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对重要战争的深刻解析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在著书立说逐渐形成自己一派学说的同时,也密切的关注着世界局势的发展,他们的学问不会是空穴来风,也不是闭门造车,而是将自己的学说同世界局势的发展结合在了一起。尽管战争这一历史现象十分复杂,但是马克思,恩格斯仍然想要通过社会发展的规律来预见它,剖析它。推动历史发展的合力系统,是由很多个“力”构成的,在马克思、恩格斯的眼里,这些“力”中最重要的是生产方式和物质生活条件,他们习惯性的从这些领域出发去揭示各种战争的真实原因,以及这些战争的实质与意义。

  他们就曾经关注和解析过许多世界范围内发生的战争,比如他们对克里米亚战争(1853-1865)就做过精彩的分析,他们从阶级对立的视野来观察这一国际冲突,提出了有限战争论,即认为英法两国在克里米亚的对俄作战并不是为了彻底的打垮沙俄政府,他们会因为害怕本国革命而放弃摧毁沙俄的统治。事实也是如此,战争爆发以后,英国、法国将主要力量集中在克里木一地,在这里,任何胜利都不可能带有灭国性质了。

  

  再者,马克思恩格斯也对美国的南北之争有过预言,而当北部资本主义制度的政府与南部奴隶占有制的政府爆发战争后,他们预言了北方军队将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南方军队会因为自身的落后性而告失败。恩格斯在《致约瑟夫魏德迈》一封信中写道:“

  在1870年到1871年的普法战争中他们以高超的观察力洞悉了这次战争的发展和结局甚至以后将会带来的后果。马克思在《国际工人协会关于普法战争的第一篇宣言》中这样写道:“

  

  1871年5月法兰克福合约签订后,马克思相信这一过分的条约将会激起法国的仇德心理,也会导致德国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扩军备战,以此换取自己短暂的安全感。尤其在德国侵占了阿尔萨斯和洛林之后,马克思认为这一吞并的行径一定会让“法国投入俄国的怀抱”以至于德国不得不被拖进一场“反对斯拉夫种族和罗曼语种族联合势力”的战争泥沼。马克思成功地预见几十年后协约国的阵容。

  最令人震撼的预言是出自恩格斯《波克罕“纪念1806至1807年德意志极端爱国主义者”引言》中的一段话:“

  

  当然,对于第一次世界大战预见最为中肯的还是属于列宁的言论,他一针见血的指出各个列强在殖民地问题上的冲突,对商业利益的争夺将会成为一次大战爆发的关键原因,他在此基础上说道“

  无论是马克思、恩格斯,还是列宁,他们作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创造者和信服者,都在观察世界的同时发展着自己的思想,这也印证了实践出真知的哲学原理,真的学问总是在生活里诞生的。

  1《.第一次世界大战史》,罗斯图诺夫主编,钟石译,1982,上海译文出版社,页85-90

  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1995-6,人民出版社,页32,页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