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博app

也忆童年

  

  从六一到暑假,大家没少聊童年,跟着大家,我想起来小时候穿着雨鞋跋扯雨水好多碎片细节,真挺好玩儿的。

  七一,我答应曹老师,录下来小时候的那首诗朗诵《红旗一角的故事》。刚刚,试来着,哽咽了。

  我照着那首长长的叙事诗,念到那个举红旗的英雄倒下,把红旗交到妈妈手里的时候,我哽咽了,我一个五十五岁的准老年,哽咽了。

  小学,我曾是这个诗朗诵的领诵,这首诗,念过很多遍。

  好吧借此,我也回忆一下童年。

  1、

  我小学作文很好,那时候,只要学校广播站需要每班出稿子,老师总是拿我的稿子去,有时候甚至看都不看,就让我写了直接交过去。

  我是学校乐队的,不是宣传队的,唱歌跳舞都不在行。

  在所有的校内外演出中,我特别想当一次报幕员,哪怕就上一次台报一个节目都行都满足心愿了,可是好像就算所有的人都忙着,也轮不上我。

  宣传队那边有专职报幕员,但她也参加各种节目,她去准备下一个节目时就得有人临时代替。

  有一次好不容易老师看见我了,刚说你上吧,突然另一个小同学跑进来,老师马上说,那谁谁你去,于是离我最近的一次报幕机会擦肩而过。

  但回到我那个班,我就从凤尾变鸡头了。

  所有节目的领诵都是我。

  2、

  我从小就内向,是家长往外轰,对我说别看书了,出去玩会儿的孩子。

  我总能听见别的家长用我名字呲叨自家孩子,你瞅瞅人家XX,现在看估计我那个时候挺招恨的。

  自己肯定不是那种在大面积里出类拔萃的,但缩小范围后,还成。

  打小体育就不好,我记得小学时校园里的那个爬杆,直到现在那个冰冷冷的金属感我还记得,老费劲了就是上不去。

  我跳绳行,除了这以外,好像什么都不行,尤其恨死长跑了。

  没想到,50年后,哥们儿我能跑了,除了跳绳,什么都开始往行的方向发展了,哈哈。(高度近视,医生不让跳绳)

  3、

  回想起来,我挺感谢命运安排的,差不多这辈子大部分学生时代我都在中上游,平均以上。

  挺好。不会骄傲,不会被老师同学家长夸的不知道姓啥,也不会自卑到渣。

  所以,回忆起来,我小学时代,挺快乐的,挺没有压力的。

  只有一次,我负责登记同学们六年的期中期末成绩,有一个成绩手册,我抄完分数,盯着看半天,k,所有的格子里面都是满分,那一刻,我心里就一种感觉,嫉妒!

  后来,和这个人,在中学,居然是同桌。

  很快我就不嫉妒了,因为我发现那完全是学神。门门第一个交卷,老师当场就判,100,底下一红道,大家不用议论,有拿不准的看人家那标准答案。

  现在,百度这个同学,各种成就。

  4、

  有种理论,叫前十名效应,说往往事业成功的都是十名左右的孩子,而不是第一名,哈哈,我喜欢这理论,虽然我不是什么成功人士。

  但至少,有点成绩我hold住,有点挫折我挺的住,最重要的是,这么一路走下来的我,不纠结,身上没那么多臭毛病,不自以为是没自我感觉良好,从这个角度上看,十名效应,挺好。

  所以,现在的家长们,大可不必为孩子在班里学习不是第一第二发愁,快乐自信,最好。

  童年;

  我那被老师认可作文,在乐队是主力,节目领诵,上台演话剧的童年,

  那拿着两把雨伞到车站接妈妈下班,专找雨水多的地方啪啪踩水的童年,

  那藏猫猫一起身,鼻子被煤球炉子撞大包的童年,

  那把舍不得吃的冰棍放在眼前,一觉醒来发现全化了的童年;

  那二年级做了手术,被爸爸背着出院回家被同学看见,怕被说那么大还让大人背着很不好意思的童年;

  那被逆行自行车撞倒到对面马路牙子磕掉两颗门牙的童年;

  那正捧着《牛氓》看到最后落泪妈妈喊我干活以为我不愿意的童年……

  彷佛昨天。

  又想起我写作的一篇文章的题目了,妈妈,我真想把童年寄给你。

  5、

  没想到时隔近五十年,再读《红旗一角的故事》会哽咽停住,不记得小学时候有过这样的情形。

  或许,现在才真正懂得幸福来之不易,才真正懂得红旗是用生命的鲜血染红的,才真正懂得和平时代的我们也应该努力成为红旗的一角。

  96

  张海佩happy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8

  2019.07.21 09:51*

  字数 1508

  

  从六一到暑假,大家没少聊童年,跟着大家,我想起来小时候穿着雨鞋跋扯雨水好多碎片细节,真挺好玩儿的。

  七一,我答应曹老师,录下来小时候的那首诗朗诵《红旗一角的故事》。刚刚,试来着,哽咽了。

  我照着那首长长的叙事诗,念到那个举红旗的英雄倒下,把红旗交到妈妈手里的时候,我哽咽了,我一个五十五岁的准老年,哽咽了。

  小学,我曾是这个诗朗诵的领诵,这首诗,念过很多遍。

  好吧借此,我也回忆一下童年。

  1、

  我小学作文很好,那时候,只要学校广播站需要每班出稿子,老师总是拿我的稿子去,有时候甚至看都不看,就让我写了直接交过去。

  我是学校乐队的,不是宣传队的,唱歌跳舞都不在行。

  在所有的校内外演出中,我特别想当一次报幕员,哪怕就上一次台报一个节目都行都满足心愿了,可是好像就算所有的人都忙着,也轮不上我。

  宣传队那边有专职报幕员,但她也参加各种节目,她去准备下一个节目时就得有人临时代替。

  有一次好不容易老师看见我了,刚说你上吧,突然另一个小同学跑进来,老师马上说,那谁谁你去,于是离我最近的一次报幕机会擦肩而过。

  但回到我那个班,我就从凤尾变鸡头了。

  所有节目的领诵都是我。

  2、

  我从小就内向,是家长往外轰,对我说别看书了,出去玩会儿的孩子。

  我总能听见别的家长用我名字呲叨自家孩子,你瞅瞅人家XX,现在看估计我那个时候挺招恨的。

  自己肯定不是那种在大面积里出类拔萃的,但缩小范围后,还成。

  打小体育就不好,我记得小学时校园里的那个爬杆,直到现在那个冰冷冷的金属感我还记得,老费劲了就是上不去。

  我跳绳行,除了这以外,好像什么都不行,尤其恨死长跑了。

  没想到,50年后,哥们儿我能跑了,除了跳绳,什么都开始往行的方向发展了,哈哈。(高度近视,医生不让跳绳)

  3、

  回想起来,我挺感谢命运安排的,差不多这辈子大部分学生时代我都在中上游,平均以上。

  挺好。不会骄傲,不会被老师同学家长夸的不知道姓啥,也不会自卑到渣。

  所以,回忆起来,我小学时代,挺快乐的,挺没有压力的。

  只有一次,我负责登记同学们六年的期中期末成绩,有一个成绩手册,我抄完分数,盯着看半天,k,所有的格子里面都是满分,那一刻,我心里就一种感觉,嫉妒!

  后来,和这个人,在中学,居然是同桌。

  很快我就不嫉妒了,因为我发现那完全是学神。门门第一个交卷,老师当场就判,100,底下一红道,大家不用议论,有拿不准的看人家那标准答案。

  现在,百度这个同学,各种成就。

  4、

  有种理论,叫前十名效应,说往往事业成功的都是十名左右的孩子,而不是第一名,哈哈,我喜欢这理论,虽然我不是什么成功人士。

  但至少,有点成绩我hold住,有点挫折我挺的住,最重要的是,这么一路走下来的我,不纠结,身上没那么多臭毛病,不自以为是没自我感觉良好,从这个角度上看,十名效应,挺好。

  所以,现在的家长们,大可不必为孩子在班里学习不是第一第二发愁,快乐自信,最好。

  童年;

  我那被老师认可作文,在乐队是主力,节目领诵,上台演话剧的童年,

  那拿着两把雨伞到车站接妈妈下班,专找雨水多的地方啪啪踩水的童年,

  那藏猫猫一起身,鼻子被煤球炉子撞大包的童年,

  那把舍不得吃的冰棍放在眼前,一觉醒来发现全化了的童年;

  那二年级做了手术,被爸爸背着出院回家被同学看见,怕被说那么大还让大人背着很不好意思的童年;

  那被逆行自行车撞倒到对面马路牙子磕掉两颗门牙的童年;

  那正捧着《牛氓》看到最后落泪妈妈喊我干活以为我不愿意的童年……

  彷佛昨天。

  又想起我写作的一篇文章的题目了,妈妈,我真想把童年寄给你。

  5、

  没想到时隔近五十年,再读《红旗一角的故事》会哽咽停住,不记得小学时候有过这样的情形。

  或许,现在才真正懂得幸福来之不易,才真正懂得红旗是用生命的鲜血染红的,才真正懂得和平时代的我们也应该努力成为红旗的一角。

  

  从六一到暑假,大家没少聊童年,跟着大家,我想起来小时候穿着雨鞋跋扯雨水好多碎片细节,真挺好玩儿的。

  七一,我答应曹老师,录下来小时候的那首诗朗诵《红旗一角的故事》。刚刚,试来着,哽咽了。

  我照着那首长长的叙事诗,念到那个举红旗的英雄倒下,把红旗交到妈妈手里的时候,我哽咽了,我一个五十五岁的准老年,哽咽了。

  小学,我曾是这个诗朗诵的领诵,这首诗,念过很多遍。

  好吧借此,我也回忆一下童年。

  1、

  我小学作文很好,那时候,只要学校广播站需要每班出稿子,老师总是拿我的稿子去,有时候甚至看都不看,就让我写了直接交过去。

  我是学校乐队的,不是宣传队的,唱歌跳舞都不在行。

  在所有的校内外演出中,我特别想当一次报幕员,哪怕就上一次台报一个节目都行都满足心愿了,可是好像就算所有的人都忙着,也轮不上我。

  宣传队那边有专职报幕员,但她也参加各种节目,她去准备下一个节目时就得有人临时代替。

  有一次好不容易老师看见我了,刚说你上吧,突然另一个小同学跑进来,老师马上说,那谁谁你去,于是离我最近的一次报幕机会擦肩而过。

  但回到我那个班,我就从凤尾变鸡头了。

  所有节目的领诵都是我。

  2、

  我从小就内向,是家长往外轰,对我说别看书了,出去玩会儿的孩子。

  我总能听见别的家长用我名字呲叨自家孩子,你瞅瞅人家XX,现在看估计我那个时候挺招恨的。

  自己肯定不是那种在大面积里出类拔萃的,但缩小范围后,还成。

  打小体育就不好,我记得小学时校园里的那个爬杆,直到现在那个冰冷冷的金属感我还记得,老费劲了就是上不去。

  我跳绳行,除了这以外,好像什么都不行,尤其恨死长跑了。

  没想到,50年后,哥们儿我能跑了,除了跳绳,什么都开始往行的方向发展了,哈哈。(高度近视,医生不让跳绳)

  3、

  回想起来,我挺感谢命运安排的,差不多这辈子大部分学生时代我都在中上游,平均以上。

  挺好。不会骄傲,不会被老师同学家长夸的不知道姓啥,也不会自卑到渣。

  所以,回忆起来,我小学时代,挺快乐的,挺没有压力的。

  只有一次,我负责登记同学们六年的期中期末成绩,有一个成绩手册,我抄完分数,盯着看半天,k,所有的格子里面都是满分,那一刻,我心里就一种感觉,嫉妒!

  后来,和这个人,在中学,居然是同桌。

  很快我就不嫉妒了,因为我发现那完全是学神。门门第一个交卷,老师当场就判,100,底下一红道,大家不用议论,有拿不准的看人家那标准答案。

  现在,百度这个同学,各种成就。

  4、

  有种理论,叫前十名效应,说往往事业成功的都是十名左右的孩子,而不是第一名,哈哈,我喜欢这理论,虽然我不是什么成功人士。

  但至少,有点成绩我hold住,有点挫折我挺的住,最重要的是,这么一路走下来的我,不纠结,身上没那么多臭毛病,不自以为是没自我感觉良好,从这个角度上看,十名效应,挺好。

  所以,现在的家长们,大可不必为孩子在班里学习不是第一第二发愁,快乐自信,最好。

  童年;

  我那被老师认可作文,在乐队是主力,节目领诵,上台演话剧的童年,

  那拿着两把雨伞到车站接妈妈下班,专找雨水多的地方啪啪踩水的童年,

  那藏猫猫一起身,鼻子被煤球炉子撞大包的童年,

  那把舍不得吃的冰棍放在眼前,一觉醒来发现全化了的童年;

  那二年级做了手术,被爸爸背着出院回家被同学看见,怕被说那么大还让大人背着很不好意思的童年;

  那被逆行自行车撞倒到对面马路牙子磕掉两颗门牙的童年;

  那正捧着《牛氓》看到最后落泪妈妈喊我干活以为我不愿意的童年……

  彷佛昨天。

  又想起我写作的一篇文章的题目了,妈妈,我真想把童年寄给你。

  5、

  没想到时隔近五十年,再读《红旗一角的故事》会哽咽停住,不记得小学时候有过这样的情形。

  或许,现在才真正懂得幸福来之不易,才真正懂得红旗是用生命的鲜血染红的,才真正懂得和平时代的我们也应该努力成为红旗的一角。