擅长山水、花鸟、人物、书法等,国画成就备受各界青睐。

  她的作品博采众长,格调清新,色彩浓郁,用笔豪放,根本看不出出自一位女画家之手。

  香港大 学美术博物馆馆长刘唯迈对方召麐的评价是:“书则刚毅沉厚,画则古朴浑拙,且多年锲而不舍,力求创新,三年一小变,十年一大变”。同时将她誉为“艺坛奇 葩”。

  确实,方召麐的创作有别于其他画家,她成功地吸收了西方现代抽象艺术神韵之美,大胆构图,主动创新,开创了中国山水画的全新面 貌。张大千曾亲笔题写一副对联称赞她的作品境界:“二三星斗胸前落,十万峰峦脚底青”。

  方召麐的代表作有《船民图》、《祈求世界和平颂》、《平稳过渡长 卷》等。

  一人养八个孩子的女画家,她的一幅画可换一套房

  1937年,方召麐23岁。这一年,她远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学习欧洲近代史,是曼彻斯特大学历史上第一个中国女留学生。

  也正是在这美丽的校园里,她邂逅了自己未来的丈夫方心诰——抗日名将方振武将军的长子。可以说,方心诰是大多女性梦寐以求的理想对象,既有军人世家的豪气英姿,又有文人雅士的彬彬有礼。

  简单的爱情,平凡的婚姻。方召麐提笔作画之时,方心诰沉醉于书卷;

  然而,老天爷就爱和有情人开玩笑,平静的生活总是轻易被打破。因为二战爆发,方召麐和方心诰不得不离开英国,辗转各地到处逃难,沿着挪威,纽约一线逃到上海,香港;

  而后战争蔓延到亚洲,香港沦陷,这小两口又得开始逃亡,颠沛流离地生存。好在夫妇俩都是乐观积极的人,困难再大,始终携手不弃。

  对方召麐来讲,尽管前方的路再怎么艰险,只要清晨醒来第一眼见到的是方心诰即可。

  为了记住那段艰苦岁月,方召麐和方心诰还给自己的孩子们取了有纪念意义的名字:在天津生下的孩子,叫“津生”;在桂林生下的,叫“林生”;安宁时期生下的双胞胎,叫“安生”和“宁生”。以孩子之名,冠己之回忆。

  1948年,方召麐和方心诰终于在香港安顿下来。就在方召麐以为自己的生活可以开启新篇章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场医疗事故夺走了她的幻想。

  方心诰在医疗事故里失去了生命,独留方召麐和八个孩子在人世间。

  一人养八个孩子的女画家,她的一幅画可换一套房

  逝者不复见,存者今如何。她也只能忍着伤痛,扛起家庭重担,她还有孩子要养,还有婆婆要照顾,还有一家贸易公司要打理。

  为了能够有基本的经济收入,方召麐再三思虑下,决定关闭公司,潜心绘画。这个举措无疑是充满风险的,画画的收入不稳定,如果画作卖不出去,那全家人只能喝西北风了。

  担心此情况出现的人还有婆婆,她坚决反对方召麐鲁莽的决定。但方召麐很有自信地对婆婆保证:“很快,我的画就可以卖钱。”

  事实正如方召麐所言。她有天赋,又勤奋,成功是自然而然的。每天凌晨四五点的时候,方召麐便开始作画了。

  学画拜师仅一年,她就和自己的师傅赵少昂比肩了,师徒二人的作品一同在日本的展览会上展出。同时,方召麐也是战后第一个在日本开展览的女画家。

  为了练就炉火纯青的画技,方召麐于1953年拜师艺坛泰斗张大千。在大师的指点下,方召麐的名气日渐增长,她的作品也得到了很多收藏家的青睐。

  1954年,方召麐40岁,她的生活处于一种平静刚好的状态,可她却做出了令人难以理解的决定。为了学习,方召麐离开了香港,远赴伦敦留学。她的婆婆第一个表示了反对,除非方召麐把孩子们都带走。

  这无疑是在给方召麐施压,她一个女人,带着八个孩子去外面闯荡,即使大儿子已经14岁,对她来说也是很吃力的事。

  因此,方召麐开始和婆婆谈判,她是铁了心地要走,也是铁了心地在恳求婆婆帮忙照顾孩子。好在最后婆婆做出让步,等孩子大点再让方召麐带走。

  重回伦敦的方召麐重新开始了为生存而奔波的生活,没有了收藏家买画的收入后,方召麐只能靠奖学金和偶尔的绘画卡片兼职来养活自己。再不济,就是提着水桶上大街上擦车赚钱。

  等到生活稳定后,她陆续地将自己的孩子接来伦敦生活,那个时候的她,在英国已经算是个名人了。当地人民都很喜欢方召麐画的玫瑰,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甚至专门为她办了个人画展。随后,方召麐藉此机会一炮而红,展览开遍世界各地。

  然而,对此成绩,方召麐依旧不满意。她觉得自己的作品还存有赵少昂和张大千两位老师的影子,她想要创作出只有自己特色的作品。于是乎,为了确认自己的绘画定位,方召麐独自走遍大半个世界,看遍各个国家的不同风采。

  在此期间,为了体会西方艺术的精妙,她开始尝试油画和抽象画,试图进行中西结合的实践。在方召麐的努力下,实践很成功。据说,她的新画作《磐石图》曾被当做新婚贺礼送给戴安娜王妃和查尔斯王子。除此之外,她所创造出的全新风格画作也被国学大师饶宗颐称为“挟风雨以振雷霆”,此评价可是震惊过画坛的。就连张大千都写对联夸方召麐:“二三星斗胸前落,十万峰峦脚底青”。

  一人养八个孩子的女画家,她的一幅画可换一套房

  在两个十年的努力下,方召麐的名气越来越大,她的画作新风格让“方召麐”三个字成为老生常谈的话题:这一阶段,方召麐荣获香港紫荆奖章,她的作品被印在地铁票上,香港男女老少都见过她的梅花图;

  日本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曾为方召麐写下四百行长诗,称她为“画伯”和“大地的母亲”;东京富士美术馆曾为她制作电视片,称她为“中国画的巨匠”。

  当然,方召麐的成功远远要胜于此。可以说,她的每一幅画作都成为了香港上流社会争相收藏的作品。据说歌手王菲御用词作家林夕不仅收藏方召麐的作品,还临摹她的书法写经,他曾夸赞方召麐的字“美得不得了”以及说:“齐白石的虾和方召麐的船,都是可以不断重复而别有韵味的。”而除了被高端人士崇拜之外,方召麐的作品还被大英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竞相收藏。

  一人养八个孩子的女画家,她的一幅画可换一套房

  尽管方召麐的成功让人敬佩不已,但其背后的辛酸并非所有人都知晓。且不说她父亲早亡,与母亲一同撑起家庭的艰难;

  就单单想她一个年轻寡妇扛起整个方家,照顾好八个孩子的辛酸就可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为“方召麐”。

  在人们夸赞方召麐的成功时,她可能还在创新自己的画作风格。在方召麐90岁时,她还在创造新风格,从雄浑的画风走向清淡简单;在收藏家们拍卖她的作品时,她或许还在熬夜创作,只为画出世人满意的精品。

  不过,方召麐最让人崇拜的还是她的不慕名利。明明可以靠卖画赚钱,她却很少卖画。尽管一幅画的价钱能买香港一套房,但还是没有打动方召麐的心。她将自己的艺术视若生命,从不为金钱名利放低艺术标准。事业是如此,爱情亦是如此。曾经有人和她聊过结婚这件事,她说:“结婚就得买菜做饭,哪有时间画画”。在这位伟大画家的眼里,画画比爱情比金钱都要重要。

  2006年,方召麐92岁,因为突发心脏病进医院抢救,苏醒过后方召麐以为自己没事,可就在她的佣人问她感觉如何时,她答了一句“ok”便再无下文,一代大师就此告别人世。

  一人养八个孩子的女画家,她的一幅画可换一套房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