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探访河湟名刹瞿昙寺

  

  瞿昙寺距离海东市乐都区20多公里,一直以来是当地一处名胜古迹。前来旅游的客人络绎不绝,有些游客甚至不远万里来一睹风采。我多次陪同国外游客去过瞿昙寺,幽静的环境,古色古香的建筑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记得多年前,旅居德国慕尼黑的广东陈先生专程来西宁要去参观瞿昙寺。那时我对瞿昙寺不十分熟悉,听他对瞿昙寺了如指掌,心中十分好奇。他说他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瞿昙寺,后来去德国再没有机会来看看,心中十分遗憾。直到多年后,他出差到西宁为了却他的心愿,我开车带着他前往瞿昙寺,那时没有高速公路,沿着湟水河公路边一排排郁郁葱葱的杨树到了乐都县城,一路他激动不已。

  在瞿昙寺山门前他伫立凝视良久,长舒一口气,说终于圆了自己的一个梦。陈先生是学建筑学的,他说瞿昙寺不仅仅是一座佛教寺庙,在中国也是一座活的古建筑群标本。在售卖门票的地方,他看到一本有关瞿昙寺的画册,认真仔细的一页一页的翻了几遍,又在编委的名单中仔细看了看说里面有个他很熟悉的人。

  我随口问道是否是他朋友。

  他摇摇头说不是,是他以前女朋友的父亲。

  通过她了解了瞿昙寺,从那时他一直梦想来瞿昙寺看看,但一直没有机会。后来,和女朋友分手了,他还是惦记着瞿昙寺,希望有机会来看看瞿昙寺。我好奇地问编委里面哪个是他以前女朋友的父亲,他苦笑着说都已经过去了不想公开她父亲的名字。并说她父亲一直研究青海的古建筑,古文化,对青海的文物保护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临走时,他买了一本画册带回了德国。

  后来,我去德国他家里,看到那本画册很工整地地摆放在他书柜最显眼的地方。他给我们同行的人又仔细介绍了一遍瞿昙寺,希望青海旅游行业的领导们多重视瞿昙寺。瞿昙寺的明代建筑艺术风格西部首屈一指。听他情真意切的讲解让我对瞿昙寺也一直心存敬仰。

  再后来,他介绍很多德国游客到瞿昙寺来参观。不知何故,陈先生突然没有消息了。但他对瞿昙寺的那份热情一直感染着我。

  

  时隔十多年再次前往瞿昙寺,我心情十分激动。一下京藏高速乐都区出口,往东一拐,上了一条乡镇柏油马路。马路两边低矮的农家小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农家乐招牌,一些招牌早已脱胎换骨,褪去了农家的简陋和土气,取而代之的是很有艺术感和时代感的招牌,宛如进入了一个都市的艺术村一样。门口的三三两两食客不多,距离旅游旺季还有些时日,也许农家乐的老板们还在休养生息。高原的春天来的晚,尽管天气晴朗,阳光和煦,前往瞿昙寺公路两边还是去年枯萎的荒草,和亟待耕种的农田。掉光了树叶的杨树也还没有吐露新芽的样子,但这些都阻挡不了人们对瞿昙寺的向往。早年去趟北京极为困难,就是有钱人家也不是说走就走的事情。人们为了了却一桩去一趟北京的心愿,取而代之来一趟瞿昙寺,就算完成了人生的一桩大事。瞿昙寺不仅是一座寺庙,也是一种皇家的权威象征,所以,直到如今瞿昙寺也是人们生活中旅途中必不可少的一个选项。

  车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一直往大山深处开去。我收回了思绪,路还是以前的路,有几处路面坑坑洼洼,有些破损。不过一条高速公路正在修建,巨大的桥墩一个个已经矗立在沟壑纵横的山谷里面。这条从高庙到化隆的高等级公路也许很快就会开通,但沿着这弯弯曲曲的山路也别有风景,看到沿途的景色,随时可以找个安全的港湾可以停下来,欣赏一番高原别有洞天的一番风景。

  瞿昙寺坐落于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过度的地方,前往的瞿昙寺的路上尽是黄土丘陵,在冬春季节还有些荒芜,可到了夏秋季节,这里不仅气候凉爽宜人,而且,景色十分壮观。

  抵达瞿昙镇,青海省文化和旅游厅下派的第一书记刘昆莺已经在等我了。刘昆莺以前主管从事外联,我们一起去澳洲宣传过青海旅游。她现在到海东市乐都区瞿昙镇朵巴营村任第一书记。朵巴营村是青海省文化和旅游厅扶贫连点的单位,她每星期一早晨赶上班时间就开车从西宁下来,一直住在村里,星期五下午才回去,有时加班,连着几个星期都住在村里。建议删除。朵巴营村距离瞿昙寺不到两千米,她到了这里除了瞿昙寺之外,发现这里的自然景色非常漂亮,叫我去看看。

  我也热衷于青海的山水,广袤的地域,蕴藏了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当人们腻歪了城市的灯红酒绿和繁杂,乡间的宁静和鸟语花香成了都市人生活里的奢侈品。朵巴营村经青海省文化和旅游厅帮扶和打造已经具备了接待零散游客的能力,尤其适合自驾车游的客人。

  在镇政府我们简单用过午饭,刘昆莺就带我前往瞿昙寺参观。瞿昙寺的周围环境已经大变样了,以前我去时候,被周围的村社所包围,门前狭小的空地上停放几台车就拥挤不堪。如今修正一新的广场,和古色古香的瞿昙寺建筑群有机地融合在一起,让人十分舒心。

  沿着青石铺就的路面我们进入瞿昙寺。

  瞿昙寺当属青海建筑规格最高的皇家风范的寺院。寺院的布局和建筑风格按北京故宫为蓝本修建,在西北实属罕见。是迄今为止青海保存最完整,历史最悠久的明代古建筑群。建筑古朴,布局规整,是一部经典的建筑群落。按堪舆的风水依山而建,背靠罗汉山,前望凤凰山,门前瞿昙河横流而过。

  瞿昙寺初建洪武二十五年,据说藏地僧人三罗喇嘛在青海湖海心山修行多年后,率弟子寻访黄河边上噶举派高僧的胜迹从夏琼寺、丹斗寺一路翻山越岭,来到罗汉山脚下一处清泉处歇息。众弟子给三罗喇嘛取水烧茶时,三罗喇嘛进入禅定,手中的马鞭化为一条青龙腾云升空。他睁眼一看,远处雪山下的凤凰山上空祥云密布,遂叫弟子前去化缘在该地修建禅房修行打坐,声名远播。

  当开国皇帝朱元璋政权的触角伸到河湟地区,三罗喇嘛开示周边民众归顺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大喜,在三罗喇嘛修行的地方敕建寺院御赐寺名为“瞿昙寺”。“瞿昙”为梵语,是释迦牟尼的种姓乔达多之意。后来永乐皇帝朱棣、洪熙皇帝朱高炽、宣德皇帝朱瞻等先后下过七道诏令修建瞿昙寺,历时三十五年,终成气势恢宏,声名远播的名刹。寺内现存的石碑就详细记载了这段历时。

  瞿昙寺由三个院落组成,沿中轴线上建了五座大殿,依次为山门殿、金刚店、瞿昙寺殿、宝光殿和隆国殿。两边对称修建有东西御碑亭、小钟楼小鼓楼、大钟楼大鼓楼,七十二间游廊及四座配殿、四座白色的佛塔。总共占地8446平米,房屋526间。

  三罗喇嘛曾成为洪武皇帝的国师,周边下营、峰堆、城台、曲坛、亲仁、岗沟、中坝、桃红营明朝皇帝划归为瞿昙寺的属地,历年为瞿昙寺纳贡交粮,成了当地宗教、文化和政治中心,对安多藏区影响颇大。西藏朗达玛灭佛,许多高僧逃至河湟地区隐藏在黄河边上的高山峻岭之间,为藏传佛教后宏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瞿昙寺特殊的地理位置为藏传佛教的兴盛,也为明王朝和藏地的交流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随着历史的变迁,到了明代末期,瞿昙寺的宗教地位逐渐式微。到了清代河湟地区的几大格鲁派寺院完全取代了瞿昙寺的政治、宗教地位。但在却在河湟地区留下了一座精美的明代建筑群落和艺术瑰宝。

  寺内最宏伟的建筑隆国殿依故宫太和殿的前身明代奉天殿为样本,隆国殿前左右对称的大钟楼和大鼓楼,仿奉天殿前方的文楼和鼓楼,面阔五间,重檐庑殿顶,两侧斜廊至今完好无损。大小结构、斗拱飞檐、古镜基础均与故宫别无二致。宝光殿、瞿昙寺殿、金刚殿、小钟楼小鼓楼融合了明显的地方建筑特色。尤其是小钟楼、小鼓楼及四座小配殿的前檐木结构是典型的青海地方手法,俗称“平坊加猫儿头”,学名“拱檩悬牵”。这种皇家和地方交相辉映的建筑风格成了瞿昙寺的一大特点,是古建筑研究难得实物资料。

  寺内前院疏朗开阔,仅山门、东西御碑亭三座建筑。山门为三开间七檩中式单檐歇山大殿。两座碑亭为重檐十字脊顶,四面出踏跺,周匝红砂石望柱栏板,尽显皇家之尊贵。山门殿的斗拱和大小额枋是管式,和隆国殿做法一致。但其举架和翼角清代维修时地方工匠被改变,以屋脊高俊唯美。同一座建筑揉和了官方和地方的做法,这也是瞿昙寺的特殊之处。

  建筑而外,瞿昙寺的壁画、彩绘、石雕堪称艺术三绝。壁画面积达1500余平方米,明代的壁画占总数的八成,其余为清代壁画。绘制于宣德二年的隆国殿内的壁画距今时间最久,艺术价值也最高。内容为三世佛、以及藏传佛教密宗里的一些画像。画幅高达五米,线条匀称,色彩艳丽,画工精美令人叹为观止。

  

  隆国殿周围斜廊里面的画作大多以释迦牟尼本生图为主要内容,人物造型准确,形象优美,线条流畅。人物手中所持器皿都为宫廷所用,仅宫廷团扇有九种之多,人物装束为宋代中原打扮或宫廷装束,每幅画配有七言赞诗一首。

  太监孟继奉旨修寺,调遣宫廷匠师,包括木匠、石匠、画师不远千里来到湟水之滨打造一处圣地,留下了他们精湛的艺术瑰宝。大钟楼北廊和大鼓楼北廊壁画为清代壁画,是甘肃省凉州平番县(今甘肃永登县)民间画师所做,颜色艳丽,线条细腻、保存较好。画师在画中屏风上巧妙地留下了自己的姓名。小鼓楼北三间殿堂内的壁画,佛教内容,画中人物为蒙古服饰打扮,画风迥异。

  瞿昙寺的建筑彩画也分官方和民间两种类型,初建瞿昙寺,宫廷画师的官方画法留下了精美的内檐官式彩绘,这些彩绘和早期壁画相媲美。明朝官式彩绘非常规矩的绘一整二破旋花图案,枋心留空,用色以黑、绿、白三色,以晕色和相互串色增加层次。隆国殿内檐彩画石榴旋花心以黄色代金。这部分彩绘色彩统一,图案严整,与故宫明代早期官方彩画相同。瞿昙寺殿彩画是清代维修增建时重绘的,纹饰繁杂且繁琐,色彩冷暖兼用,无统一规制,有明显的地方特点,是地方工匠的作品。

  瞿昙寺石雕数量多,种类繁,均为皇家须弥座形象,规制统一,雕刻细腻,美轮美奂。如宝光殿佛台莲花座、隆国殿佛台莲花座、像背云鼓、六伏狮曼陀罗、鼎座、馨座、灯座、须弥座、望柱栏等。按石质分为花斑石和当地红砂岩。花斑石出自河南省君县,当地没有这种石材,石质呈淡紫色,匀布浅黄色花斑,磨光后莹润细腻,色彩斑斓。瞿昙寺花斑石须弥座集中在宝光殿内,每件上部有“大明永乐年施”汉、藏、梵铭文。是明朝皇室布施给寺院的礼品。雕刻精细,磨制光滑。其局部圭角、仰莲伏莲、束腰金刚柱为皇家制式。每件石雕分层拼对,推测是河南石场雕刻完毕后,运送至此。而当地产中坝红砂岩石雕为整料,重达十五吨的御碑须弥座也是一块整料。

  瞿昙寺石雕代表作“像象背云鼓”,一小象跪伏在莲花座上,温驯敦厚、憨态十足,身披璎珞,长鼻卷起一朵莲花,背负净瓶,上起云纹鼓座,座上置一面巨鼓,雕技娴熟,形象生动,是宫廷工匠的上乘之作。

  另有“六伏狮曼陀罗”,“须弥山”等石雕均为宣德佳作,是明代石雕不可多得的稀世珍品。

  瞿昙寺距今六百多年,三罗喇嘛家族远离西藏的家乡来到湟水之滨,追寻藏传佛教文化的兴起,在河湟地区书写了一部和明王朝交集的辉煌历史。三罗喇嘛被明王朝尊为国师,一方面为藏汉文化交流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另外也为当时稳固边疆,为世人创造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创造了条件。明朝皇帝给瞿昙寺敕赐的七个村落,被当地藏族俗称为卓仓。卓仓人才辈出,对当地的经济、文化历代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