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朝廷最强阵容集聚一堂,商讨作战计划,不料太子竟被打脸

  小说:朝廷最强阵容集聚一堂,商讨作战计划,不料太子竟被打脸

  不知过了多久,皇帝率先打破了平静:“都说说吧,这两日发生了许多事情,并且反差太大,让人有些转不过来,朕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太子身为储君,自然首当其冲首当其冲号率先开口。只见太子说道:“回禀父皇,这两日之事,虽反差太大,但是有谢大将军和蒙大统领亲眼所见,自是不会有假。朱琪虽为国勤勤恳恳二十多年,但是很可能便是为了隐藏自己而设下的假象,如今他为洛阳刺史,节制河南山西二省,一方封疆大吏,如今大权在握已经有了造反的实力。

  再加之可能他在筹谋的过程中被通判靳大人发现了些许蛛丝马迹,便直接反咬一口,将自己的种种罪行直接扣在靳大人的头上,然后上奏朝廷。凭借他在朝廷中的地位,身为通判的靳大人的可信度自然要低于朱琪,所以我们在第一时间便有很大的几率将靳大人定罪,因为朱琪的折子本身就是在写自己,除了换了姓名之外,基本无懈可击,所以我们自然会做出错误的判断。

  好在父皇及时派出谢大将军和蒙大统领前去探查情况及时揭发了朱琪的真面目,并将重要的当事人靳延大人救回, 虽然东都暂时失守,但是我们只要快速整军,东征洛阳,攻下洛阳之后朱琪自称丧家之犬。”

  太子的一番言语有理有据,切中要害,并且给出了恰到好处的解决方案,除各大武将和刑部尚书之外其余尚书听了之后都感觉恰如其分,甚有道理。

  皇帝也微微皱眉,道:“太子所言有些道理,但是如今东都陷落,等于说扼住了我大唐的咽喉。此时关中的消息除了西部各地之外,中原和东部大部分地区朝廷的旨意根本无法传达,而西域的神魂军此刻正在与大夏对峙,元天率军二十万对我朝虎视眈眈。如今神魄军折损严重,在关中能调动的军队数量有限,而如果朱琪此贼假传圣旨将中原各部的兵将集合起来,洛阳城基本是攻不来的。”

  太子意识到自己将事情想得有些简单了,此次朱琪造反,定是做了充足的准备,靠打一个时间差,如果朱琪能够一鼓作气,那么后果不堪设想。长安距离洛阳实在是太过于近了。

  皇帝继续说道:“苍龙叔,您看如今的事态该如何谋划?”皇帝不问在场的汪宠和蒙田,而是转自问了那个名不见经传的老人,而汪宠和蒙田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不悦的神色,这个老人的身份定是不一般,以天子的尊贵竟然屈尊叫叔,到底何许人也?

  那老人虽然面容苍老,但是眼神中却透露出睿智的光芒,只见其缓缓说道:“陛下,依老臣只见,如今朱琪的身份我们已经坐实了七七八八,与四十三年前的赤穹天定是脱不了干系,而四十三年前我朝死伤数十万人,经过多年的休养生息也没有恢复元气,而此番赤穹天卷土重来,又占据了东都,怕是相比于上次更加的别有用心。

  赤穹天妄图颠覆我大唐,他们善于蛊惑人心,又长于妖术,在四十年前虽然被剿灭,但是依然对我朝造成了极大的损害。如今又经过几十年的扎根,定然比四十三年前更加的难以对付。

  所以在老臣看来,如今朱琪要打的就是一个猝不及防,短时间内他能集结的军队约莫十万左右,而他的首要目标便是不惜一切代价的进攻长安城,攻破了京城那么天下也就没有了反抗他的理由。

  而如今关中地区兵将大致与其相等,所以此番若急于进军洛阳怕是起不到什么效果,加之朱琪在洛阳经营多年,少不了要落入他的圈套圈套之中。

  苍天洛阳之行惨败,已让京城的防卫力量削弱了不少,此时不宜再度进军,而是应集合兵力固守长安,然后派人绕过洛阳迂回地向各地传旨,待到这段时间过去以后,旨意散发到全国各处,不用我们再做什么,长安之围自解,朱琪也自破。

  如今我们要与他消耗的便是时间,我们耗得起,他却耗不起,所以此刻我们不能着急,急则乱,乱则有破绽。”

  老人一席话下来皇帝和众将领都齐齐点头,显然是深表赞同。而老人虽是无意,但却无形中将太子所言一一反驳,毕竟是当着重臣的我面驳了太子的面子,所以太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无人察觉的阴郁,暗自握了握拳头。

  皇帝说道:“苍龙叔所言甚是,如今洛阳失守,但是天下未知,朱琪能拿这些做文章的地方也实在是太多了,而此时他只不过是只得一城,不能因其是东都便乱了手脚,一步步稳扎稳打才是正经。”

  众臣子拱手说道:“陛下英明,陛下所言甚是。”

  皇帝转向汪宠,道:“汪卿,今日朕命你去接神魄军和禁军归来,谢卿的伤势着实的严重,在你看来那靳方正可曾是真的被当了棋子?”

  汪宠拱手说道:“回禀陛下,今日臣奉命去迎接谢将军和蒙大统领归来,一路与靳大人也交谈以一番,果真的绝世大儒,臣观其言谈神色感觉他定是忠正贤良之臣,不似有假。”

  皇帝微微点头,能在皇帝和帝国第一将军的观察下都通过的人定是不凡,加之其才气实在过于出众,在儒学盛行的大唐是打心眼里不会去怀疑一个文学素养登峰造极的人的。

  蒙蒙大全程陪听,此时已经有些晕了,感情陛下派汪宠去接他们,还有在城外亲自迎接,主要目的是为了测查靳延,靳大人如此的好,为什么陛下要去怀疑呢?蒙蒙大显然想不通。

  而蒙蒙大可能自己都没有发现,在自己的心里俨然已经将靳延当做了一个很好的人,经过一路的交流让蒙蒙大这位不好读书的粗人也臣服于那绝高的文采之下,无形中已经让他把靳延当做了一个朋友,而至于靳延这位朋友究竟有多危险,显然是他所不能料到的,连皇帝和神威大将军都没有看出有什么问题,就更别提我们的蒙大统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