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玄幻]北冥有鱼181泰山

  主要人物介绍

  我心目中的演员表

  圣使从天竺寺出来,急着去找妖皇告诉自己的选择,她决定去泰山。

  姽婳不知圣使在天竺寺受了什么刺激坚决要去泰山,便极力劝阻圣使三思而后行。圣使去意已决,任何人都改不了她的决定。妖皇无可奈何,只好带着圣使飞去泰山。

  来到泰山脚下,圣使仰望巍巍泰山,不由被泰山的雄伟气势震撼到。眼前的泰山绵延几千里,高万仞,重岩叠嶂,隐天蔽日。山中云雾缭绕,万壑争流,涧谷萦回。旭日破云而出,金浪层层翻涌,山峦若晴雪所洗,湛然如拭,妍丽明媚。李白有诗云:“黄河从西来,窈窕入远山。凭崖览八极,目尽长空闲。”描述的正是泰山奇景。

  泰山治鬼,泰山与冥界不同之处在于,冥界主人生死,泰山主魂生死,历经十八层地狱酷刑的罪魂最后都在泰山处消亡。

  到了目的地,妖皇再次强调泰山结界的凶险:“圣使,你是否做好准备?泰山是亡魂消亡之地,唯有濒临魂飞魄散之人才能进入结界,等会本皇在你身上施法术,你魂魄会暂时分离,痛苦异常。”

  圣使深吸了一口气,该来的总会来,她做好了与泰山府君见面的准备,请求妖皇动手。

  妖皇与圣使面对面席地而坐,圣使闭上眼,妖皇运功集合体内妖气,汇聚成一颗巨大光球推到圣使头顶上方,光球内的法术如瀑布泄到圣使体内。圣使接受妖皇法术,好似被万剑穿心,五马分尸,额头青筋突起,汗滴涔涔往下掉,指甲几乎掐进肉里,但她始终没有哼出一声。

  半盏茶的功夫,圣使的元神从本体剥离,她看了看自己双手,手指间都未完全相连,她的元神趋近破碎,只要有人打她几拳,她都会魂飞魄散。

  “本皇暂时分离了你元神,只能支撑你一柱香时间,若是一柱香之后你还未出来,你会真的魂飞魄散。时间宝贵,速去速回。”说完,妖皇扬袖将圣使元神送入了泰山结界。

  圣使进入泰山结界后,妖皇施法在地上显出一顶香炉与一张琴,燃香弹琴,为圣使维持肉身,指引圣使顺利进入结界。

  结界里外大相庭径,外面是崎岖山路,里面别有洞天,溪流环山,花团锦簇,蔚然成林。地形与梦境有几分相似,凭着记忆,圣使很快到达泰山府君树下。

  参天古木,红丝飞舞,铃声叮当,跟梦里如出一辙,原来她多次梦到的地方都是真实的,她记得在梦里看到静夜思在树下祈祷,看到海神与树交谈,还看到增秀来过此地。如今她身临其境,心里百感交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圣使要务在身,思忖片刻后,急匆匆跑到树下,寻找泰山府君神迹,可方圆几里杳无人烟,根本没有她要找的人。会不会是泰山府君藏在哪个地方歇息?圣使呼喊“泰山府君”,山里除了风声与铃铛声,再无其他回音。

  时间一秒秒过去,树叶如羽翼轻飘,不知不觉在地上堆积了厚厚一层。圣使心急如焚,她一掌打在树上,树干突然裂开一道缝,缝隙中缓缓长出一根树枝,缠住圣使手臂。

  圣使伸手拨开树枝,拉扯中惊见树上竟缠绕着无数亡魂,那些亡魂见到圣使,使劲想拉圣使入树内,圣使慌忙拔出泣珠剑砍树,树上的铃铛剧烈摇晃,大片大片的树叶坠落,挡住圣使视线。

  等圣使睁开眼睛,看见树前站着跟自己长得相似的女子跪在地上,在跟巨树窃窃私语。

  “是有鱼?她不是去了北冥吗?怎会在此?”圣使纳闷,上前去问“有鱼”。

  “有鱼”根本没有理圣使,虔诚地向树许愿:“愿仙妖再无战争,天下太平。”

  “你可真是个自私鬼,你把爱都给了天下苍生,却不顾深爱你的人。”岿然不动的树开口说了话。

  “我的愿望即是他的心愿,我并无后悔。”“有鱼”斩钉截铁道。

  “可你会死,他亦无活的机会。”树对“有鱼”郑重道。

  圣使惊愕地望着这一幕,看看手中的泣珠剑,再看看那个“有鱼”手中的泣珠剑,那个“有鱼”就是她本人,因为此刻在北冥的有鱼并没有泣珠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圣使有些惊慌,迅速开启鬼眼查探,究竟是谁在装神弄鬼制造幻境。鬼眼过目,幻境消失,层层树叶汇聚成一个人形屹立在圣使面前。

  圣使怀疑这位就是泰山府君,向树人抱拳行礼:“泰山府君在上,请受小女子一拜,在下乃万妖国圣使,今日前来求府君大人一事,还望府君大人施以援手。”

  “求人不如求己,这世上早无泰山府君。”那树人打发圣使道。

  圣使依旧不走,道明来由:“我此番前来,想与府君做个交易,只要府君能饶过卓增秀一命,无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付出。”

  “灰飞烟灭你也愿意?”树人问。

  “只要他能平安,灰飞烟灭也在所不惜。”圣使握拳道。

  树人听到狂笑不已,数落圣使道:“几千年前,你来此求我,选择天下也未选择救你爱人,如今你变了,为所爱之人,抛弃天下人。”

  圣使不懂,几千年前她经历了什么?她听女青提起过她的来历,她是两百多年前鬼帝亲手创造出来的,没有前世的她为何还会存在千年之久的事?

  “我到底是谁?”圣使不由发问。

  “哈哈哈,你是谁你自己还不清楚吗?海神在你身上,静夜思托梦于你,还有那个没头颅的天神跟着你,因为他们都跟你做了交易,所以才来找你啊。”树人的声音似笑非笑的,向圣使道出了惊天秘密。

  圣使猜到了树人话中意思,拼命否认跟他们的关系。树人不依不挠,继续刺激圣使:“泰山府君在哪里你现在应该明白,你以为鬼帝创造你出来是做什么,你还来求泰山府君?你自身都难保。”

  鬼帝桌上的公文、九大天尊的逼迫、她的鬼眼、树人的话,连成一整串的真相,让圣使无法接受现实,她大吼道:“我不管,我只要增秀哥哥活下去!我要找泰山府君救增秀哥哥!”

  圣使声音响彻云霄,结界内的亡魂吓破胆四处逃窜,树人身上的枯叶纷纷脱落,巨大的能量冲进圣使体内,原本被妖皇剥离几近分散的魂魄又重新凝聚成一体。

  结界外面,女魃与增秀赶至泰山,看到妖皇在崖边淡定抚琴,圣使则闭目坐在一旁一动也不动。增秀觉察到圣使身上有妖法,不敢贸然叫醒圣使,上前问妖皇:“你把叶衣怎么样了?”

  妖皇随手指了指结界,对增秀道:“她为了你刚进那里去做交易。”

  增秀还不懂什么意思,女魃一听圣使进入结界,对增秀道:“常人进入泰山结界必死无疑,圣使凶多吉少,现在恐怕已经……”

  “叶衣没事你不许诅咒她。”增秀堵住女魃的话。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女魃低声下气咨询增秀意见,她对增秀百依百顺。

  增秀要求妖皇召回进入结界的圣使,妖皇与圣使承诺在先,不想使得圣使半途而废,不肯听从增秀。增秀料想圣使进泰山结界必是受了妖皇蛊惑,气急与妖皇评理,女魃为了增秀跟妖皇动起手来。

  就在双方打得不可开交时,圣使忽的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饶有兴致地望着打斗的众人。

  圣使醒来,增秀赶紧冲到圣使身边去问她情况。圣使表情漠然,使出一股蛮力推开了增秀,增秀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增秀虽然以前也被圣使推过,但她绝对达不到这个劲。

  “你是谁?”增秀冷静下来问圣使。

  “我是你的叶衣啊。”圣使娇滴滴道。

  “不,你不是叶衣,她不这样。”增秀肯定道。

  泰山府君终于不再假扮下去,对增秀哈哈笑道:“你果然最懂她。刑天,我们好久不见。你还记得你在此地许下的心愿吗?你以为你能逃过此劫,所有许愿的人最后都必死无疑,灰飞烟灭,你是天神也不例外。”

  “心愿?”增秀重复了这个词,“心愿”二字像一把刀插进增秀的心脏,他感到一阵剧痛,头都要炸裂。

  “增秀!”女魃扶住增秀,对圣使道:“你对增秀做了什么?你要敢再胡言乱语,我就杀了你。”

  泰山府君不紧不慢道:“女魃,你复活了刑天,就要付出代价,他因泰山府君祭而活,他也会与我结下契约而彻底消亡。”

  “你是泰山府君?”妖皇猜出此刻掌控圣使者的身份,泰山府君作为冥界象征,从未离开泰山半步过,世人不知泰山府君,连活了上万年的妖皇都未见过泰山府君真面目。可妖皇想不通泰山府君为何会附在圣使身上,他想利用圣使做什么?

  “增秀,你究竟跟她做了什么交易,许下了什么心愿?你告诉我啊,我明明已经集齐三魂七魄复活了你,你就能活下来,为何会变成这样?”女魃问增秀。

  增秀不愿回忆,他一回想就陷入无尽的痛苦中。

  女魃扶住增秀,向妖皇求救:“黑煞,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出手帮帮增秀。”

  妖皇劝女魃道:“女魃,你清醒一点,刑天他不该重生,你何必苦苦执着?刑天复活后与泰山府君做了交易,他难逃一死。”

  听到“死”字,圣使恢复了意识,冲着体内的力量叫道:“我绝不能让增秀哥哥被你所控,去他的什么交易,我要让你死!”

  说完,圣使从袖中掏出阴军令,口念阴军令咒语。顿时天摇地动,狂风四起,飞沙走石,草木连根拔起,整个泰山笼罩在一片混沌中。

  这次,圣使为了增秀不惜与泰山府君翻脸!

  【未完待续,盗文必究】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