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我与曼陀罗的相遇——我的曼陀罗心理治疗师成长之路

  大概2017年秋天的时候,在薄老师的一场曼陀罗公益沙龙中第一次接触到曼陀罗绘画。从此对曼陀罗有了兴趣。此后自己从网上找过一些曼陀罗模板画过。

  2018年11月份,开始带领一个青少年成长团体,这是一个为期一年的成长团体。团体内所有青少年都来自于某乡镇贫困家庭,而且情况各不相同,有单亲的,有离异的,也有父母有身体残疾的,也有父母有精神疾病的等不一而足。

  第一次跟这些青少年接触的时候,不知道要带给他们些什么,所以从第二次活动开始就选择了曼陀罗绘画。最开始的时候也只是模板曼陀罗的绘制。因为那个时候对曼陀罗治疗了解还不够深刻,对于曼陀罗模板的选择也不够专业,只是自己从网上搜集打印了一部分,然后又从网上选择了一部分自己感兴趣的曼陀罗模板书籍买来,复印,供孩子们绘制。

  当时,对于孩子的画没有太多解读,因为那时的我不知道怎么解读准确,也不知道要通过解读告诉他们什么,所以选择只是绘制。而且对那个团体而言,我暂时没有办法给到他们其他的更好的方式方法,比如我也学习了NLP的相关技术,也学习了萨提亚,催眠等相关的技术,但是相对于这个团体成员来说,还是没有任何办法应用这些技巧来介入支持他们的成长。

  可能因为他们的成长环境决定了他们的性格都相对比较内敛。有些孩子跟他对视不过五秒就会钻到桌子底下,这样的孩子如果不借助一个工具,真的很难跟他沟通互动。

  

  我的宝贝葫芦

  而且每个孩子的状态都不一样,有的相对安静,有的相对活泼,有的攻击性比较强,有些还属于怯生生的。

  所以,我选择了曼陀罗这个工具,既然用了,就要好好用,用好。所以我选择了参加曼陀罗心理治疗师的培训,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学习来更好地支持孩子们的成长。

  培训是很鲜活的,也是很实用的,却也是短暂的。培训结束,还是有些懵懵懂懂的。怎么用?怎么用好?都是面临的现实问题。于是先自己开始作画,自己做的画相对来说是容易解读的。在不断作画的过程中,也慢慢摸索出了陀罗绘画治疗的某些要点,重点。

  于是再跟这个团队互动的时候,就会有意识地运用曼陀罗心理治疗的相关技术理论做支持,带着目的去跟他们互动。也收到了与以前明显不同的效果,在有意识的带领下也读到了孩子们更多的内心世界,也能够更有针对性的去支持到孩子们的心智成长。比如在绘制模板曼陀罗的时候,会有意识的加一些音乐,引导语以及其他理论性的支持,让孩子们的绘制变得有意义有目的。在自发曼陀罗绘制的时候,会有意识地带领他们做主题性绘制。

  我感受最深的就是自发曼陀罗的绘制,通过自发曼陀罗的绘制,无论是颜色,图形还是对于所起的名字,心情,孩子们的描述等等都能够通过学习的相关知识来进行解读,有些会在求证之后得到回馈,有大部分的回馈与解读是可以相互印证的。

  尤其是在7月7日进行的青少年(初一)曼陀罗专场,在那场沙龙中,有某中学初一年级的七名青少年学生,他们的老师——春英老师做了我的助教。通过模板曼陀罗与自发曼陀罗(我和我的爸爸妈妈)的绘制,支持孩子们做了爱的流动的体验。

  

  心里有找灯

  因为在现场孩子们的分享不是太多,所以在结束之后,我就孩子们的绘画跟春英老师做了分享,解读。春英老师给我的回馈让我感觉到自己的解读基本准确,这也增强了我的信心。

  虽然我一直在用曼陀罗心理治疗技术带领团队成长,但是我很少通过绘画进行解读,也很少解读给对方听。第一是源于不自信,总怕自己解读的不够准确。第二,我觉得孩子们的成长是一个过程,不是一幅画就能代表所有的呈现。第三,我觉得如果对方有需要,可以解读给对方听,如果对方没有需要,解读是没有意义的,也是没有必要的。

  因为这一场沙龙,因为跟春英老师之间有这样一次互动,我觉得我的自信心越来越强。

  到现在为止,某乡镇青少年团队的成长已经落下帷幕。通过对孩子们的表情,动作,行为模式,说话方式,穿着打扮以及自发曼陀罗绘制的内容,模板曼陀罗绘制的色彩搭配等等,我能切身的感受到孩子们确实有了成长,有了改变。

  比如其中一个11岁的小女孩,刚开始的时候,她是几乎不能完整的绘制一副曼陀罗的,大约坐五六分钟就要动来动去。幸运的是,她的爸爸非常认同我们的活动,20次活动,几乎没有缺席过。即便是爸爸不能及时送她,也会让家里的其他人按时送她到现场,甚至只要不是爸爸送她,都会要再打电话问一问孩子的情况,包括有没有按时到达,参加时的状态等。爸爸也能及时的配合老师的工作,我们老师告诉爸爸不要给孩子手机,爸爸都会认真执行。

  而这个小姑娘的改变也真的让我感觉到曼陀罗心理治疗对于孩子们的心智成长真的是行之有效的方式之一。因为通过观察,这个小姑娘到现在为止,基本上能够完整地参与两个小时的互动,而且在绘制曼陀罗的时候,如果绘制结束比较早,她都会悄悄的问我,老师,我可以再画一幅吗?

  

  我们的画

  而且她的自发曼陀罗也都是有人物,有故事,内容丰富。有的时候在同期的孩子中是比较突出的。比如在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在自发曼陀罗的过程中,我们分了三个组,她所在的那一组是绘制的最出色的。真正体现出了合作意识,而且她当时说了一句话,老师,我们要画一幅画打动你。而且她们那幅画是三组之中唯一的一幅有故事,有内容,有情节,有情感,合作的曼陀罗。

  从她的穿着打扮来看,也比我刚见她的时候有了长足的进步,至少脸洗的干净了,头发梳的比较整齐了,衣服穿的也比较整齐了。要知道在当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那模样简直就和灾区的孩子差不多。咋一看,至少得有几个月不洗澡了,衣服也得有几个月不洗了。

  当然,其他的几个长期一直跟随我们做活动的孩子也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化,有两个初二的孩子,成绩比以前有所进步,名次有所提升。有三个小姑娘以前在人前不敢说话,现在至少能够自由的表达,流畅的表达,而且敢于上台表达。有个初二的男孩,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手指头啃的有几个都有了伤疤,现在症状也越来越轻。

  所以我很感谢曼陀罗绘画这种表达性艺术,正是因为遇见了曼陀罗,才让我在带领这个青少年团体成长的过程中显得不那么吃力,而且也因此使得他们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变。

  自从参加了曼陀罗心理治疗师的培训之后,我的自发曼陀罗也越来越丰富,刚开始的时候只是随性的画,想起来就画,忙起来的时候就放在一边,有时几天都不动笔。

  

  好像还是一盏灯

  大概从六月中旬开始,几乎每天一幅。到现在为止大概已经画了130幅左右了。其中有3/4为自发曼陀罗。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曼陀罗的绘制对于情绪的转化,释放是非常有效的方式之一。这是在某次自发曼陀罗沙龙结束之后偶然发现的。自此之后,每当有负面情绪来临的时候,总是会给自己一副自发曼陀罗绘制的时间,通过大片颜色的涂抹来宣泄情绪,这样,无论是对于关系的维护,还是对于自我成长都是有效的。

  而且,我发现通过最近一段时间自发曼陀罗的绘制,自己的情绪越来越稳定,面对冲突时能hold住了。

  现在又跟随薄老师一起进行曼陀罗30天线上训练营,与大家在一起进行打卡,共修,成长。我觉得又对自己有了新的发现,也有新的成长。

  遇见曼陀罗,走进曼陀罗,运用曼陀罗,爱上曼陀罗。

  

  小人出没

  96

  王秀美咨询师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0

  2019.08.08 21:52*

  字数 2777

  大概2017年秋天的时候,在薄老师的一场曼陀罗公益沙龙中第一次接触到曼陀罗绘画。从此对曼陀罗有了兴趣。此后自己从网上找过一些曼陀罗模板画过。

  2018年11月份,开始带领一个青少年成长团体,这是一个为期一年的成长团体。团体内所有青少年都来自于某乡镇贫困家庭,而且情况各不相同,有单亲的,有离异的,也有父母有身体残疾的,也有父母有精神疾病的等不一而足。

  第一次跟这些青少年接触的时候,不知道要带给他们些什么,所以从第二次活动开始就选择了曼陀罗绘画。最开始的时候也只是模板曼陀罗的绘制。因为那个时候对曼陀罗治疗了解还不够深刻,对于曼陀罗模板的选择也不够专业,只是自己从网上搜集打印了一部分,然后又从网上选择了一部分自己感兴趣的曼陀罗模板书籍买来,复印,供孩子们绘制。

  当时,对于孩子的画没有太多解读,因为那时的我不知道怎么解读准确,也不知道要通过解读告诉他们什么,所以选择只是绘制。而且对那个团体而言,我暂时没有办法给到他们其他的更好的方式方法,比如我也学习了NLP的相关技术,也学习了萨提亚,催眠等相关的技术,但是相对于这个团体成员来说,还是没有任何办法应用这些技巧来介入支持他们的成长。

  可能因为他们的成长环境决定了他们的性格都相对比较内敛。有些孩子跟他对视不过五秒就会钻到桌子底下,这样的孩子如果不借助一个工具,真的很难跟他沟通互动。

  

  我的宝贝葫芦

  而且每个孩子的状态都不一样,有的相对安静,有的相对活泼,有的攻击性比较强,有些还属于怯生生的。

  所以,我选择了曼陀罗这个工具,既然用了,就要好好用,用好。所以我选择了参加曼陀罗心理治疗师的培训,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学习来更好地支持孩子们的成长。

  培训是很鲜活的,也是很实用的,却也是短暂的。培训结束,还是有些懵懵懂懂的。怎么用?怎么用好?都是面临的现实问题。于是先自己开始作画,自己做的画相对来说是容易解读的。在不断作画的过程中,也慢慢摸索出了陀罗绘画治疗的某些要点,重点。

  于是再跟这个团队互动的时候,就会有意识地运用曼陀罗心理治疗的相关技术理论做支持,带着目的去跟他们互动。也收到了与以前明显不同的效果,在有意识的带领下也读到了孩子们更多的内心世界,也能够更有针对性的去支持到孩子们的心智成长。比如在绘制模板曼陀罗的时候,会有意识的加一些音乐,引导语以及其他理论性的支持,让孩子们的绘制变得有意义有目的。在自发曼陀罗绘制的时候,会有意识地带领他们做主题性绘制。

  我感受最深的就是自发曼陀罗的绘制,通过自发曼陀罗的绘制,无论是颜色,图形还是对于所起的名字,心情,孩子们的描述等等都能够通过学习的相关知识来进行解读,有些会在求证之后得到回馈,有大部分的回馈与解读是可以相互印证的。

  尤其是在7月7日进行的青少年(初一)曼陀罗专场,在那场沙龙中,有某中学初一年级的七名青少年学生,他们的老师——春英老师做了我的助教。通过模板曼陀罗与自发曼陀罗(我和我的爸爸妈妈)的绘制,支持孩子们做了爱的流动的体验。

  

  心里有找灯

  因为在现场孩子们的分享不是太多,所以在结束之后,我就孩子们的绘画跟春英老师做了分享,解读。春英老师给我的回馈让我感觉到自己的解读基本准确,这也增强了我的信心。

  虽然我一直在用曼陀罗心理治疗技术带领团队成长,但是我很少通过绘画进行解读,也很少解读给对方听。第一是源于不自信,总怕自己解读的不够准确。第二,我觉得孩子们的成长是一个过程,不是一幅画就能代表所有的呈现。第三,我觉得如果对方有需要,可以解读给对方听,如果对方没有需要,解读是没有意义的,也是没有必要的。

  因为这一场沙龙,因为跟春英老师之间有这样一次互动,我觉得我的自信心越来越强。

  到现在为止,某乡镇青少年团队的成长已经落下帷幕。通过对孩子们的表情,动作,行为模式,说话方式,穿着打扮以及自发曼陀罗绘制的内容,模板曼陀罗绘制的色彩搭配等等,我能切身的感受到孩子们确实有了成长,有了改变。

  比如其中一个11岁的小女孩,刚开始的时候,她是几乎不能完整的绘制一副曼陀罗的,大约坐五六分钟就要动来动去。幸运的是,她的爸爸非常认同我们的活动,20次活动,几乎没有缺席过。即便是爸爸不能及时送她,也会让家里的其他人按时送她到现场,甚至只要不是爸爸送她,都会要再打电话问一问孩子的情况,包括有没有按时到达,参加时的状态等。爸爸也能及时的配合老师的工作,我们老师告诉爸爸不要给孩子手机,爸爸都会认真执行。

  而这个小姑娘的改变也真的让我感觉到曼陀罗心理治疗对于孩子们的心智成长真的是行之有效的方式之一。因为通过观察,这个小姑娘到现在为止,基本上能够完整地参与两个小时的互动,而且在绘制曼陀罗的时候,如果绘制结束比较早,她都会悄悄的问我,老师,我可以再画一幅吗?

  

  我们的画

  而且她的自发曼陀罗也都是有人物,有故事,内容丰富。有的时候在同期的孩子中是比较突出的。比如在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在自发曼陀罗的过程中,我们分了三个组,她所在的那一组是绘制的最出色的。真正体现出了合作意识,而且她当时说了一句话,老师,我们要画一幅画打动你。而且她们那幅画是三组之中唯一的一幅有故事,有内容,有情节,有情感,合作的曼陀罗。

  从她的穿着打扮来看,也比我刚见她的时候有了长足的进步,至少脸洗的干净了,头发梳的比较整齐了,衣服穿的也比较整齐了。要知道在当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那模样简直就和灾区的孩子差不多。咋一看,至少得有几个月不洗澡了,衣服也得有几个月不洗了。

  当然,其他的几个长期一直跟随我们做活动的孩子也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化,有两个初二的孩子,成绩比以前有所进步,名次有所提升。有三个小姑娘以前在人前不敢说话,现在至少能够自由的表达,流畅的表达,而且敢于上台表达。有个初二的男孩,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手指头啃的有几个都有了伤疤,现在症状也越来越轻。

  所以我很感谢曼陀罗绘画这种表达性艺术,正是因为遇见了曼陀罗,才让我在带领这个青少年团体成长的过程中显得不那么吃力,而且也因此使得他们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变。

  自从参加了曼陀罗心理治疗师的培训之后,我的自发曼陀罗也越来越丰富,刚开始的时候只是随性的画,想起来就画,忙起来的时候就放在一边,有时几天都不动笔。

  

  好像还是一盏灯

  大概从六月中旬开始,几乎每天一幅。到现在为止大概已经画了130幅左右了。其中有3/4为自发曼陀罗。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曼陀罗的绘制对于情绪的转化,释放是非常有效的方式之一。这是在某次自发曼陀罗沙龙结束之后偶然发现的。自此之后,每当有负面情绪来临的时候,总是会给自己一副自发曼陀罗绘制的时间,通过大片颜色的涂抹来宣泄情绪,这样,无论是对于关系的维护,还是对于自我成长都是有效的。

  而且,我发现通过最近一段时间自发曼陀罗的绘制,自己的情绪越来越稳定,面对冲突时能hold住了。

  现在又跟随薄老师一起进行曼陀罗30天线上训练营,与大家在一起进行打卡,共修,成长。我觉得又对自己有了新的发现,也有新的成长。

  遇见曼陀罗,走进曼陀罗,运用曼陀罗,爱上曼陀罗。

  

  小人出没

  大概2017年秋天的时候,在薄老师的一场曼陀罗公益沙龙中第一次接触到曼陀罗绘画。从此对曼陀罗有了兴趣。此后自己从网上找过一些曼陀罗模板画过。

  2018年11月份,开始带领一个青少年成长团体,这是一个为期一年的成长团体。团体内所有青少年都来自于某乡镇贫困家庭,而且情况各不相同,有单亲的,有离异的,也有父母有身体残疾的,也有父母有精神疾病的等不一而足。

  第一次跟这些青少年接触的时候,不知道要带给他们些什么,所以从第二次活动开始就选择了曼陀罗绘画。最开始的时候也只是模板曼陀罗的绘制。因为那个时候对曼陀罗治疗了解还不够深刻,对于曼陀罗模板的选择也不够专业,只是自己从网上搜集打印了一部分,然后又从网上选择了一部分自己感兴趣的曼陀罗模板书籍买来,复印,供孩子们绘制。

  当时,对于孩子的画没有太多解读,因为那时的我不知道怎么解读准确,也不知道要通过解读告诉他们什么,所以选择只是绘制。而且对那个团体而言,我暂时没有办法给到他们其他的更好的方式方法,比如我也学习了NLP的相关技术,也学习了萨提亚,催眠等相关的技术,但是相对于这个团体成员来说,还是没有任何办法应用这些技巧来介入支持他们的成长。

  可能因为他们的成长环境决定了他们的性格都相对比较内敛。有些孩子跟他对视不过五秒就会钻到桌子底下,这样的孩子如果不借助一个工具,真的很难跟他沟通互动。

  

  我的宝贝葫芦

  而且每个孩子的状态都不一样,有的相对安静,有的相对活泼,有的攻击性比较强,有些还属于怯生生的。

  所以,我选择了曼陀罗这个工具,既然用了,就要好好用,用好。所以我选择了参加曼陀罗心理治疗师的培训,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学习来更好地支持孩子们的成长。

  培训是很鲜活的,也是很实用的,却也是短暂的。培训结束,还是有些懵懵懂懂的。怎么用?怎么用好?都是面临的现实问题。于是先自己开始作画,自己做的画相对来说是容易解读的。在不断作画的过程中,也慢慢摸索出了陀罗绘画治疗的某些要点,重点。

  于是再跟这个团队互动的时候,就会有意识地运用曼陀罗心理治疗的相关技术理论做支持,带着目的去跟他们互动。也收到了与以前明显不同的效果,在有意识的带领下也读到了孩子们更多的内心世界,也能够更有针对性的去支持到孩子们的心智成长。比如在绘制模板曼陀罗的时候,会有意识的加一些音乐,引导语以及其他理论性的支持,让孩子们的绘制变得有意义有目的。在自发曼陀罗绘制的时候,会有意识地带领他们做主题性绘制。

  我感受最深的就是自发曼陀罗的绘制,通过自发曼陀罗的绘制,无论是颜色,图形还是对于所起的名字,心情,孩子们的描述等等都能够通过学习的相关知识来进行解读,有些会在求证之后得到回馈,有大部分的回馈与解读是可以相互印证的。

  尤其是在7月7日进行的青少年(初一)曼陀罗专场,在那场沙龙中,有某中学初一年级的七名青少年学生,他们的老师——春英老师做了我的助教。通过模板曼陀罗与自发曼陀罗(我和我的爸爸妈妈)的绘制,支持孩子们做了爱的流动的体验。

  

  心里有找灯

  因为在现场孩子们的分享不是太多,所以在结束之后,我就孩子们的绘画跟春英老师做了分享,解读。春英老师给我的回馈让我感觉到自己的解读基本准确,这也增强了我的信心。

  虽然我一直在用曼陀罗心理治疗技术带领团队成长,但是我很少通过绘画进行解读,也很少解读给对方听。第一是源于不自信,总怕自己解读的不够准确。第二,我觉得孩子们的成长是一个过程,不是一幅画就能代表所有的呈现。第三,我觉得如果对方有需要,可以解读给对方听,如果对方没有需要,解读是没有意义的,也是没有必要的。

  因为这一场沙龙,因为跟春英老师之间有这样一次互动,我觉得我的自信心越来越强。

  到现在为止,某乡镇青少年团队的成长已经落下帷幕。通过对孩子们的表情,动作,行为模式,说话方式,穿着打扮以及自发曼陀罗绘制的内容,模板曼陀罗绘制的色彩搭配等等,我能切身的感受到孩子们确实有了成长,有了改变。

  比如其中一个11岁的小女孩,刚开始的时候,她是几乎不能完整的绘制一副曼陀罗的,大约坐五六分钟就要动来动去。幸运的是,她的爸爸非常认同我们的活动,20次活动,几乎没有缺席过。即便是爸爸不能及时送她,也会让家里的其他人按时送她到现场,甚至只要不是爸爸送她,都会要再打电话问一问孩子的情况,包括有没有按时到达,参加时的状态等。爸爸也能及时的配合老师的工作,我们老师告诉爸爸不要给孩子手机,爸爸都会认真执行。

  而这个小姑娘的改变也真的让我感觉到曼陀罗心理治疗对于孩子们的心智成长真的是行之有效的方式之一。因为通过观察,这个小姑娘到现在为止,基本上能够完整地参与两个小时的互动,而且在绘制曼陀罗的时候,如果绘制结束比较早,她都会悄悄的问我,老师,我可以再画一幅吗?

  

  我们的画

  而且她的自发曼陀罗也都是有人物,有故事,内容丰富。有的时候在同期的孩子中是比较突出的。比如在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在自发曼陀罗的过程中,我们分了三个组,她所在的那一组是绘制的最出色的。真正体现出了合作意识,而且她当时说了一句话,老师,我们要画一幅画打动你。而且她们那幅画是三组之中唯一的一幅有故事,有内容,有情节,有情感,合作的曼陀罗。

  从她的穿着打扮来看,也比我刚见她的时候有了长足的进步,至少脸洗的干净了,头发梳的比较整齐了,衣服穿的也比较整齐了。要知道在当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那模样简直就和灾区的孩子差不多。咋一看,至少得有几个月不洗澡了,衣服也得有几个月不洗了。

  当然,其他的几个长期一直跟随我们做活动的孩子也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化,有两个初二的孩子,成绩比以前有所进步,名次有所提升。有三个小姑娘以前在人前不敢说话,现在至少能够自由的表达,流畅的表达,而且敢于上台表达。有个初二的男孩,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手指头啃的有几个都有了伤疤,现在症状也越来越轻。

  所以我很感谢曼陀罗绘画这种表达性艺术,正是因为遇见了曼陀罗,才让我在带领这个青少年团体成长的过程中显得不那么吃力,而且也因此使得他们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变。

  自从参加了曼陀罗心理治疗师的培训之后,我的自发曼陀罗也越来越丰富,刚开始的时候只是随性的画,想起来就画,忙起来的时候就放在一边,有时几天都不动笔。

  

  好像还是一盏灯

  大概从六月中旬开始,几乎每天一幅。到现在为止大概已经画了130幅左右了。其中有3/4为自发曼陀罗。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曼陀罗的绘制对于情绪的转化,释放是非常有效的方式之一。这是在某次自发曼陀罗沙龙结束之后偶然发现的。自此之后,每当有负面情绪来临的时候,总是会给自己一副自发曼陀罗绘制的时间,通过大片颜色的涂抹来宣泄情绪,这样,无论是对于关系的维护,还是对于自我成长都是有效的。

  而且,我发现通过最近一段时间自发曼陀罗的绘制,自己的情绪越来越稳定,面对冲突时能hold住了。

  现在又跟随薄老师一起进行曼陀罗30天线上训练营,与大家在一起进行打卡,共修,成长。我觉得又对自己有了新的发现,也有新的成长。

  遇见曼陀罗,走进曼陀罗,运用曼陀罗,爱上曼陀罗。

  

  小人出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